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21)

(01)

(20)

辛苦辛苦,还在等的都是真爱~希望lof不抽233大家都能看见更新



章六·汉藏之间


>>08

期末考试结束后有个三天的短假,班级里准备组织一次小型郊游,两天一夜,地点就定在城外度假区,局势不算稳定,王俊凯不太放心让王源和方临两个小孩独自外出又碰巧同度假区酒店的少东家相识,便同班主任一起做了这一大拨高三生的郊游领队。

少东家姓秦,单名一个凉字,却是个性格颇为暴躁的男人,平时说风就是雨,却难得和王俊凯关系不错,连顾知书和松子儿都挺喜欢和他一块闹,最近刚听说苏咿和他们认识,正愁找不着机会讨好王俊凯,王俊凯出发前当着王源的面给他打电话,一手捂掣肘住瞪着眼睛要抢他手机的王源,一边言辞镇定:“苏咿最喜欢的就是我弟弟,你把他们班同学老师都伺候好了,王源少不得会在苏咿面前给你美言几句,把你那头乱七八糟的场子都给清清干净,过来的可都是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别弄出事儿来,知道吧?”

秦凉高兴得很,立马就应承下来:“知道知道,我这就把度假村这头都清理干净,到时候三天只接待你们一拨人!”

挂上电话王源都挣扎得没劲儿了,气得他直往王俊凯脸上招呼,虽说不带力道,但要被外人瞧见了,却也是不得了,幸亏这会儿两个人都还在家里,边儿上也就夫人坐着,捂着嘴在一旁笑:“要说你们俩,还真是这么多年关系都不带变的,俊凯刚回来的时候,你爸还怕你们俩长大不亲了,我当时就说没啥好担心的,这不,我说的可一点儿都没错。”

王源忍不住偷偷翻白眼,却只敢对着王俊凯,王俊凯一看就乐,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你要说什么,秦凉这人我知根知底儿,青年才俊,除了有点暴脾气,啥都好。要是苏咿和他真能成,也没什么不好的,再说了,我也没有要你真在苏咿面前说他好话,急什么?”

“你怎么出个国,回来还爱上说媒了啊!”王源瞪眼睛,“人苏咿姐姐,还有那秦什么,关你啥事儿啊你就这么上心,还扯上我了,我跟你熟么,我答应了么!”

王俊凯心里头一琢磨,立马回过味儿来,却也不想着点破,只动手把说完话后想要越过他去拿茶几上苹果的人按着腰压到自己腿上,王源撇撇嘴,啃了口苹果也当真就那么赖着不动,他是想不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变化,可仔细想想,又仿佛不需要有变化,夫人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电视,一个眼神都不给他们,他便回过头,看了眼王俊凯,又忍不住多看一眼,王俊凯太会蒙人,可他那双眼睛盯着你,却让你觉得就是被蒙,也没什么。

“我不跟他们熟。”王俊凯低下头来,拱起笔直的背与他贴近,声音低到只有他能听清,“我就跟你熟,好不好?”

王源学着他压低声音,偷偷举起手。

“好……个屁啊!”随着尾音落下,是搭在王俊凯腰边的手毫不留情狠狠掐住的痛感传过来,王俊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条件反射般直起腰。

王源笑嘻嘻的,冲他龇牙咧嘴,满脸都是使了小心眼儿后的高兴,王俊凯揉着腰,小混蛋这一手没留力气,还挺疼,可他也不忍心打回去,只能瞪了对方一眼,换来王源乐得笑出八颗牙,脑袋一撇,枕着他的腿看电视去了。

 

秦凉的度假酒店这两年来在市内声名鹊起,要不是有王俊凯这一层关系,还真没法子给定下这么多房间,近乎于包场的活动,整个班的学生一坐上大巴都高兴得不行,几个女生叽叽喳喳说要代表隔壁实验班传来对本班的深切羡慕,方临几乎钻进了女生堆,一听这话就嘻嘻哈哈的笑:“你是隔壁班谁的代表啊?”

女生堆里方才还笑着闹的女孩儿忽然红了脸,几个人起哄的更厉害,激动了前排睡觉的班主任后才被叱止,王源坐在后排,掀开眼罩看了眼,女孩儿脸都跟猴屁股似的了,肯定是跟隔壁班谁有情况。

王俊凯转过头来看他,忽然动手给他把眼罩重新戴好,压着他的脑袋缩到椅背下头,后排本来就没什么人,王俊凯的声音撞进耳朵时,耳朵便热热闹闹地叫起嚣来,烫得不行。

“你别看她们,我要吃醋的,跟你一样。”

 

“谁吃醋了?!”王源气急,“王老师,您可真不要脸。”

他都说了什么啊,王源挣扎着靠回座位,鼓着脸不再理人,脑袋里却一次次响起王俊凯刚刚对他说的话,还有完没完了!

 

>>09

度假酒店的装修走得是田园风,王源早听说了秦凉这人的脾气,怎么也想不到这样小清新的装修,居然都是出自他的手笔,秦凉那头站在前台正和两个接待说话,一回头看见他们呼啦啦一群人进来,便笑眯眯走过来先和班主任打了招呼,便勾肩搭背地把王俊凯扯到了前台,往他手里塞了一打房卡:“我给你算了算,你们班小孩儿有30个,男女对半,正好了,那位班主任跟一个女生住,你跟你那弟弟住,最上头那张房卡是你的,大床房!”

最后三个字他压低了声音,说完还对着王俊凯挤眉弄眼,闹得王俊凯哭笑不得,谢过他的好意后把那张房卡塞进了口袋,然后把其他的房卡也一一分了,最后才走到站在一副画前发呆的王源面前,给他递了房卡:“秦凉给咱们俩安排了大床房,我不好拒绝,你要不喜欢,就自己拿着房卡去前台换成标间。”

王源偏过头来,看看他又转开视线,点点头表示知道,就又开始盯着那幅画不放,低声道:“画这副画的人我认识,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是却没什么人知道,没想到秦哥买了他的画,我都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画……”王俊凯觉得有些眼熟,“你是不是也画过差不多的?”

“我临摹过……诶?”王源瞪眼,“你怎么知道?”

王俊凯一声轻笑,揽过他的肩膀推着他往前台走:“苏咿经常给我拍你的照片。去把房间换了,咱们俩去把东西放下来,不然一会儿集合来不及了都。”

王源抿抿嘴,心想什么苏咿那人肯定事无巨细什么都给王俊凯说了,还拍了照,不然搁画室里那么多年的画,王俊凯怎么会看过。又想这房间有什么好换的,他和王俊凯小时候住一张床的机会还少嘛?可那时候王俊凯也没和他表白啊,现在再睡一张床,一定要尴尬死了吧?

可最后那前台的漂亮小姐笑眯眯地让他交出房卡时,他却把手伸进裤子口袋,轻轻攥紧,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王俊凯愣起来的样子真是一点也不帅气,像个傻子,可最后对他露出来的笑,又温柔得不行,王俊凯喜欢他,喜欢了好久,这个事实已经够让他高兴的了,那不换房间这事,就也让他开心一下好了,反正……

他眨眨眼,戳了戳电梯里站在自己前面的哥哥的腰。

“咱们盖两床被子,你同意吗?”

王俊凯抓着他作妖的手指,拢到掌心轻轻握住:“同意。”

王源低下头,嘴巴咧着,没有声音地笑。

 

午饭就在酒店餐厅里,秦凉大概是真的存着讨好王源的心思,给他们班上的人准备的菜单上都是好东西,却不多收钱,一顿饭下来也是放了血,王源和方临坐一起,却两个人都竖着耳朵偷听那头王俊凯和秦凉的对话,苏咿对方临也好,把他们俩都当成亲弟弟在照顾,前阵子方临做阑尾炎手术,苏咿还特地从片场请假回来陪他,把方临感动得不行,这个秦凉想要追他们俩的苏咿姐姐,怎么也得经过他们同意啊。

见过酒店后王源对秦凉的观感好了不少,只拍了拍方临的肩膀:“要是苏咿姐真能跟秦哥一起,我觉得没毛病,怎么说我哥也觉得他不错呢。”

“你就是觉得凯哥看人没毛病吧?”方临撇嘴,“你这个哥控。”

王源瞪眼:“那你说,秦哥哪有毛病?”

“脾气坏!”

“瞎扯吧你,你见着人家发脾气了?再说了,他要是真那么喜欢苏咿姐,怎么舍得朝人家发脾气。”

“你不还对你凯哥发脾气?”方临翻白眼,“难不成你还不够喜欢凯哥?”

“那能一样吗!”

“什么能不能一样。”王俊凯走过来,略略皱着眉,“隔老远听见你们俩在这儿吵架。”

方临这怂包一见王俊凯就怂,王源眨巴眨巴眼睛揪住他哥衣角自觉承担起毁灭方临计划:“临临说我还不够喜欢你,所以才老朝你发脾气呢哥哥。”

他们这角落没什么人,王源说话声音可不大,可方临一听见前面俩字儿就觉着糟糕,恨不得能一跳老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惜人还来不及动作,就被攥住了衣领。

王源扯着他不放,叫他临临,鬼主意都快从眼睛里蹦出来了似的:“是不是啊,临临?”

“那哪儿能呢!”方临一拍大腿,眯着眼睛苦哈哈地笑:“王源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可不就是咱们凯哥嘛,他昨儿还这么跟我说呢!哈、哈哈、哈……”

王俊凯眯起眼,看看他又看看一脸事不关己的王源,忍不住一人打了个脑镚儿,脸上却忍不住笑出来:“行了,别耍宝了,赶紧吃饭,吃饱了下午好爬山,听说这边看日落的人不少。”

王源松了方临也松了口气,方临说那句话时他有点怕王俊凯会乱想,结果人家真当个玩笑听了,他又有些不高兴,连吃到嘴里的鱼肉都没那么鲜美了似的。

王俊凯却在他身边的空座坐下来,给他夹了块糖醋肉,方临闷头大吃,他就凑到他耳朵边上说悄悄话。王源红起半边耳朵,觉得秦凉的厨师烧糖醋肉贼好吃。

“你自己想想你有多喜欢我。”王俊凯轻笑,“要是哪天跟我喜欢你一样喜欢了,就和我在一起吧,嗯?”









----------------------

攒攒人品~

不怕寄丢的在这条给我评论关于心不由己的内容,抽六个给寄明信片~

评论(79)
热度(623)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