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19)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章四·宝藏

章五·惊雷


章六·汉藏之间

>>01-02


>>03

秋风染红叶。

王俊凯端着白瓷杯站在窗边,风穿过未关紧的窗户扬起大半的窗帘,视线正对着隔壁小别墅里,急急忙忙从门里出来,嘴上还叼着一片吐司,人却已经利落的跨上新买的山地车,蹬起踏板往外冲。

他想起昨天上完课后特地去店里把车搬回来,又送上门,还不忘叮嘱将军和夫人不要将车的来历说明,只当他这是偷偷赔个不是,留着以后再亲自和王源说明。两位长辈哪有不答应的,见他回来,高兴还来不及。

而这会儿,他看着王源头上随风飘的乱发,和逆风而行校服背后鼓起的小包,微微勾起了唇角,视线痴痴缠缠,随着那人走远。

苏咿说他总有后悔的一天。

王俊凯有些自嘲地扯开嘴角,可不是后悔吗?

他的王源在他看不到的五年里,成长为一个这样优秀的少年,他是错过了多少呢?他曾以为尽力了王源最为完整的成长,却没想错过了这样重要的这五年。再次相见,少年的成长迅疾又炽烈,让他措手不及。

 

王俊凯的正式登门拜访,是在一周后的周末,手里还果真拿着不少礼品,王源心里生气,面上却装作饶有兴致地动手去翻,他爸是接过就递给了他,只说里头大概差不多都是送他的礼物,他一翻,还真是。

从限量手表到整套整套的画册,无一不全,他甚至在最底下翻出了一把车钥匙,小盒子里还贴心的写了纸条,说他一成年,考下来驾照了,就能把车给开走。

这样多的东西,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里备好,唯一的解释大概是王俊凯这五年在国外,心里总还是时时刻刻都想着他,王源看一眼在一旁和父亲聊天的王俊凯,眼神有些复杂,忍不住拿出里头那套画册,一翻开就看见了上头写的购书日期,果然是两年前。日期下头甚至有两句用铅笔写的话,不知道是王俊凯故意留在上头,还是忘记了。总归是让王源心里头那只小兔子,刹那间又开始蹦跶。

——听说这套画册国内买不到了,在书店正好看到就一时冲动买下。

——还不清楚宝宝喜不喜欢油画呢。

太久没被人摸着脑袋叫宝宝,这个字眼撞进眼睛里时,他忽然就红了眼睛。

什么宝宝,谁是你的宝宝,有你这样的哥哥吗?

 

被点到名说王俊凯想他房间里转转的时候,从画册里抬起头的少年眼睛还泛着红,气鼓鼓的抿起嘴:“谁答应你能去我房间了?”

王俊凯也不生气,只站在原地冲他笑,就和以前一样挑挑眉:“宝宝不让哥哥去?”

“……”王源瞪眼,喘几口气后最终只是软绵绵哼一声,站起来跺着脚往楼上走:“不许叫我宝宝!”

回答他的是走近几步一把将他拽到身边搂住肩的哥哥,低声笑着和他开玩笑:“不让叫宝宝,那要叫源源吗?”

或许是因为这气氛太过像从前,王源一时不觉便红着眼睛,忍不住说了心里话,他伸手去推王俊凯,在楼梯拐过上到二楼时,哽咽了一声:“你要是没有走就好了,想叫什么都可以。”

然后他被哥哥抱到怀里,仍旧比他高上半个头的哥哥,大手按着他的头,让他靠在他的肩上,肩膀一如既往的能被倚靠,他听见王俊凯叹了口气,像是终于下定什么决心。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王源心里高兴,却忍不住吸吸鼻子,瘪了瘪嘴,像小时候一样忍不住撒娇:“哥哥骗人。”

王俊凯却想起了将军外派任期结束回来,要将宝宝带回家的第一个晚上,一边骂着哥哥坏,一边却说要陪哥哥,从小就这样乖的宝宝,他哪里舍得再骗第二次。

 

“再也不骗你了。”他闭上眼,终于真正下定了决心。

 

>>04

司令从一开始就不是很赞成王俊凯去代他表姐的班,毕竟怎么也不能想到,归国的儿子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去了学校里,当起老师来。但他始终没有出手干预,除了尊重王俊凯的决定之外,也是习惯了让王俊凯自己做选择,不管是他还是亡故的妻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决定儿子的人生,哪怕王俊凯是真的一心向往学术,他大概也只会笑笑同意。

更别说他心里清楚,王俊凯会答应,不过是因为听到了王源的名字罢了。

 

自古军政不分家,来年政界大选时整个大院儿一定会受到不小影响,这天早晨司令就稍微提醒了一句,王俊凯应了声儿才出门,门外是吹着口哨踮着脚等他的王源,一见到他就笑弯了眼,在晨起的阳光下耀眼得不行。

“你怎么这么慢啊?”

“不是给你买了新的山地车,怎么不自己骑着走?”王俊凯走上前去揉揉他的头发,不远处的方临便对不反抗的王源啧啧称奇,却还是不敢上王俊凯的车,脚底抹油一拐弯儿就跑了没影儿。

王源嘻嘻哈哈的,一脚踢飞挡在自己面前的小石子儿:“有车不坐白不坐呗,而且,我又不怕你。”

“不怕我怕谁?”王俊凯挑眉,待两个人都坐好后发动车子,“长大了还是个祖宗。”

王源眨眨眼,歪过头来:“那你搞对象还要经过小祖宗同意吗?”

王俊凯忍不住心跳加速,却来不及回答,因为王源忽然垂下头,声音飘忽不定:“可我怕你又走啊。”

 

年纪再小的情窦初开,那也是无法消失的,小心翼翼的喜欢啊。

 

国庆假期结束后不久,学校就组织了第一次月考,王源被几个同学拱到办公室找王俊凯研究几个题目,清楚了再回班级给大家讲。通史部分的复习进展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几百年的历史时期,又乱又杂。

王俊凯听到声音后抬起头,就看到王源从门外探进来头,看见办公室里除了他没有别的老师后,才大摇大摆地朝里头走来。王源看到王俊凯身后巨大的香樟树,在阳光下泛着墨绿的光,三层楼的高度正好长到到教师办公室那窗口,微凉的风带着树叶沙沙作响,直直望进那双温润桃花眼,不知怎么便染上了结巴。

“我,我来找你捋一捋,恩……就魏晋那段历史,同学们问起来,我也不太明白。”

“结巴什么,过来。”王俊凯弯起眼睛笑,看着那双乌溜溜的杏眼心情莫名大好。

他拿过放在一堆书上的教案,给王源划了几个重点,低声解释道:“魏晋这段历史,在高考考纲里是没有的,但是我觉得既然说学习通史,那就别落下什么,没想到你们学的还挺认真。”

王源撇撇嘴,凑过头去看,视线却忍不住王俊凯一开一合的嘴上,最后可有可无的点头应声,一心二用着听了许久,直到王俊凯问他对这段历史最感兴趣的部分,桃花眼对上他的视线,这才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但是对你说过的一本书印象……还挺深刻。”

王俊凯抿起唇,看见王源抿抿唇,低声道:“就是王明珂写的那本地理志《羌在汉藏之间》。”

王源眨眨眼,看见王俊凯脸上一闪而过的促狭笑意,回答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正巧办公室里没什么人,正巧微风拂面气氛刚好。

 “有一句情话。”

“羌在汉藏之间,情眠于你我。羌在汉藏之间,情至深处浓烈。”

和缓低沉的声线带着不易觉察的温柔和暧昧情愫,让王源心里那只兔子,又一次活蹦乱跳,唇边却染上僵硬的笑意。

 “王老师情话技能满点,被您喜欢的人也太幸福了吧。”

王俊凯咧开嘴笑,两颗虎牙争着往外跑,一边冲他招了招手顺便转移话题:“我可没对人说过这话。”

 

>>05

十月底,王俊凯开始着手准备要送给王源的生日礼物,像从前一样准备多份,考虑到的全部都准备好,无所谓贵重与否,重点在于王源喜欢。

过完生日王源就满十八岁,成人礼却由于最近的局势问题无法大办,王俊凯有心想要弥补什么,又带着自己不可告人的心思,倒是准备的十分艰难。拜托顾知书和松子儿帮忙时,还被那对嘲笑了许久,说是自己他以前装太过头,白白浪费这样大好的五年时光。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前头五年你弟弟还是未成年呢,现在一回国,转眼就是成人礼,王俊凯你说实话,你这不是故意的?”

王俊凯轻啧一声,忍不住伸手给了松子儿一拳:“去你的吧。”

调笑归调笑,这么多年朋友,替王俊凯办事儿还是很上心的,顾知书的二叔就是个有名的书画收藏家,他出手替王俊凯买下了几副仿画,模仿的正巧是王源喜欢那几位大家的画作,真迹挂在博物馆,只是这些仿画能达到收藏价值,自然也是很不错的。苏咿毕业后进了娱乐圈,也在王源生日前给王俊凯送来了几张签名照,据说都是王源喜欢的演员和歌手。几相整合,最后堆在客厅里的礼物,居然有小一半都是王俊凯给送的。

他自己花了心思,在出门前将母亲留下的玉牌戴到脖子上,塞进衣服里。王源去了大院儿门口迎接同学来参加露天烧烤聚会,他便和将军、司令在客厅里聊天,喧闹声传进来时他便隐隐捕捉到了落在后头王源的声音,似乎在和方临玩闹,又似乎只是在笑。

看到他坐在这儿,班上同学首先反应的就是问好,十八九岁的年纪,最是热闹不过,他说着不用拘束,对上了最后一个进门的,怀里抱着巨大公仔的王源的眼睛。

乌溜溜的像颗葡萄,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羌在汉藏之间,情眠与你我。

羌在汉藏之间,情至深处浓烈。





---------

希望这还是你们记忆里的哥哥和宝宝,还是你们记忆里的羌在汉藏之间,还是你们记忆里的心不由己~


评论(56)
热度(705)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