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15)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章四·宝藏


章五·惊雷

>>01-03  04-05

>>06

大概是王源和方临运气好,连着几次隔着几个人和王俊凯碰上都没有被发现,王源胆子越来越大,到最后居然拽着方临站在那儿大摇大摆的吃东西,丝毫没注意到不远处苏咿扯着王俊凯的袖子指了指他们俩的方向。

王俊凯轻笑一声,低下头在苏咿耳朵边上讲话:“王源一进来我就看见了。”

“那你……”苏咿瞪大眼。

“我说今晚不回家,他肯定不放心。”王俊凯唇角上扬,“身边还跟着方临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不翘课才怪。”

“翘课……不太好吧。”苏咿有些担心,“习惯了之后就静不下心来学习了。”

“成绩倒不用担心。”王俊凯拧眉,“不过翘课的确不是个好习惯,看我怎么修理他。”

“喂——”苏咿拽着他的手凑近,做出一副亲密的样子给别人看,脸上带着撒娇一样的笑,“你不会体罚吧……”

王俊凯有些不习惯除了王源之外的人靠他这么近,但是余光瞥见正在靠近的男人脸上那一脸狰狞的不满后只能忍下:“体罚?”

王源往嘴里倒了口果汁,一转身就看见了王俊凯和苏咿的亲昵姿态,气得他一伸手就在方临身上掐了一把,在方临惊讶的眼神下忽然想到自己没道理生气,这明明才是他想看到的。

哥哥和苏咿姐姐在一起,以后还是只对他一个弟弟好,而苏咿也是对他好的,这才不会有人来分割他哥哥的爱。

方临听到王源在那边碎碎念,仔细听了两句后终于抓住机会狠狠拍了王源脑袋一把,低声吼道:“你是不是傻啊,你哥只要有了女朋友,他再喜欢你也得把喜欢分出去啊,你这傻逼,想你哥哥多喜欢你久一点,就应该杜绝他搞对象才对,怎么还赶着上着把人往外推啊。”

“……好像是哦。”王源瘪瘪嘴,揉了揉被打痛的脑袋,有些魂不守舍的走到一边的竹椅坐下,感觉自己真的是被门夹了头,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咿对着王俊凯努努嘴,方临打王源脑袋的一幕王俊凯自然没落下,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王源的反常他倒是看到了,担心之下直接隔着人群对着方临挥了挥拳头,自然被四处张望的方临看到眼里,吓得他立马背过身去捂住心脏,没忍住龇牙咧嘴的哀嚎,周末练习肯定又少不了一顿揍。照理来说他是应该通知王源已经被发现了,趁着王俊凯还没走到这边前赶紧跑,可是一想这样做的后果,方临就只能脚底抹油,假装吃东西走得远了点。而王俊凯那边,仔细问过接下来唱歌泡温泉可以不用过去后,干脆转身朝着王源走去,苏咿想了想没跟上,觉得方才被王俊凯吓到的方临也可爱得很,挑挑眉就凑过去找方临侃,不准备触哥哥教训弟弟的霉头。

 

以至于王源被一团黑影笼罩后抬起头,瞪大眼睛除了被吓一跳之外四处转着小脑袋,却发现有希望能转移哥哥怒火的方临或者能救下自己的苏咿姐姐不知怎么凑到一起在远处吃吃喝喝聊得正开心。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露出笑脸,眼珠子转了两圈干脆朝着哥哥张大了手,眨眨眼睛卖起萌:“要哥哥抱!”

王俊凯扑哧一声,怎么也想不到王源会来这招,这声笑一出,再装严肃的气势也要弱掉不少,他干脆不再麻烦,弯下腰把求抱的小孩抱起来,王源不过十二岁,身高还没有一米六,他还能把小孩抱坐在自己手臂上。王俊凯早就发现了,这孩子今天穿的衣服误打误撞是他上次买回来给他却还没来得及穿的,小衬衫小领结,笔直笔直站在那儿,跟个小王子一般。而这个小王子,这会儿正乖乖靠在他身上,手搂着他的脖子,脑袋搁在他肩上,乖得不得了。

 

>>07

“说吧。”王俊凯把洗干净澡的小孩圈抱在怀里给他擦头发,为了谈心特地把小孩带回自己家里住,自然要好好伺候着。

王源被王俊凯扶着脑袋,看不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却还是没忍住在王俊凯看不到的地方噘了噘嘴,轻声道:“我后悔了。”

“嗯?”王俊凯抿唇偷笑,声音却带着严肃,“什么后悔了?”

“就是你和苏咿姐姐那事儿啊。”王源翻白眼,又想起了方临在青雀苑里头说的那几句话,还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方临那小破脑袋嘲笑。

“我和苏咿什么事。”王俊凯憋笑,声音怪模怪样,反而让王源紧张起来。

“你们不是在处对象吗?”

“是啊。”王俊凯轻笑,把擦干脑袋的小孩抱着转了个身面向自己,“我和苏咿处对象,你后悔什么?”

“那样的话……”王源委屈极了,“你以后就不会最爱我一个,还要去喜欢苏咿姐姐。”

王俊凯和王源额心抵着额心,四周萦绕着淡淡的沐浴乳香气,王源眨眨眼,听见哥哥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这辈子,不认识宝宝的时间,只有两个星期。而在见到宝宝之前的两周,也一直在想,将军家的小孩,我的弟弟,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呢?”

垂在腿边的双手不自觉攥紧,王源听见自己心脏噗通通跳动的声音,像烟花在天际炸响,像小鱼跃出水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抓着我的手不放。”王俊凯轻笑,“你这小孩,从小就占有欲强,方临说我一声好,你都气个不行,要如果你不是弟弟而是妹妹,说不准我还真就这辈子都要跟你绑在一起。但其实不是也没关系啊,你是弟弟,是我王俊凯这辈子唯一的弟弟,就算我谈恋爱,就算我结婚,也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

他轻轻叹口气:“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呀,喜欢到想把全世界的好东西动送给我们宝宝,让宝宝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长大。其实我才是该害怕的那个吧,你现在还这么小,等长大了不黏我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王源摇头,想要反驳他的话,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他想到方临说喜欢隔壁班班花,想到小道消息里班上正副班长似乎在谈恋爱,他觉得到他这一代,似乎大家都早熟的很。他却从来没有在大家在意的事情上下心思,隔壁班班花好看却比不上哥哥对他笑一笑;两个班长偷偷摸摸的谈感情早恋,偶尔听到的几句甜言蜜语还比不上哥哥说一句宝宝真乖。王源有点郁闷,觉得自己不对劲,哥哥当自己是弟弟,自己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仿佛,把年少的情窦初开,安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难以言诉。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哥哥的。”大概是环境太暧昧产生的错觉,王源想。

“哥哥就是哥哥,宝宝永远都是哥哥的弟弟。”他们是兄弟啊,怎么会有奇奇怪怪的感情。

“我最喜欢哥哥了。”他点头,带着稚气的嗓音一丝不苟,“我最喜欢哥哥。”

 

>>08

小时候总嫌弃时间太慢,想要快点长大。个头不应该只到哥哥膝盖,个头不该只到哥哥肚子,说话不能再孩子气,要像一个大人,要乖,要听话,小男子汉也不能再张口闭口叫他宝宝啦。

可是时间一旦快起来,简直叫人猝不及防。

王源跟方临升上直属中学念七年级时,王俊凯也开始准备起毕业论文,不出意外的话大学毕业后他是肯定要出国的,镀层金回来,也是多学一些东西。但是这事儿还没有和王源说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到底他就是怕王源不肯接受这事儿,一闹脾气他就没辙。司令又一次提到这件事时他刚从学校出来,接到电话时苏咿就在他边上,听说这事儿后被苏咿笑了阵儿:“你说咱俩也算谈了好久‘恋爱’了,可是我总觉得,哪怕你在外人面前做了个好好男友,但是对我这个女朋友的好,还及不上对王源的十分之一。咱们反正就是演个戏,我也不会跟你吃醋啊啥的,但是王俊凯,你这养弟弟,怎么跟养了个小情人似的?王源在你眼里,就那么不顾大局啊?”

——就跟养了个小情人似的。

王俊凯干笑一阵儿,不接话,把苏咿送上出租车,亲手给开了车门,付了车钱,叮嘱司机一定要把人好好送到地方。顾知书从远处拉着叶松跑近,他这两个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成奸,顾知书那一肚子坏水,把松子儿吃的死死的,也不到处跑了,老老实实读书,偶尔想出去跑一跑,也只是两个人一起去旅个游。

“要不知道你们俩是装的。”顾知书嗤笑,“我还以为你是真喜欢苏咿呢,不过也不是我说啊,苏咿这姑娘哪儿不好了,你就一点都不喜欢啊。”

松子儿附和他:“就是啊,电视剧啊小说啊,不都会假戏真做吗?”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呗。”王俊凯理理衣服,转身回学校,“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毕业后可能要出国一趟,你们俩有什么计划吗?”

“出国?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要出去多久啊。”

“很早就该去了,但是当初我妈身体不好,源源又太小,就拖到了现在。”王俊凯叹口气,“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和王源说这事儿呢。”

“就这么说呗。”松子儿伸个懒腰,“你弟弟没那么不讲理吧,况且这既然是早就决定好的,也没法变啊。”

“要是不知道怎么说,不说也可以。”顾知书叹口气,“你是真不觉得你对你弟弟好过头了吗?有些话我说的可能不对,但是王俊凯,你觉得有没有可能,你根本没把你弟弟当做弟弟看,你不是说,小时候大家都喊他是你小媳妇儿吗?”

 

王俊凯恍恍惚惚,听见顾知书嘴里蹦出最后几句话。

“有没有可能,你一直都是拿他当你媳妇儿看,却告诉自己那是对弟弟?”

 

像是一道惊雷劈在心尖上,王俊凯叹口气,掩去眼里的缕缕情愫:“你说什么呢,源源才几岁,我怎么可能……”

松子儿挥挥手,一脸无所谓:“年龄算什么问题,喜欢就是喜欢呗,我十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他——”

王俊凯看见松子儿指向顾知书的手指,连忙顺着这话题转开方才的事:“哟,你们俩藏得很深啊?”




---------------

准备好了吗~

评论(82)
热度(947)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