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18)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章四·宝藏

章五·惊雷



章六·汉藏之间

>>01

“你们小宋老师好像怀孕了吧,下学期高三是不是要换老师了?”

王源吃完饭准备上楼的时候被父亲叫住,话里似乎有点潜台词,王源皱皱眉,没理会,就摇了摇头,脸上有点惊讶:“这您都知道?不得了呀。”

夫人扑哧一声笑,伸出指头在他额头上点了点:“说什么呢?你们小宋老师是你干爹家亲戚,说起来应该是小凯他表姐。”

“换老师就换嘛,难不成还不让人家生宝宝啦?”王源翻个白眼,又撇撇嘴,“我历史挺好的,没啥影响。”

“当时升高中就叫你别念了直接出国,你又不去,这会儿对高考也不上心,我说儿子,你到底以后想干嘛呢?”将军搁下碗筷,有些不高兴,“你是真想学艺术去?”

王源点点头,挑眉:“不行啊?”

将军可说不出不行两个字,他们对王源本身就抱着些许愧疚心理,小时候就没怎么陪他,几乎是王俊凯带大的小孩,就算要说不行,也不该是他,更何况小孩从小到大哪一个人不是随着他。虽说王源不打算从政让他有些无奈,但怎么也不会因为这事儿去说他。

“就该让你哥好好管着你。”将军叹气,没注意到自己儿子脸上一闪而过的燥郁。

 

这是王俊凯出国的第五年。

蝉鸣带着夏天特有的气息,午休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的体验并不算太好,尤其是熬夜写题后午饭也没有吃赶着时间补眠被叫醒的情况下,脑袋有点发昏,大概是有点低血糖,这情况一直持续到班主任引着他见了新来的历史老师。记忆还停留在一周前小宋老师抱着肚子走下讲台回家养胎,据说新来的老师是小宋老师的表弟,王源狠狠眨了会儿眼睛一抬头,被新老师身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恍了眼。

“这是你们班新来的历史老师,姓王。”

王老师眨眨眼,脸上那双桃花眼瞩目,薄唇向上勾起。休闲款的衬衫下摆扎进裤腰,鼻梁上架着副金丝边眼镜,王源愣了愣,瞳孔微微扩张,脑子里闪过不合时宜的话,都说长得好看的人戴眼镜别有风情,那王俊凯大概就是那一款。

最特殊的好看。

王俊凯眨眨眼,正准备顺势和小孩打招呼,就看见小孩鼓着脸朝后退了步,像是不带半分别扭的样子,对他鞠了个躬,声音清脆自然:“王老师好。”

他几乎乐得没脾气,伸手装作没察觉小孩的故意,在他头上轻轻揉一把:“王源儿,是我,我回来了。”

王源喉咙发堵。在心里头没好气地翻了不少白眼,他无比期望这会儿这里只有他和王俊凯两个人,偏偏班主任还站在边上,尊师重教,他反倒不能做任何对“新老师”不尊重的事情,连瞪他都不行。

记忆里因为王俊凯憋屈的时候都集中在那个假期,这时反倒是最新鲜的一种。

 

所有人都说你对我最好,可所有事情你都瞒着我。

 

他轻轻挥开王俊凯的手,肚子里发出几声沉闷的空响。

“好久不见。”

 

方临跟着王源学文科,但实际上他对这些要记要背的内容着实不擅长,可他习惯了跟在王源身边,哪怕代价是被他爸揍一顿,好在两个小孩都聪明,方临不太能见人的文科成绩在死记硬背之下倒也不算太差。

见到跟在王源身后走进来的代班历史老师,从小性子痞的很,方临那张嘴就没合上过,低低喊了声操,声音在没人讲话的午休时间略有些突兀,王俊凯半挑着眉毛朝他看一眼,那小怂货立马噤了声。

王源抬头看他,视线一对上,王俊凯就看见小孩漂亮的眼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不在意地冲王源笑,指了指座位,小孩气呼呼转过脑袋,踏着不算轻的步伐,砰一声坐到位置上。

方临还在嘶嘶喘气,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哎呀怎么是你凯哥!他还能来当老师啊?”

“怎么不能了?”王源反问,“他可能得很。”

“啧啧,大概还是因为你,天啊王源,因为你我受到了惊吓,麻烦发个红包压压惊!”

“怎么就因为我了?”王源斜斜瞥他一眼。

“谁不知道你凯哥从小就疼你,含在嘴里怕化了,哪像我啊——”方临唉声叹气,“就是被你凯哥揍大的!”

“滚你丫的!”王源翻他抽屉,也不管已经打了上课铃,拿起个面包就塞嘴里,“饿死我了。”

“你又没吃午饭啊?得得得,以后有你凯哥监督你了嘿~”方临听着王俊凯的自我介绍声音翻开课本。

“哼。”王源咬下大口面包,视线凉凉落在讲台上那人身上,王俊凯带着警告的眼神落到脸上,却被他小小一个白眼翻走。

可别以为这么多年不管他,现在一回来他就要听话了!

 

可也吃不准到底为什么,王源骨子里那面对王俊凯时有些微骄纵的性子,就也这样被浅浅翻开,一点点,一点点,铺天盖地蔓延,再也褪不下去。

 

>>02

王源长大了。

 

见到他的第一眼,光线充足的办公室里头,少年挂着笑容回过头。王俊凯没办法违心说自己面对王源忽然没了表情的脸不难过,这么些年过去,想要远离的计划化为泡影,就如同苏咿问完那句是否后悔之后,带着笑意的语音传过来,她说。

“总有你后悔的一天。”

王源在很努力的长大,儿时带点婴儿肥的面颊如今轮廓分明,长身玉立的少年哪怕是身着校服,也要比其他男生出彩。

这是五年来他们离得最近的时候,王源就坐在教室的最后,嘴里塞着面包却固执的瞪眼睛,他长大了。

年纪小的时候爱撒娇,长大了就多出几分属于男孩子的傲气。

 

教室顶上的风扇吱呀呀吹得王源脑仁疼,熬夜又没午睡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还在长身体的年纪吃了个面包后肚子里也空虚得更难受。

王俊凯讲课算风趣生动,倒也是,有几把刷子才能被放心的送来带毕业班。彼时熟悉的声音在课堂上响起,伴着蝉鸣和风扇吹动的声音,讲着课本上再熟悉不过的三省六部制,王源眨着眼睛津津有味听了一节课,下一节自习课就再也直不起腰。

几乎是迷糊着趴过三节自习,好在每周二下午都是除了一节历史就剩自习,可以稍微偷个懒。生理上的不舒服最能带动心理上的不得劲儿,王源昏昏沉沉一阵后,心里头就越来越憋屈,方临冲他嚷着你凯哥,他委屈得要了命。

这哪里还是他凯哥?

他小的时候就喜欢跟着王俊凯,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时候开心的很,再小一点,王俊凯也年纪不大,却也总把当时跟个丸子似的他带在身边,哪怕是一个写作业看书,一个搭积木,也能高高兴兴呆一起一下午。

他年纪小,是真不明白王俊凯突然的疏远是为什么,连出国都不肯好好和他说一句。是觉得他会跟他闹?

实际上王俊凯离开后他心里头也有些念头,想着认真打拳,认真学习,快点长大就能赶紧去找王俊凯,可惜这个念头也随着长大一点点消退。

并不是见了面就能把事情说清楚的,王源把脸埋进臂弯,现在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王源!”

放学后出了校门被王俊凯叫上车,方临那小子乍一见王俊凯还是很紧张,上车前临阵脱逃,狗似的跑得快极,一下子就溜上了公交车。

“妈的回去揍他!”王源猛的关上车门,“凯哥他刚刚还说你坏话呢,回去记得削他!”

王俊凯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到他身上:“说我什么坏话了?”

“……就是说你坏话了!”王源卡了阵儿,连忙转移话题,“有吃的不我饿死了。”

说完也没等王俊凯回复,手一伸就自顾自拿了边上的食物袋,他早闻到了,一阵儿一阵儿的糖炒栗子香味。

 

自己开车回去速度快得很,临下车时王源把最后一颗栗子剥了壳,犹豫了会儿自己咬一半,又把剩下一半递到王俊凯嘴边,努努嘴:“吃!”

“自己吃过的还给我?”王俊凯挑眉,嘴上嫌弃动作却不慢,隔着小小一块儿栗子,嘴唇贴上小孩柔软的掌心,能感觉到对方的掌面略略僵硬,一回头,就看见王源睁着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有些惊讶的样子,感觉到他的视线后却立马瞪他一眼,嘴巴上不依不饶:“嫌弃就别吃啊!”

王俊凯连忙讨饶般笑:“不嫌弃,嫌弃谁也不能嫌弃你啊。”

“到了。”王源撇开头,解了安全带准备下车,又回过头来,“要去我家坐坐吗?”

“源源回来啦!晚点到奶奶家拿几个螃蟹让妈妈蒸给你吃,还有奶奶自己种的丝瓜!”

王俊凯没来得及回复,王源就已经被邻居奶奶的叫声带地转开了头,等和人家嘻嘻哈哈说了几句后又被一个小孩儿炮仗似的扑了满怀。

大院儿里的老人家越来越多,小孩也多了不少,王源就跟个小明星一样,谁都喜欢的紧,老人喜欢他乖巧,小孩喜欢他会玩。

王俊凯对着终于想起他的王源露出个客套的笑脸:“不了,下次有机会再专门来拜访,我从国外给你和叔叔阿姨带了礼物的。”

 

他有点憋屈。

时间倒退几年,谁不知道这大院儿里他和王源最好?

王源也憋屈的很,他怎么不知道以两家人的关系王俊凯上门来玩还要专门拜访?还得带礼物了?

他想起王俊凯走的那天,霞光映着天际格外绚烂,王俊凯从容不迫的脸和他的闷气,可不就跟现在一样?王源小心眼的发着自己都清晰明了的脾气,说到底还是气着王俊凯一声不吭的离开与归来,明明是那样亲密的关系,对着他却一句不提。




----------

久等久等哈哈哈哈哈


评论(55)
热度(863)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