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重逢(完)

*全都在这里~

*三月来啦,假装开个好头~

上次的我隐藏了,反正又隔了好久,重温一下前面的,看完整版ba~



----------

重逢


这年冬末,终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大超将同学会安排在雪后初霁的第一个周末,天气晴好,正在回暖的气温已经上升到11摄氏度,勉强可以脱下羽绒外套,不那么臃肿的去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然而宋轶看到王源的时候还是惊呆了下巴,并不算冷的天气,这人身上除了一身硕大的羽绒服外,还带着帽子耳罩,缠着围巾,并把一张脸藏进口罩下方,只有一双眼睛留在外头,偏偏动作还一点不笨拙,手套都不用摘就能快速打开车门钻进他的车里,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卡带迹象

“这天儿这么冷?”他指了指头顶的大太阳,“下午起码能上15度吧?”

王源慢悠悠瞥他一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所以你就给我开了辆敞篷的?”

“新车,还不让我显摆显摆嘛,我哥那死抠难得大方一次。王源你知道吗,听说这次同学会,咱们班的人除了王俊凯和几个住得远的,都能到。”

“能来这么多?”王源挑眉,又慢吞吞地问,“王俊凯怎么不能来。”

宋轶发动车子往青雀楼开去,一边解释:“不就是忙呗,还能怎么回事,他可是大明星啊,你是不知道,上次我去美国,在机场正好碰到王俊凯回来做节目,卧槽那些个接机的粉丝,差点没把我鞋挤飞了。”

“你怎么跟粉丝群挤上了?”

“那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就往里凑了凑,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出来呢,王俊凯就出来了,实在是可怕。”

王源抿着嘴笑,宋轶并不知道他和王俊凯当年的事,这会儿一口一个王俊凯,说得顺溜,大超就不行了,那个平日总是一本正经的班长,在他面前从来不说王俊凯这人,便是说,也总是支支吾吾,仿佛比他更加在意当年。

“也是你自个儿该,你往哪儿开呢,青雀楼不是这个方向啊。”

“早呢,牵你去溜溜。”宋轶嬉皮笑脸的,丝毫没在意王源在寒风里越缩越小的坐姿。王源没出声拒绝,反倒想到早两年宋轶还在追他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想过和他试试,只是越拖越发现这人自顾自的劲儿,性子也跟个小孩似的,家里还有个什么都管的大哥,便怎么也起不了心思。

更何况早遇见过最好的,哪里还愿意将就。

 


他们到青雀楼时刚过十一点,饭席还未开始,提早到的一些人在那儿三三两两的聊天说话,王源略略一扫,的确没有看到王俊凯,这才放下心来,大超听见开门声,看到是他立马开始哈哈大笑:“你怎么又把自己裹成这幅样子,有这么冷嘛?”

王源用唯一露在外头的眼睛翻了个白眼:“你们是不可能体会得到我这种怕冷星人的痛苦的,出一趟门要穿这么多衣服,我也很累好吗?”

“是是是!”方华跳出来,窜到王源面前快速揪下了他脑袋上的帽子,“能让我们的王源大才子在大冬天从家里出来参加同学会,我们真是太荣幸啦!”

王源挑眉,索性自己摘了口罩耳罩,下一个动作就是动手将方华按到桌上去,做出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源哥穿再多,治你一个还是很容易的好吗?”

热闹延续到饭点过半,彼时大家酒意都有些上头,说了一定会到的同学们也都已经到齐入座,大超刚刚站起来敬过酒,三言两语将大家都带回到无所畏惧也更加精彩的学生年代,谁偷偷喜欢了谁三年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口,谁将谁藏在抽屉里的情书拿出来传阅全班,最后出乎意料地传到了情书对象的耳朵里,谁在老师的水杯里偷偷扔黄莲被抓到最后被罚倒了一个月的垃圾。

王源眨巴着眼睛坐在位置上,酒过全身他这会儿有些热,不但身热心热,他觉得自己糟糕极了,每一件事都让他想到王俊凯那个混蛋,郁闷的连眼眶都发起热来。

但王俊凯就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在他又灌下一杯酒,热得坐在位置上脱宽大的羽绒外套时,不算清晰的开门声传进他的耳朵,下意识抬头对上一双眼睛,眼角的桃花在温暖的环境里倏然绽放。

就当做是陷入了回忆吧,王源想。

这样的重逢,似乎也非常美好。

 


看见宋轶一见到王俊凯就高呼大明星并将自己的位置让给对方时大超在心里默默鞭笞了对方无数次。但是偏偏,宋轶有理有据,笑脸嘻嘻的:“咱们大明星本来就跟王源关系最好嘛!”

但是偏偏,这是在座每个人都认同的事。

大超看了眼王源心里不住的担心,可王源自己反而看起来没所谓,在王俊凯坐下后还主动给对方换了干净碗筷满上了酒:“迟到这么久,先自罚三杯啊。”

王俊凯看他的眼神里带着意味深长,王源抿唇一笑回身去折腾他的大衣,对折又对折,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青雀楼是这附近最好的酒楼,他们人多,又碰上了宋轶这个大款,直接要了最大的包厢,里头各种设施都有,服务也周到,放平时这会儿早有服务员上来替他收衣服,但他们一群人哪里习惯,菜齐了早早就打发了服务员,安置好衣服后回过头,王俊凯已经罚完了三杯酒,坐在那儿接受一群老同学的围攻,又是要签名又是要联系方式的,王源索性去跟边上的大超说话。

但他能感觉得到,王俊凯时不时投过来的视线,丝丝缕缕又一次缠住他的心脏。

 



>>> 

结束时王源喝得半醉,歪倒在宋轶身上,指使他一定要把他送回家,又想到他那辆冻死人的敞篷,憋着口气推开人,又歪倒了大超身上:“不坐你那车了,冷死人,大超你送我回去吧?”

这会儿人走的七七八八,再找人送王源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宋轶倒是愿意送,可一半他哥找他找得急一半王源自己也不乐意,偏偏大超刚刚才接了电话,说他老婆不小心崴了脚,动了胎气,半小时前刚送医院去,估摸着他这边快结束才给他打了电话,他这会儿心都飞医院去了,哪还顾得上王源。

王俊凯这会儿从包厢里取了王源的羽绒大衣,裹住人就把他从大超怀里带了出来,脸上的笑还挂着,但分明是有几分不高兴的:“你把地址给我,王源我来送吧。”

大超被他那脾气给气笑了,眼见着宋轶走远,他也干脆不再藏着掖着,心里虽然着急老婆小子,但总归电话里听着情况不太严重,他还是得抽出时间来跟王俊凯掰扯掰扯:“我说王俊凯,你们当年的事儿,王源不跟你介意了,我心里可还憋着气呢,你在我面前甩脸子,要放在往常,我当你是吃醋看成情趣,现在呢,你和王源早几百年就分了,你做你的大明星,他也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你有什么权利送王源回家,凭你前男友的身份吗?”

“……我知道你恼我。”王俊凯沉默半晌,扯了扯嘴角,低声道,“嫂子还在医院等着你呢,大超。你把王源他地址给我,我车就停在楼下停车场,公司配的保姆车,不透风,王源怕冷你也知道,交给我总比把他放在这等宋轶回来好。”

大超冷哼一声,宋轶那小子走前倒是说了如果不方便就让王源在这边等他回来,但看见王源那小子一到王俊凯怀里就窝着不动的表现,他也早明白了,那点酒还撂不倒王源,只怕王源这会儿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两人从以前开始就是周瑜配黄盖,他要真的让王源呆着等宋轶,这小子下一秒就能跟他急。那他还管个屁!

三人在停车场分了两路,王源被塞进保姆车时也不松手,搂着王俊凯的脖子非要让他关上门,王俊凯依着他,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面,他想王源想得要命,一点也不愿意让他不高兴。

王源贴着他的耳朵讲话,笑嘻嘻的语气像极了以前:“王俊凯你看出来我故意的了吧,你看出来我没醉了吧?”

王俊凯抿着唇,情绪放松了不少:“那你还故意往其他人身上扑,存心让我不高兴。”

“可我们分手了啊。”王源撇撇嘴,晶亮的眼睛对上王俊凯那双桃花眼,“我不能往你身上扑啊,是你说的分手,你说的。”

这么点酒的确撂不倒王源,但总归是有点醉了的,说起话来比平时直接了不少,王俊凯知道他醉酒醒来不忘事,干脆的低头去亲他,王源像是呆住了,顿在那儿看他,直勾勾盯着他,却不说话。

王俊凯也喝了不少,空着肚子就被王源灌了三杯酒,这会儿也有些酒意上头,但脑子是清醒的,他又低头去亲王源,这回不再停在表面,轻车熟路地撬开王源的牙齿,在他嘴里走了一圈。

“我反悔了,王源。”他声音很轻,却很坚定,“这些年我没有一天不想你。”

 


他们俩在一起时还在念高中,就是个最平淡不过的周末午后,王源猫着腰趴在寝室阳台栏杆上晒太阳,王俊凯站在边上被逼着背课本,一转眼就看见阳光下的好友,他起了心思的好友,皮肤白得发光,他像被鬼迷了心窍,忍不住就放下了课本凑上前去,距离太近太近,近的能看见王源皮肤上细小的绒毛,他最开始,是没想做什么的。

可王源睁开了眼睛,乌黑的杏仁眼看见他后了然地弯成阳光下的月牙,他被王源亲了。

阳光下那种,嘴对嘴那种。

“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王源骄傲的扬起脑袋,“谁叫我也喜欢你。”

 


分开的这些年,他总是想起那时候的王源,阳光下的少年高高扬着脑袋,说着那么好听的话,行程再忙再累,只要想到王源他就觉得能再坚持一阵子。

坚持到站在这个行业的顶端,坚持到能再找回他的王源。

 


而这会儿王源就在他的身下,眼睛里泛着光,又仿佛有些苦涩。

“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他眨眨眼睛,眼睛弯成月牙,“谁叫我这么这么喜欢你,分开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喜欢你呢?”

王俊凯俯下身,紧紧抱住失而复得的爱情,又莫名的心疼。

 



>>> 

睁开眼是上午十一点整,王源迷迷糊糊的从床边拿过手机登陆了网站后台,毫不意外看到了很多读者的留言,昨晚一觉睡下便没有醒,他向来是每天定时定点手动更新,突然停了一天之前也没有通知,大部分读者都是来询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稍微清醒了点,他便想起了昨天的事,想到了王俊凯那句后悔,心里便有些忍不住的高兴,盘算了新文的存稿已经过半,他干脆登上微博说了昨天的情况,并表示决定在两天内将正在更新的小说完全发完,随后便丢下手机,也不顾微博一声两声的提示音和编辑拨过来的电话,怡怡然进了浴室去洗澡。

王俊凯这会儿是走了,却是今天早上从这边直接走的,昨晚就说了今天有个行程,早晨走的时候还是一副不乐意走的模样,硬是要把他闹醒,亲了一次又一次,王源忍了几次,最后实在受不了,这才一巴掌给呼噜走了。王俊凯不肯吃亏,说了今晚还要过来,王源困得很,嗯嗯啊啊点了头,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们闹得最凶那阵儿。

 

那会儿他刚做了专职写作的决定,王俊凯也刚红起来,天天跑行程,忙得脚不沾地,他呢,作息日夜颠倒,一共半年,两个人能见面的时间,满打满算也没超过一个月。王源心里不高兴,但也相信这不过是暂时的,他们总能找到最合适彼此的相处模式,这次也会是这样。

然而事实却证明是他想得太好,过不了多久王俊凯便抽空在微信上和他说了公司最近可能会安排他和一个女演员的绯闻,他虽然不愿意,但却不好拒绝,就提前和王源说一声,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相信。

王俊凯大概是还在片场,语音的背景声音一片嘈杂,王源边上坐着大超,王俊凯的声音两个人都听得挺清楚,大超那会儿还挺为王俊凯说话,安慰王源不要多想,他却只是勾着唇角点头笑,手指快速回了个好,的确没有多想。

结果等到通稿发出来,看到王俊凯和女明星模模糊糊出现在一个画面上的时候,他还是嫉妒的要命,凭什么呢,他和王俊凯却不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他和王俊凯却只能忙里偷闲见一面,这么久不曾好好说过一次话。

问题不是突然就有的。

在他听到王俊凯说分手的时候,他就知道,问题已经存在很久了。

“你还喜欢我吗?”他盯着那个垂着头的大明星,现在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大明星了啊,王俊凯。

王俊凯像是笑了,声音里却带着无可奈何的哽咽:“喜欢。”

“那就分手吧,我同意了。”王源眨眨眼。

 


王俊凯打过来电话差不多在午饭的时候,编辑已经停止了轰炸,微博的提示音也早就被他关了,接起来后就听到王俊凯压低声音问他有没有好好吃午饭。

“你这几年,肯定没好好吃饭吧,瘦了不少。”

王源锤了锤腿:“谁让我是颗没人爱的小白菜。”

王俊凯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安静下来后又仿佛在偷笑:“你要是有人爱,我就该哭了,瘦了也没关系,我给你补回来。”

王源抿抿唇,沉默了一阵儿,终于忍不住心头的疑问:“当初……为什么要提分手。”

“王源儿。”王俊凯低声叫他的名字,“晚上回去,咱们好好聊聊,行吗?”

“你说的我愿意听吗?”

“不确定。”王俊凯答得迅速,“但都是我想告诉你的。”

“那我等你回来,你……”王源眨眨眼,苦涩从喉间翻滚出来,麻了整张嘴,“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

结束的话说的色厉内荏,王源怎么也想不到,电话那端的王俊凯依靠在无人的角落,偷偷摸摸吻了吻被攥得发烫的手机。

再也,不会让你等了。

 


两个人变得聚少离多,王俊凯通告一个接一个,忙得觉也不够睡。王源却不一样,虽然经常赶文赶得日夜颠倒,但适应后学会了存稿,就慢慢能抽出时间来,偶尔跟大超出去爬个山,应宋轶约去度个假,从学生时代起他就是个爱发朋友圈的,也习惯了每做一件事就给王俊凯发条语音说一声。

两个人正经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王俊凯渐渐知道,因为自己选择的路,短时间内是很难能和王源相聚的。最开始他感激,感激王源理解他的工作性质,愿意在背后支持他,可是渐渐地,大概是在王源轻描淡写就应了炒作的事开始,也可能更加早,他终于发现,那不是理解,那大概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放弃作为。

他想问王源是不是想放弃了,想问王源为什么跟他吵跟他闹。

但是王源真的这么做了,又有什么用呢,王俊凯扪心自问,不论是他还是王源,都做不出要求伴侣为了自己放弃事业的事情,更遑论,没有人比王源更清楚,他喜欢演戏,喜欢唱歌这件事。

 


“所以,你就说了分手?”

王源眨眨眼,趴在王俊凯身上盯着他不放:“你觉得我不喜欢你了吗?”

王俊凯偏过头,难得显出几分局促,王源却凑过去,怎么也不愿意放过他:“我在害怕,王源。”

他忍不住把人抱紧:“幸好还不晚。”

王源亲亲他,压下心里所有话,只低声道:“幸好我还在等你。”

 


他早就知道的。

只要还是喜欢,就迟早都会回头,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就总有重逢的一天。

 



>>> 

王俊凯成熟了不少。

这是重逢后王源的第一感受,哪怕对方仍旧喜欢在休息时赖到他身上耍赖,像个大男孩咬到了心仪的糖果。但他还是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变得成熟,晚上愿意按点睡觉了,早上喊一声就能起来,当然折腾人的时候要除外,王源忍不住揉了揉酸胀的腰,要是在那档子事儿上,王俊凯也能成熟些,他就更加喜欢了。

王源已经够喜欢王俊凯,但是仿佛,还能更喜欢一点。

反倒是王俊凯觉得王源没有变化,或者说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这段时间以来,王俊凯总在后悔,越来越后悔,他过去从来看不到王源在背后替他默默做好的事,看不见他每次晚归时玄关亮着的灯,看不见厨房里一直温着的牛奶,看不见王源裹着大衣坐在电脑前一边码字一边等他的身影。

他像个毛头小子,看着自己的委屈忽略了别人的,用害怕裹着爱情将它藏进心底,不去触碰,不去信任,白白错过了这些年。

他又委屈到不行了,又想要王源来抱抱他,又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想将自己闷进被子里,赶巧这时候王源洗完澡出来,穿着最简单的T恤短裤,两条小腿又细又直,白生生站在他面前,他就又舍不得钻进去,错过这些画面。

王俊凯向来是比较幼稚的那个,王源瞥了眼他的脸色就知道对方估计又钻进了哪个死胡同,他也不点破,只淡淡露出个笑,弯下腰凑过去在王俊凯脸上亲了口,低声道:“你还不起来啊,小宋不是说今天九点来接你吗?”

“他太烦了。”王俊凯皱起眉,“我想着能不能翘一天班。”

“不能。”

王源转身到衣柜里给他取出衣服:“今天不是说了试镜吗,赶紧起来,迟到了人家导演对你印象也不好。”

“说到这次试镜,听说原作者也要过去,你看过这部小说吧?我听说还挺有名的。”王俊凯爬起来,扯过衣服。

王源站在那儿脱了睡衣,也换了套稍微正式的装备,闻言转过身,脸上似笑非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除了逢源之外,我还有个笔名,叫遇山。”

 

《炊烟》这部电影,原著作者,就叫遇山。

 



>>> 

《炊烟》的版权卖出去前,王源并不知道试镜的演员会有王俊凯,但听说后,却主动要求参与演员试镜,并拥有一半决定权,投资方起先不是太乐意,见过王源后却忍不住改了口,要求试镜过程全公开,并要求召开作者遇山官方见面会。

遇山作为近年来大热的作者,公开的资料却少之又少,读者画的形象画一代代更新,却从未有人见到过真正的遇山,是什么模样。而《炊烟》电影化的消息一出,无论是原著粉还是路人,都保持了观望态度,似乎并不看好这样一部悬疑向的作品拍成电影。而投资方一放出作者遇山本人将出席试镜,并在试镜结束后召开官方书友见面会时,舆论才渐渐偏向善意。作者总是希望自己的作品由真正的演技派来出演的,尤其是王源在微博公开自己拥有百分之五十的决定权后,粉丝们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值达到了新高。

 


王俊凯听说后却有些不乐意,吃饭都少夹了几筷子菜,王源瞄他一眼,伸出筷子去敲了敲他的碗:“自己烧的菜也不合口味了?”

王俊凯朝他龇牙咧嘴,咽下嘴里的饭后才说话:“要是挑上我了,不就成走后门了嘛。”

“你还不乐意?”王源翻白眼,“再说了,写小说的人是我,挑演员的权利我当然该有,我就是要让你演,不然我出去卖脸做什么?”

王俊凯也没真介意,当即便咧开嘴笑,往王源碗里夹了块鸡翅:“我不乐意什么,我怕演不好你被人笑没眼光呗,况且我也不是不能靠自己拿下这个角色,其实你不去也没事的,不是一开始就不愿意在公众面前抛头露脸吗?”

“其实没什么好不乐意的。”王源抿抿唇,低头看着碗里,半晌又抬起头来,神色认真:“以前不愿意,是觉得如果两个人都在镜头前,要是不小心被拍到什么不好的,对你不好。现在……我怕不抓紧一些,你又跑了。”

——诚惶诚恐的爱意快要满出心脏无处安放,也并不是你一个人在害怕啊。

 


王俊凯眨眨眼,湿意往眼角蔓延,又被他死命压制住,他越过餐桌去抓王源的手,想到明天又要去另一个城市赶通告要分别,也很快想到再过不久就是试镜。

以前大概是一个拼命往前冲,一个抑着冲动守原地。

最后只能离得越来越远。

而现在,他仿佛看见了慢悠悠走到自己身边的身影,侧过头来还是最熟悉的笑,和弯成月牙温柔的眼。

 


“下一个。”江轶宁脸色铁青,等候场的几个人下去后,侧过身来看了眼王源,这才发现所谓的原作者面色平淡,并无半点不虞,直到下一个试镜的明星进来时才挑了挑眉,露出几分兴致来。江轶宁转过头,也忍不住露出几分期待,王俊凯这人虽说影视作品不算多,但好歹几部作品的演技挑不出错来,加上科班出身,名气足够,的确是过来的人里条件不错的。

王源低下头,勾勾画画,在江轶宁问完题前又加了一个:“那你有什么一定要演这部电影不可的理由吗?”

他兴味盎然地盯住了坐在场地中间的王俊凯,为了公开的直播,主办方将试镜场地安排在了剧院里,甚至为了公开透明邀请了不少观众,他和几个评委坐在第一排,看演员还得抬着头,王俊凯大概是这几年没落下,要搁以前这角度还能看见他那双下巴,而现在,却只能看到那人棱角分明无死角的脸,和听了他的问题后也能不慌不忙的成熟模样。

“平时工作不忙休息的时候我也很喜欢看小说,《炊烟》我也很喜欢,所以在接到剧本的时候就觉得,要是能让我演个角色,就再好不过了。”

江轶宁来了兴趣,也随口问了句:“那你觉得,林止言这角色,怎么诠释最好?”

王俊凯瞥了眼王源,觉得那人托着下巴朝他笑得不怀好意的样子,着实是好看的紧,脑子却转的飞快,又仔细想了想王源给他开的小灶,才稳声道:“寂寞却开朗,恐惧又坚强,毕竟要是我的话,可不敢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古堡里生活,哪怕那地方既不缺仆人,生活也很舒服,但人要与整个社会脱节,还是很有难度的。”

 


王源饶有兴味,看王俊凯现场的惊喜与开心直接持续到他的见面会结束,在休息室里见到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拿着剧本在看,听见动静抬起头,冲他露出笑来,王源弯腰凑过去亲他,贴着唇笑他是骗子:“你往前可不知道遇山也是我,怎么就很喜欢《炊烟》了?公然骗人,罪加一等。”

“那你觉得,要怎么罚我?”

“我想想……”王源眨眨眼,直接往王俊凯腿上一坐,“一会儿回家,你背我上楼吧,你好久没背过我了。”

“长这么大了还要人背?”王俊凯瞪眼,他一双眼睛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会儿更是温柔的不行,忍不住揉了揉王源的头发,凑过去亲他的脸,“那等会儿,我背你回家。”

 


他们的相识远不止这些年。

更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小哥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买双份的东西,一份给自己,一份送给隔壁的弟弟。

长大一点,受了委屈掉眼泪的弟弟,就是哥哥一路背着从学校里回到家,偶尔委屈的不行,还一定要小哥哥陪着,看小哥哥写作业,或者跟小哥哥一起洗澡,穿一样的衣服。

再后来,小朋友长成了清俊少年,打球崴了脚也是照样被背回家,两个人偷偷摸摸,躲在窗帘后接吻,像偷吃了糖果的小时候,拥抱着相视而笑。

 


身后永远是金灿灿的阳光。

 



>>> 

因为爱情而重逢的他们。

连争吵都是成长的模样。

如何去爱或者更好的爱。

都是最最开始背上的他。

都是最最开始背他的他。





-----

仓促加没逻辑,请多包涵么么


评论(38)
热度(852)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