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一路向你(3)

一路向你

·真豪门俊凯×真少爷源

·宠宠宠重生设定,前世无纠葛今生谈恋爱,大年龄差预警。

 

前文→







 

>>> 

第一次看到王俊凯的工作状态是在三天后,助理任尔先生敲开了他们家的门。

“你是说王俊凯接下来几天不在家,就不跟我一起晨跑了对吗?”王源站在台阶上,和不是很高的助理先生对视,任尔挠挠头,觉得现在的小孩发育的还真不错,明明对方是个刚上高中的学生,身高却和他差不多。

“是的,这就要走了,大概要一周左右才会回来。”

话音刚落,那头换好衣服的王俊凯拉开了斜对面的门,合体的西服勾勒出腰线,入眼就是一双挡不住的长腿,再抬头,这大概是王俊凯第一次以商务人士的面貌在王源面前出现。

平日里细软的头发梳到脑后,露出额头,平时总带着温柔的一双桃花眼藏在了平光镜后头,凌厉的眼神在接触他的瞬间略略敛去锋芒,勾起唇角露出个笑,王源在他出现的时候就背起了手,在背后的左手搭在右手手腕,感受着脉搏的快速跳动,一边冲王俊凯咧开了嘴。

“你要走了吗?”他眨眨眼,“那再见啊。”

王俊凯点头,声音不自主地放轻:“回来给你带吃的。”

“那真是太好了。”王源冲他乐,“顺便替我给爷爷买瓶酒吧,钱我还你。”

“等着。”王俊凯冲他挥挥手,跟着任尔一起踏着青石板朝巷子外走去,任尔三不五时回过头,心里不免有些诧异,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突飞猛进这也太亲密了吧?

王源见他回头,还朝他挥手,白净的脸上挂着笑,大概是等他们转过了拐角,才关上门进屋,这哪里是个混世小魔王,分明是个好看礼貌的小少爷。

 

王俊凯这会儿正在往C市去的路上,C市离宁县不算远,上了高速就两小时车程,王俊凯前阵子做手术动了胃,现在只要注意就不会有问题,但是出来的急没吃午饭,这时候就有些不舒服了,任尔时不时看一眼后视镜,总能看到王俊凯闭着眼睛眉头微皱的模样,便压低声音提醒司机路过服务区时停下休息一阵。

然而等到任尔从服务区买了吃的回来,王俊凯还是那副样子坐在车里,他不得已只能开口把人叫醒,王俊凯乍一睁眼的眼神有些锐利,见的次数不算少,但还是有些渗人,等到王俊凯吃了完,任尔接过剩了不少食物的一次性餐盒,忍不住出口念叨了两句:“虽然东西不太好吃,但您也好歹多吃几口,一会儿开了车,又得难过。”

王俊凯摆摆手:“不用了,赶紧走吧,也要不了多久。”

他说完话重新靠回椅背,半阖上眼,又吩咐几句:“记一下要给王源带的那瓶酒,回去前你去老宅酒窖取上两瓶带着吧。”

任尔忍不住又有些诧异,王俊凯简直是少有的对人如此上心,身体这么不舒服,还能记得无关紧要的两瓶酒。王家在C市,属于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的几大豪门之一,而王俊凯的能力手腕同一辈的年轻人里,也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作为同辈人里第一个成为家主的人,拜家里一对也不是很正常的父母所赐,他的能力越强,承受的压力也就更大。

三个月前王俊凯做了胃部手术,家里长辈这才注意到问题,老董事长王青山重新接手公司事务,夫人负责照顾王俊凯,等到王俊凯出院,又说服了他身体好得差不多后,到了宁县修养身体,宁县这地方,无论是环境还是空气质量,都要比C市更适合病人调养,王俊凯心里其实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休息太久,可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这次的事情本来并不需要劳动王俊凯,王家二房,王青山的亲弟弟王青远,膝下独子前天参加聚会时被抓到聚众吸毒,警察到的时候,王俊尧已经是昏迷状态,万幸的是,当时聚众吸毒的人群里,并没有王俊尧本人,他被灌多了酒,在毒宴开始前就已经倒在现场昏睡了过去。

一睡就睡进了警察局。

事情其实并不麻烦,但问题是,王俊尧醒来后也不知道怎么犯起了浑,非要捞一个当天在聚会上吸毒的女人,但是并没有人愿意帮他忙,而他本人也被王青远关在了家里。最后他不知怎么,联系上了王俊凯,与此同时,王俊尧也在聚会上的事被人爆了出来,这两年网络发展迅速,许多事情控制起来要比以前困难得多,王俊凯索性决定回本家一趟。

仔细问清楚那女人是谁,顺便把幕后的人给揪出来。

他可不相信,他那不算笨的表弟会这样蠢,更不相信这件事是个巧合。

 

>>> 

王源在三天后看到了王俊凯,当然不是看到了他本人,而是闲着无聊开了电视,在换台的过程中无意间看到了B市地方台正在转播的发布会,仔细看了两眼标题,发现自己对这件事还有些印象。

B市原本的豪门里,除了王俊凯所在的王氏财团,还有另外三家风头稍逊几分,却也足够他们这些小集团仰视的家族,然而这次事件过后,B市豪门却从此只剩下了三家,姓王的一家独大,剩下两家勉强平分秋色,说到底,也大概是从这时候开始,王俊凯变得更加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王宋顾苏四大豪门,从这之后,苏家那位小少爷,连他都赶着要巴结,地位简直是一落千丈,让人觉得可惜。可惜了在他们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里,这般的情绪向来不中用,王源仔细想了想,也是那苏家小少爷苏子诺总在他耳朵边上说王俊凯的小道消息,接下去几年,算得上他们小王家发展最快的几年,王源作为王忠义的独子,虽说过于纨绔,可还是很值得拉拢的。

王源扔了遥控器,坐在硬沙发上盯着王俊凯看,他爷站在屋里外头的长廊上逗着新买的两只鹦鹉,时不时传来几声笑。王俊凯就在电视里,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露出额头,眼神里带着连眼镜都没能挡住的锐利与凶气,跟在他面前的时候,一点也不像。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王俊凯站在台阶下头,冲他仰着头,额头被柔软的发丝盖着,桃花眼也泛着柔和,作为新邻居来跟他打招呼,是很温柔的人。

可实际上这人凶得很,一眼就能吓哭小孩,公众面前的形象是个冷硬俊朗的财团董事长,更是个大家族的家主,王源却从一开始就没觉得害怕,他歪着头想了半天,觉得除了自己本身重活一世早经历了更可怕的事之外,王俊凯从来没有对他展现过这一面的样子也是一大原因。

回过神来王俊凯已经说完了话准备提前退场,低着头同跟在他身边的任尔说话,薄唇一开一合,眼睛里也没带着笑。

王源撇撇嘴,觉得他好凶啊。

却忍不住靠着沙发傻乎乎的笑出声,引得站在走廊上的老人走进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笑什么呢?”

王源看了眼他爷的脸,哈哈哈笑了几声后,指了指电视:“刚刚王俊凯在说话呢,看起来好凶啊。”

他爷有些无奈,没觉得哪里好笑,却看了眼电视,思索再三没忍住开了口:“俊凯啊,他比你大挺多呢,老喊人家名字多不礼貌?”

王源眨眨眼,面不改色的撒谎:“是他说的嘛,我们俩同辈,叫他什么都可以!”

另一边刚坐上车的王俊凯却在这时打了个喷嚏,惊得被抓出来当司机的王俊尧大呼一声:“哥你别是感冒了吧!”

王俊凯揉揉鼻子,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开你的车吧,一个喷嚏没忍住而已,少大惊小怪。”

 

>>> 

再一次踏上宁县老城的青石板路其实已经是半个月后了,还带回了一个拖油瓶,王俊尧在那次聚会上吓破了胆,在家里要死要活黏着王俊凯就要跟着他一起到宁县来住上十天半月,等到开学再回去。王俊凯起了个大早想要避开他回程,却被告知二少更早就拖着行李从家里被送了过来。

以至于这会儿王俊尧那个又惜命又怕虫的娇气包就跟在他身后拖着两个大行李箱,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觉得这边肯定很多虫,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带了不少防虫的东西。王俊凯被念得心烦,安顿好人后就提着两瓶任尔特地从酒窖里翻出来的白酒上了邻居家。

这边的人家白天里几乎没有关门的习惯,推门进去首先看到的就是在长廊上逗鸟的王老爷子,见到他时笑眯了眼,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给您带了两瓶酒,我给您放进屋去?”王俊凯左右看了看,又问,“王源呢?”

“楼上睡着呢,这孩子夜里总睡不好,白天得午睡。”老爷子领着他进屋,却不想正巧王源就穿着睡衣下了楼来,揉吧揉吧眼睛喊他爷,一边说自己口渴。

“咦?”他像是刚看到王俊凯,眼睛里还透着几分刚睡醒的迷茫,“王俊凯你回来了?”

王俊凯脸上有几分玩味,轻咳一声冲他举了举手里拎着的两坛酒:“给你送酒来,你……不把衣服先穿好?”

王源低下头,看了眼自己在睡梦中不知怎么脱掉的睡裤,和暴露在外头显眼极了的内裤,哎哟了一声,把到嘴边的脏话压了回去,扯着上衣就往下拽,试图遮住些什么,又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狠狠瞪了一眼王俊凯:“都是男的,我急什么!”

“啧。”王俊凯笑的包容,“是啊,我也不知道你急什么。”

他的视线流连在少年笔直的腿上,白皙的肤色在略显昏暗的屋内仿佛会发光,偏偏少年这下反应过来了,不顾在一旁笑话他的爷爷也不顾他这个害他出糗的始作俑者,大咧咧一转身,直往楼上跑。木质的楼梯被他踩得砰砰作响,他抱着自己不可见人的秘密和纯粹的欣赏之情多看了两眼少年的背影,一边应着人家爷爷乐呵呵招呼他坐下的声音,第一次觉得王源这小孩除了有趣以外,仿佛还对他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诱惑力。

无论是圆溜溜的一双杏眼也好,还是方才乍一见到就移不开视线的笔直双腿也好,仿佛,都让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内心颇为阴暗的一面。

他是喜欢男人,可他还没无耻到想要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二岁的孩子出手,也没觉得,等到这一段疗养的日子过去,他和王源还能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可以发展,最多最多,往后在某些场合碰到时,点头之交罢了。

 

然而不可否认,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阳光与活力的王源,此时此刻于他来说,是属于虽不能出手,可心向往之的。









----------

(4)

评论(59)
热度(998)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