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9)

章一·小媳妇儿

章二·特殊叛逆


章三·分开不易

>>01-03  04-06

>>07

“你居然还跟凯哥睡一起?”方临震惊掉了手中的包子,“你居然还活着?”

王源警惕地瞪他,把手里的包子三两口塞进嘴里:“我为什么不能活着。”

方临心痛得不能自已,捂着心口扶住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爸把我扔到了训练场里,你看……”他掀开自己的校服,指了指上面的淤青,“全是凯哥揍的。”

“你能跟我哥打架啊。”王源伸手去摸了摸,话里话外居然有些羡慕的意思,“我让我哥揍我他都不,要不我求求我爸,也跟你们一起下训练场吧。”

将军对自己这个从小宠到大没吃过苦的儿子舍不得,觉得他细皮嫩肉的,下训练场晚几年也没事,不如上了初中再开始,哪有刚七八岁就去挨揍的。王俊凯也舍不得,对着这个弟弟他哪里打得下手,但是方临就不一样了,他爸是军队里出了名的铁汉子,折磨起他来毫不手软,更别提碰上了王俊凯这样特别严厉的师兄。

方临心疼他吃了一半的包子,又气王源身在福中不知福,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想起了坏主意:“你都这么大了,还和凯哥睡,王源你也不嫌丢人?”

“不行吗?”王源翻白眼,拿好书包准备出门上学,王俊凯上高中后住校,家里早起吃饭的人就他一个,今天方临过来蹭饭,正好一起去学校。

“我三岁就自己住了。”方临吊儿郎当的端起牛奶喝干净,“指不定就因为你太不独立,凯哥才觉得你软巴巴的,不给你训练呢。”

王源一愣,觉得似乎有那么些道理,但是要只因为这就要他搬出哥哥的房间,他就不会一直跟哥哥睡到七岁了。

“我跟我哥睡可不是因为我不独立。”他撇撇嘴,“我哥住校的时候我不也自己睡嘛。”

方临跟在他身后上车,端着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你看看你这心态,你还能一直跟凯哥睡下去啊,早晚都要分房住,当然是早分好啊。”

“凭什么要分开。”王源翻白眼,“我哥可没说过。”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方临气急败坏,“凯哥不要谈恋爱啊,凯哥不结婚哪?”

王源一愣,心里隐隐有些奇怪,却对方临那态度有些不满,不愿意搭理他,只懒洋洋应了一声,便拿着颈枕套上往后一靠就要闭上眼补觉,这边过去学校要半小时,可以稍微睡一觉。

方临这人没什么坏心眼,鬼主意却多的很,他爸把他扔训练场去,就是觉得这人心思太活,以后的路走起来,太容易生变,不如从小就给他操练老实了,至少以后不会做太坏的事。

一直都要跟哥哥住,这是王源从小到大的想法,他可从来没考虑过他哥以后要结婚的事,那都太遥远了,今天被方临提起,他才反应过来,不管他会不会考虑,他和他哥,终归是不能一辈子都在一起的。

 

>>08

王俊凯有些心不在焉,室友们都还在睡觉,他只能轻手轻脚的关上卫生间的门,才能在里头洗衣服,早晨带着凉意的水从手心哗啦啦流过,他有些尴尬的冲洗起内裤来。

他皱着眉,有些尴尬的面对自己遗精的事实,生理卫生课教的到位,他倒是没有什么可紧张或者不知所措的。他要比普通同学小一岁,心理素质却不知道好多少,但任是一个人心理素质多好,梦遗的早晨回忆起梦境。

如果只是因为家里宝宝一个轻轻的吻。

谁都会慌张得不得了。

 

“王俊凯,你起那么早在厕所里干嘛呢?”顾知书洗漱后捋着湿润的刘海出来,拿起作业招呼王俊凯跟上,“是不是上火了。”

王俊凯讶然,连忙摇头,“不是。”

“行吧,有啥不舒服记得跟我说啊,咱俩都那么多年兄弟了。”顾知书勾着他的肩膀往前,想了想又道,“周末去和松子儿聚聚呗,他跑二中去,咱哥几个见面都难。”

顾知书和松子儿大概在初中时就被王俊凯划入了朋友圈,考虑了一阵儿后点头,低声道:“成,要不来我家吧。”

顾知书一愣,很快就勾着唇角在哥们儿肩上捶了一拳:“你这家伙,可算等到你说这话了,早想瞧瞧咱们京市的军区大院长啥样了。说起来我还和松子儿偷偷过去过,不过就路过了一下。”

“嗯?”王俊凯挑眉,“怎么不找我。”

“怕给你添麻烦呗,外头那警卫员站着,忒凶了。”顾知书哈哈笑,“今儿回去我就给松子儿打电话,让他周五放学早点过来等着,直接跟你上你家去。”

“行啊。”王俊凯应下,“免得你们搭车了,不过就是记得去我家,要是看到我弟弟不许闹他。”

顾知书轻咳一声:“看看总行吧,我们对你这个弟弟老好奇了,不过弟弟今年也上小学了吧,还跟你一起睡呢?”

“嗯。”王俊凯点头,忽然想到昨晚的梦,脸上有点发热。

“可不是我多事啊。”拐进教室后顾知书压低声音,“这小孩儿还是要早点独立,免得以后无法独当一面,你不是说你弟是王将军的儿子吗,以后肯定是要做大事的。”

“他挺独立的。”王俊凯皱眉,“我看我不在家也没啥事儿。”

“那不是没有彻底分开吗?”顾知书回到自己位置前,“而且你说,要是以后长大了,你们俩政治观念相左,或者他跟你对着干,你是依不依他?”

 

王俊凯低下头,翻开书本,脑子里一帧帧闪过昨天晚上的梦。

那个宝宝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在他推开门时跑过来要抱,说今天从今天从楼梯上摔下来,要哥哥呼呼。他听见将军夫人解释说宝宝自己要下楼,没叫人,走了几步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还好地毯厚,倒是没受什么伤。

他有点生气,掀开宝宝的裤腿,抬起头却在当时当境看见了如今的宝宝,两条细细直直的腿抵在他的腹部,乖巧的笑。见他抬了头,就凑上来亲亲他,嘴巴里说的,却还是小时候的稚气话。

“宝宝要这样亲亲宝宝最爱的人哦。”

 

如果有什么他们必须分开的理由。

王俊凯闭上眼睛,大概是他这时候乱糟糟的情绪,不想要影响那个一心当他是最亲近哥哥的宝宝。

 

>>09

松子儿,大名叶松,长着两颗松鼠似的大门牙,整个人有点喜感,却不知怎么就和王俊凯熟起来,大概是两个人骨子里都有股放荡不羁的劲儿,王俊凯没法按着自己的喜好生活,便十分看好叶松那说到就做的性子。

顾知书是和他从小学就同班,十几年的友情加上对方本身的性格好,王俊凯是一向都把他当朋友看,这两个人跟当初赶着上着要到家里来的几个同学不一样。

三个人到家后司令夫人正在家里练瑜伽,听到有客人来便换了衣服下楼招呼,顺便提起王源今天有个补习,大概会晚一点回来。

等到王源风风火火跑回家,几个人早就坐到了餐桌上吃了好一会儿饭,王俊凯是一看见人回来就搁了筷子站起来,给王源拿书包又让人赶紧去洗洗:“如果没吃饭就赶快下来,知道吗?”

“知道啦哥!”王源砰砰几声往上跑,踩得楼梯作响,他哥好像又长高了些,他每天都喝牛奶,也一直都只能长到哥哥肚子往上,快到胸口的地方。王源撇撇嘴,脱了衣服去洗澡,想到方才饭桌上坐着的两个陌生人,大概是他哥的朋友,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听到王俊凯提过他的生活,就跟方临说的一样。

王俊凯迟早会有自己的生活,那个生活里,也许迟早都会没有他的位置。

王源对着镜子瘪起嘴,有些愤愤不平,最终却只是拿起花洒往头上淋,以期待浇灭心里那一点点,让他无所适从,又不知从何而起的不快。

 

“我们俊凯跟弟弟关系可好了。”司令夫人笑眯眯的给王源夹了两筷子肉,“是吧源源?”

方才脖子上还挂着毛巾,头发湿淋淋的人就跳着下来,嘴里不停歇一直在喊饿,王源往嘴里塞两口饭,囫囵点头:“好好好。”

王俊凯皱起眉:“把嘴巴里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别噎着。”

“不会!”王源端起牛奶灌一口,嘴巴里没东西后忽然垮了脸,“哇好难喝——我都快把牛奶当水喝了,怎么都没有长高的?”

顾知书扑哧一声笑,抢话道:“可能是长得慢,等过几年,保证要比你哥高。”

叶松龇起他的松树牙附和:“毕竟你哥可不爱喝牛奶。”

王俊凯瞪那俩一眼,给王源添菜:“别急,总会长高的。”

“哦——”王源拖长声音,有点不满于两个哥哥的朋友和哥哥之间的熟稔,却又不太敢因为这事儿跟他哥闹,脑海里忽然闪过方临前两天说过的话,这下子有些惴惴的开口,决定怎么也要给他哥找点不快:“哥,我以后想自己睡一个房间,要不我住你隔壁吧?”

王源的不快大概来自,自己的一切对于哥哥就像一张白纸,可是哥哥对他再好,也因为年长的缘故,只是一昧的好。

 

他想到那个梦。

在顾知书有点揶揄的目光中,咽下嘴里无味的青菜,低声道:“既然想自己住,不如就回自己家里去,总得和父母住一起。”

司令夫人敏锐的觉察到两个孩子间的氛围变化,却保持着观望态度不开口讲话,毕竟在她看来王源到了一定年纪,肯定是要回家去的。

 

王源没想到会是这种回答,却不好反驳自己的话,心底郁郁的闷气越来越严重,有些不耐烦的应声:“我今天就回去。”



---------------------

本来以为明天才能写完,结果今天就写完啦,那就今天放宝宝出来hhh

今天应该不是虐啦~【捂脸

评论(69)
热度(1028)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