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一路向你/🍭

心不由己(13)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章四·宝藏


 


章五·惊雷

>>01

他们在一个周末去到湛山寺,循着地图上的线索找到了主持,从主持手中接过一个木盒,打开后里头有一块长命锁,有一块玉。

老和尚说了声阿弥陀佛,将长命锁挂到王源脖子上:“善人曾言,长命锁交于小施主,愿您长命百岁。”又将玉牌挂到王俊凯脖子上,“此玉便请施主暂时保管,善人曾道,这是为她未来儿媳妇儿留的。”

“人生百年,并不在于长短,善人心善定早已往生,若要说人生何为贵,为人父母,一生最希望孩子平安康健,希望孩子一生和满。”

离开寺庙后院后王源仰头,把长命锁抬高:“这就是宝藏吗?”

“长命百岁,一生幸福。”王俊凯勾起唇角,“这就是妈妈心里最珍贵的宝藏。”

他揉揉王源的头发:“宝宝,哥哥也最希望你能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这是每一个长辈对晚辈的祝福。”

王源偏偏脑袋:“咱们是同辈。”他笑弯了眼睛,“宝宝也最希望哥哥能一生幸福。”

“还不许我占个便宜了?”他佯怒,“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小白眼儿狼。”

“我是哥哥一个人的小白眼儿狼。”王源乐呵呵的,凑上来对着王俊凯的脸就是一口,“你应该特高兴,像我这么聪明懂事的弟弟哪里找?”

“是是是,哪儿都找不着像你这样连哥哥谈对象都要管的小祖宗做弟弟了。”王俊凯把人抱起来,他现在185,王源还刚155没开始长个儿,两条腿一叉开就能把他像小时候一样抱得稳稳的,“不过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以后也不需要再找了。”

“那当然。”王源骄傲的仰起小脑袋,“要是我是女孩子,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你。”

“不是女孩子就不能嫁了?”王俊凯装作吃惊瞪大眼,“小时候大家都还说你是我小媳妇儿呢。”

“嫁就嫁,我又不吃亏。”王源翻起小白眼儿,“你敢要么?”

“我啊——”王俊凯有点迟疑,看见王源瞪大的眼睛和挥舞的小拳头后连忙笑嘻嘻的点头,“当然敢,当然敢。”

 

第三次碰见苏咿就不能用有缘来形容了,王源牵着王俊凯的手慢悠悠往山下走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喊住,女孩子的声音,大声喊他源源小宝贝。王俊凯心里闪过机场里女生笑眯眯的双眼,月牙似的,尴尬的时候眼睛睁得滚圆,是好看的杏眼。

“苏姐姐。”王源转过身义正言辞,“你不能喊我宝贝,你只能喊我源源。”

“宝宝不能没礼貌。”王俊凯扯扯他的手,抬头对苏咿道歉,“源源不太喜欢别人喊他宝宝宝贝什么的。”

“那姐姐不喊了,源源不要生气。”苏咿从善如流,鼓着脸道歉的样子也好看,“又见面了,刚刚在上面求的平安符,来,给你一个。”

“平安符能随便给?”王俊凯皱眉。

“啊……”苏咿轻咳一声,“那不是庙外头十块钱一个嘛。”

他伸手拿过女生递上来的平安符,仔细一看果真不是庙里头的样式,不过是长相差不多的纪念品,没忍住轻笑一声:“就拿这个送我弟弟啊。”

苏咿面上一红,撇开脸:“又不是给你。”

王源拧起眉毛,抢过被王俊凯握在手里的平安符:“又不是给你,你在这儿说什么,苏姐姐,你也下山了吗?你牵我走吧。”

“下山!下山!”苏咿受宠若惊,牵过王源伸到她面前的手,“源源你的手指好长啊!”

王源把另一只手伸到苏咿眼前:“好看吧,我哥也说好看。”

他跟苏咿蹦蹦跳跳走得飞快,王俊凯站在原地愣了几秒,心道王源这是又觉得自己对苏咿太殷勤了?他倒觉得自己盯着王源跟苏咿牵一起的手吃味到不行……明明是他弟弟,凭什么被别人拉小手?

 

>>02

到家后司令看见两个孩子脖子上挂着的长命锁和玉,拿在手上仔细看了阵儿,便重新放回两个人手里:“你们年纪也大了,这两块挂在脖子上也不方便,尤其是源源,成天瞎跑,不如找个地方放好,可别弄丢了。”

“不会的。”王俊凯低声道,看见王源在一旁猛点头,没忍住抓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我带王源上楼,他作业还没写完。”

王源一愣,偷偷摸摸凑近:“我不是写完了吗?”

“别吵。”王俊凯低声道,“咱们谈谈。”

“谈什么?”王源瞪大眼睛,一进房间门就被王俊凯推倒在床上,就看见自己哥哥握着拳头一步步靠近,立刻就开始示弱,“哥哥……”

“你跟那个苏咿,关系不错啊宝宝?”王俊凯舔舔唇,一脸坏笑,“怎么,喜欢这个姐姐?”

“我不是看你喜欢吗?”王源没忍住翻了个小白眼,“我刚刚都帮你问了,她跟你一学校呢,你不是想搞对象谈恋爱吗?要是苏咿姐姐,我就勉强同意了。”

王俊凯也不知道哪儿不舒服,他对那个苏咿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这个王源是真不乖,年纪不大,管得到宽,他懒得去考虑心里那一点莫名奇妙的不舒服来自哪里,直接把王源按倒在床上,两只手对着腰就下手开始挠痒痒:“王源儿你胆肥哈?你才几岁你管那么多?啊?还敢不敢了?”

“哈哈哈哥哥别挠别挠痒痒!”王源跟条鱼似的,在床上扭,一边笑一边求饶,“不敢了不敢了,我这不是杜绝你以后找一个对我不好的女朋友嘛!”

“前脚刚说男孩子也能嫁给我呢。”王俊凯把人拉起来整理好衣服,“后脚就给自己物色嫂子了?”

王源撇撇嘴:“我要真能嫁给你就好了。”

王俊凯长吁短叹:“哎呀我那个说哥哥是他最爱的人的宝宝哦,长大了就不爱哥哥咯。”

“谁说的!”王源握拳,“我还是最爱哥哥!”

“你怎么证明?”王俊凯转过头和王源面对面,桃花眼里满是不怀好意。

“证明……”王源咬唇,皱着眉毛想了想,忽然睁大眼睛,“我知道!”

王俊凯嘴巴半张正准备讲话,就被忽然凑近的王源快速啄了口嘴唇,还在发愣呢,就听见王源得意洋洋的声音:“我怎么忘记了嘛,就是要和最爱的人才能亲嘴。”

“去你的!”王俊凯一抬手在王源后脑勺施小力一拍,“祖宗!亲嘴这是对你老婆才能做得事儿!”

王源才不管他,笑眯眯的凑近了趁人不备又是一口:“可是我没有老婆啊,那就是要对最爱的人才能做,爸爸教的。”

王俊凯气笑了,忽略自己胸腔里心跳如鼓,把王源脑袋按自己怀里狠狠揉了把:“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最爱我了,可别随便证明了,吓死个人。”

 

>>03

关于“你是不是最喜欢我”这个问题,王源觉得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毋庸置疑他也不需要真的像一个小媳妇儿似的问他哥,他哥从八岁开始带他,他现在都十二岁了,十二年的生命都陪着他,不最喜欢他要最喜欢谁?

可是他哥今年都二十了。

他坐在自己卧室的书桌后头撑着下巴犹豫:“那再过不久,所有人都会催哥哥结婚,所有人都会给哥哥绞尽脑汁找女朋友。”

等哥哥有了女朋友,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孩……

王源狠狠一拍桌子!

“所以说还是应该是苏咿姐姐!”他鼓起嘴,“苏咿姐姐这么喜欢我,以后也不会逼哥哥顾着对自己小孩好。”

 

六年级要重新分班,摆在王源面前最大的难题倒还不是怎么让王俊凯和苏咿配上对搞对象,反而是怎么做到答应哥哥的要求考上实验班,毕竟离开学考没有几天,连方临都着急起来。他和方临倒不是怕考不上实验班,成绩向来不错,但是实验班的分班是直接按照名次来,他们在意的是怎么样才能考到一个班里。

王源的成绩在两家人眼里都是个迷,明明一开始就讨厌学习,时不时逃学,被抓回来下一次还是谋划着跑,被王俊凯狠狠骂了一次才老实下来。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第一次考试就是全班第一,明明是拿着卷子刷刷写了半小时就交卷跑掉,成绩出来连老师都被吓一跳。

被王俊凯抓到墙角问,却连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回事,到最后重新出了试卷,当着几个课任老师和家长的面写题,一阅卷,还是接近满分。

王俊凯乐得把人抱起来:“看来我们家宝宝还是个学霸,以后可不能不爱学习了,嗯?。”

“哦——”王源拖长声音,“但是哥哥你在外面不能叫我宝宝。”

 

“宝宝?”十点钟左右卧室门被推开,探头探脑伸进来的可不就是王源吗?“这么晚了过来做什么?明天不考试吗?”

王源抱着枕头蹦蹦跳跳踢飞鞋子跳上床:“明天考试呀,所以我来找你睡,哥哥你以后在外面真的不能再叫我宝宝!”

“你这考试前要跟我睡的习惯哪来的?”王俊凯放下书摘掉眼镜,叹口气躺倒,把小孩拉到自己怀里,“坏脾气,破习惯,小孩儿你这不对啊。”

王源在被窝里瞎蹭,嘴上不依不饶:“什么叫坏脾气,我脾气很坏吗?什么叫破习惯,哥哥你居然不想我来找你睡?”

“我可没这么说啊。”王俊凯连忙按住乱动的小孩,“你乖乖的,我可想你来了。”

“跟哥哥睡一觉,明天考个实验班!”王源把两条手伸到被子外头,没两分钟又被王俊凯塞进被子里,“热!”

“空调温度打这么低,哪儿热了?”王俊凯把人夹紧,“乖乖睡觉。”

王源龇牙咧嘴,从喉咙里发出小兽似的吼声,却最终只敢轻轻在哥哥肩膀上咬一口,乖乖闭上眼。窗外头一声惊雷,大概是夏日里常见的雷雨,王俊凯咕哝一声把小孩抱紧:“明天要是下雨,考试我送你过去。”

怀里的小孩闹得凶就睡得快,这会儿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应下,也不知道记到脑子里去了没,王俊凯轻声笑:“小祖宗。”






------------

这篇都不知道还能写多少了,感觉快走完小时候的线,就要进入羌在汉藏之间那个短篇里的师生线啦。

关于虐的话你们放心,我不会太虐的…写虐对我自己来说也太虐了23333

评论(57)
热度(923)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