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12)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章四·宝藏

>>01-03   04-06

>>07

暑假时王俊凯带着王源去旅游,往西部去,到最后两个人都晒黑了不少,王源细胳膊细腿的,洗完澡还不喜欢穿衣服,从浴室里冲出来跳上宾馆大床,身上一片黑一片白,活脱脱一个皮孩子,王俊凯把人抓到腿上擦头发,大手狠狠拍他屁股:“让你洗完澡穿上睡衣,怎么老是不听话?”

王源在那里扭,两条小腿带着反抗劲儿,有力极了:“我都快十二了!你别打我屁股了!”

“十二岁长大了是吧?”王俊凯又拍。

“都能骑自行车上学了!”王源蹬腿,见没有效果,就龇牙咧嘴的,嘴巴一张,就对着王俊凯的大腿磨牙,气的王俊凯把人抓起来扔床上,两手不停,上去就是挠痒痒:“能骑自行车上学了是吧?长大了是吧?那怎么还咬人呢!你这小皮孩子。”

“我才不想长大!”王源气呼呼的反抗,忍住不笑的同时眼睛一点点发酸,“我才不想!”

王俊凯觉得不对劲,把人抱起来,让王源叉开两条腿坐在他大腿上:“这是怎么了?明天就要回家了,今天闹什么别扭?”

他生气的撇开脸:“谁让你今天对那个姐姐这么殷勤,你是不是喜欢她?”

王俊凯一愣,心里那滋味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描述好,这小崽子从小就护食,方临小时候说过一次“你哥对你真好要是也是我哥就好了”,王源就能气呼呼的挥拳头,说他是他王源一个人的哥哥,半个月不理方临,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之前闹着别扭要回家也是,就是觉得他对他的关注少了,这脾气,虽说他享受得紧,却是怎么也不能放任,还能一辈子这样不成?

“她就遇上了麻烦我给帮着解决了一下,人都不认识。”王俊凯皱眉,“你这是还真不许我谈恋爱,要我打一辈子光棍?”

王源一怔,心想着他哥怎么扯到这儿去了,仔细一想他那话里话外还不就是这意思吗?他那眼珠子圆滚滚的在眼眶里头转,打起坏主意来,狠狠点头:“我怎么要你打一辈子光棍了?可是,可是你至少应该找一个我满意的女朋友,找一个让我满意的嫂嫂,不然她破坏我们感情怎么办?我重要还是谈恋爱重要?你长大了就不爱我了呜——”

王俊凯目瞪口呆,这怎么还嚎上了?这小祖宗,在外头就天不怕地不怕,在自己边上就怎么撒娇都可以,明明看到他一边嚎一边眯着眼睛偷偷看自己,看到那真真假假的眼泪往下掉,还是心软的不行,自己带大的小孩,还真是再没理都得扛。

他赶紧拍着人的背给小孩儿顺气:“还没12呢,演技就好的不行,不当演员还真可惜!行了行了,我真是怕死你了,小屁孩。”

王源继续演,磕磕巴巴哽咽着讲话:“我……我都要十二岁了……不,不是小屁孩儿!你要……你必须要承认我,呜……有和你一样的平等地位!”

“还平等地位呢?”王俊凯把人抱起来走去放吹风机,托着两瓣屁股的手没忍住在上头小力拍了下,“都把你当祖宗供起来咯,搞对象还要你同意呢?”

王源儿翻起小白眼:“就要!”

 

闹过头了半夜里王源有点睡不着,开了小灯坐起来趴到床尾,对着酒店玻璃窗外头的月亮发呆,回过神来就发现哥哥的小腿跨在自己脸前头,他吸吸鼻子,有些手痒,没忍住伸出两根指头,小心翼翼的抓住一根长一点儿的腿毛,舔舔唇往外一拔。

“啊!”王俊凯从梦里痛醒,看见他家宝宝趴在床尾举着手,一脸被吓到的样子,“你做什么?”

王源咽咽口水,把夹在指缝里的腿毛递到哥哥眼前,讨好的笑:“没……没忍住……”

“你大半夜不睡觉拔我……”王俊凯简直要被气到没脾气,明天赶一大早的飞机回去,晚上睡得本来就晚,这下又被痛醒,还睡什么睡?非把这小兔崽子抓起来打一顿不可。

可是一对上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细胳膊细腿的王源趴坐在那儿,直愣愣盯着你瞧,你再气,也只能做到把人拉到腿上,对着屁股用力拍两下,也不敢使劲儿,全家人宠了这么多年的宝宝,哪里舍得让他痛?

“你这小混蛋。”王俊凯拿被子把人裹住,“赶紧睡。”

王源不敢有意见,被他哥哥双手双脚压制着,翻个身都做不到,他不知道怎么了,反而困意一点点涌上来,他想到他的小时候,小心翼翼的在哥哥怀里挪动,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窝好,眯起眼睛舒服的打起哈欠,把手搭上哥哥的腰,彻底老实的睡着。

错过了抱住他的哥哥睁开眼睛,狐狸似的弯起一双眼睛,露出个得逞的笑脸,又低头在他额间亲了口,舒舒服服的抱着小孩儿闭上眼睛,这才能真的睡个好觉。

 

>>08

睡得晚起得早,直接导致了第二天起来闹起床前,黑着张脸被哥哥数落,爬上飞机就开始睡,睡到半路饿醒了,就腆着脸找东西吃,王俊凯戳着他的小鼻子把人往后推:“小东西没脸没皮的,就是要饿着你才好。”

王源皱眉,脸鼓起一团,又马上张开嘴磕巴牙齿,龇牙咧嘴的:“咬你啊!”

王俊凯哈哈笑着给他拿东西吃,喂饱了小祖宗后就一起看视频,兄弟两个的气氛好到不行,就是怎么也想不到,刚下飞机,就又碰上了昨天王俊凯帮了个小忙的女生,一见他们就挥着手跑近,圆润的大眼睛笑弯成月牙:“又见面了!昨天谢谢你们帮忙啦,原来你们也是京市人呀?”

也许是心情好,王源笑嘻嘻的跟她打招呼:“姐姐也是啊?”

“你好。”王俊凯淡淡的,丝毫没露出什么感兴趣的样子,“有人来接你吗?”

“有的有的。”女生很活泼,笑眯眯的给王源送了跟自己从旅游地带回来的民族风手链,“小弟弟长得真好看,叫什么名字呀?”

王源微微发怔,心道这个姐姐怎么不跟别人一样,面上却乖乖的伸出手让人给他系链子:“我叫王源,姐姐叫什么?”

“我叫苏咿,奶奶取的名字,说我小时候老是咿咿呀呀的,可烦人了,就是咿咿呀呀那个咿。”

“我哥哥叫王俊凯。”王源抬头指哥哥,却发现这个苏咿依旧只是朝王俊凯打了个招呼,继续跟他说话:“我叫你源源好不好呀,咱们交个朋友啊。”

王源悄悄往哥哥身后躲,睁着大眼睛:“姐姐你好像怪阿姨哦。”

王俊凯扑哧一声笑出来,捂着嘴偏开脸,说实话忽然被这样无视他也有几分不舒爽,但王源这样一句话出来便将他那几分尴尬都冲淡了去,就见苏咿脸红扑扑的,抬起头来和他对视,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我一直就很喜欢像你弟弟这样长得很可爱的男孩子,可能是因为家里小孩多,但是都比较皮……王源这样又乖又好看的男孩子我一见,就想套近乎……”

“姐姐——”王源从哥哥身后伸出手来,手腕上坠着方才苏咿送的手链,“那我们交个朋友吧。”

 

上了家里来接的车后王俊凯问王源态度转变是不是有点快,王源笑嘻嘻的扑到王俊凯怀里:“我是小绅士啊,而且那个姐姐人挺好的。”

“一条手链就把你收买了。”王俊凯啐他,“昨儿还闹成那样。”

王源抬高手掌糊哥哥脸:“闹的就是你!”

 

>>09

家里气氛有点凝重,两个人在进门时就察觉了。

将军、司令和将军夫人三个人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见到他们俩时就朝他们招招手:“过来坐下,有事情和你们说。”

“什么事?”王俊凯放下行李不管在沙发上坐下,王源难得不插科打诨,乖乖坐到哥哥身边,也问了句,“怎么啦?”

将军夫人轻轻咳嗽了声,低声道:“有件事要跟你们说一下。”

她从身后拿出个样式精美的实木盒,上头挂着把小锁:“小凯,你妈妈……去世前曾经把这个盒子交给我,要求我在源源六年级前的这个暑假交给你们。”

“您知道……”王俊凯猛地站起身,“您为什么不阻止她?”

王源下意识伸手拽住自己哥哥的手掌,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向自己妈妈:“妈妈?”

将军夫人捂住脸,低声哽咽:“我不知道……那时候她身体好转,咱们还一起来了这边看房子,回去后她就把这个盒子交给了我,只说……只说如果有个万一……”

“对不起。”王俊凯俯下身拿起那个盒子,低声道,“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想做什么事,没有人拦得住她。”

“哥!”王源站起身往楼上跑,“我有钥匙我知道钥匙在哪儿我去拿!”

他想起来干妈给他送各式锁样,当时只觉得好看漂亮,现在想起来,果真是有一把锁里头插着枚精致的小钥匙,他有些惊讶,因为那些锁样是干妈生病后不久送给他的礼物,却不曾想,原来那时候,干妈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司令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响起,王源脚步骤停。

“她很早的时候,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她太痛苦了……”司令捂住脸,自葬礼后第一次掉眼泪,“我是知道的,她走前的那个晚上对我说了很多话,我已经猜到了,但我还是正常去上班,从嫁我的时候开始,她就和我说好的……要彼此尊重,要彼此放过,所以她永远会原谅我做的错事,永远会尊重我的每一个决定……她做的任何事,都有她的理由,我不阻止,哪怕我知道从此以后,就永远见不到她。”

司令站起身,胡乱抹了一把脸:“因为我答应了她的。”

 

>>10

取了钥匙开了锁,里头躺着一封信和一张牛皮纸,王源取了牛皮纸,王俊凯取了信,翻开后一个是张标了目标的地图,一个是司令夫人留下的另一封信。

“想要把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藏,都交给我的两个小宝贝。”王源凑过去,低声念出来,“妈妈已经带着自己的宝藏离开啦,希望你们,能找到这一份……”

信纸印上泪痕,王源抬起头,看见他平时又酷又帅的哥哥一眨不眨的盯着信纸,眼眶红红,一眨眼,就是一滴新的眼泪。他扑进哥哥怀里,紧紧抱住不撒手:“哥哥——”

 

王俊凯拿过王源手里的地图,两手紧紧攥着边缘,地图画的复杂,各种颜色的线交错复杂,可是只消仔细看一眼,王俊凯就知道那目的地,是京市城外一座不过二三百米高的山,那山上一座一座最普通不过的寺庙,是他们小时候一家人都去过的地方。

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藏。

其中之一一定是来自这个关心疼爱他们,舍不得他们有任何危险与不高兴的妈妈。

 



-----------------------

虽然长了几百字但是还是没补足前两天的量…

但是我手机有电了我能看小说了但是今天我直播还没看但是我……

So~凑合一下啦,毕竟我是一个下午还弄了好久排版的女纸,明天就能打样了感觉好棒哦,等我顺丰到样书我给你们po图哈,就是邮费要23感觉好贵啊哈哈哈哈


评论(46)
热度(918)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