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不差21

*01   20

*没有存稿习惯真的很糟糕,暑假会早点写完早点放,晚上才有机会出去玩


##

白小姐听说王源要回家,先是偷偷摸摸的拜托王世安把王源家里资料调过来看了眼,然后又是心疼又是紧张,自己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跑了一趟,叮嘱王源一定要给家里父母多带些礼物,王源规规矩矩的应下,给白小姐烤了个蛋糕带回家。

夜间两个人躺在床上,王源没忍住抬起王俊凯的手臂压在自己眼前,低声道:“我爸妈……肯定不会收的,让白小姐费心了。”

王俊凯翻身把人抱进怀:“凡事总有个万一,他们一定也很想你。”

“他们……”王源眨眨眼,往王俊凯身上靠近。

 

他们怎么会不想呢?本来就是来之不易的小孩,一辈子就指望这一个孩子了,再大的不满也早在这么多年的分别里湮灭成灰,周苏龄这么多年下来早就悔的不行,孩子想做什么,让他做便是,哪还能因为孩子想走的路与他们期望的不同,就把小孩赶出家门,只是家里男人放不下面子,怎么也不愿意松口。两个男人的脾气,都是一样的倔强。

以至于周苏龄女士在听见门铃声后打开门,看见身形笔直,站在外头的那个瘦高男人,眼泪唰的一声就下来了。王源抬起头,看着面上已然有些显老态的女人,声音颤抖:“妈……”

“你这个混小子……”周苏龄猛地往孩子身上扑,“你还知道回家!”

王源把这小老太太安抚好,搀着手臂送进门,家里的摆设倒是一如往常,周苏龄拿着小手帕擦眼泪,让那头一直从门外往里拿东西的王源歇一歇,一边又有些紧张:“小源啊,你这……谁送你回来的,安全吗?”

“我……我一朋友送我回来的。”王源偏头想了想,“诶您坐下,没啥东西了,我再搬一趟就行。咱家……咱家没怎么变哈。”

周苏龄把正准备拿起来喝水的杯子往茶几上一放,发出不小的声音:“你还有本事说!这都多少年没回过家了?说走就走,说不回就不回,你这破脾气都学的谁?你……你这小混蛋,平时就不想家,也不想妈妈吗,你……”

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哽咽,小老太太又拿起了手帕擦眼泪,王源连忙跑进来,两条腿砰的一声直接跪在了周苏龄面前,把小老太太抱进怀里:“想,想的,你这小老太太,可别哭了,您一哭,我这心里就难受的不行,也想掉眼泪。”

王源有些抽噎,低声问道:“我估摸着爸爸不在才挑的这时间回来,您,您到时候就说是学生来看了,带了些东西,可别让爸爸再生气。”

“怎么……你还想走?”周苏龄气着了,手上的巴掌软绵绵的落到王源背上,就是也不舍得使劲儿,“你这小破孩子,跟你爸置什么气?”

“我……爸不是不想我回来吗。我……我就……”

“听他胡说!”周苏龄两手在屋子里一指,“这房间的摆设就是那糟老头子不肯换,上次我想换个沙发都被骂了一气儿,你那屋子,那老头每个星期都要进去呆一次,次次都给你打扫,这叫不想你回来?也不知道嘴硬什么,这次他要再不让你回来,我就跟你走!”

周苏龄脾气躁,早些年身体不好,药吃多了身体里就火气足,这会儿子沙发一拍,还颇有几分气势,王源早被这些话里听到的消息惊得眼泪直掉,周苏龄还在那头絮絮叨叨:“这么多年学问做下来,连孩子的面子都不给,像什么话?自己不想吗?”

王源一双眼睛红的像兔子,最后还是赶在王振中回来前出了门,躲在楼梯间里,看着男人佝偻的背影,咬着牙泣不成声。王俊凯找过来时,盯着那双眼睛心疼的不行,好声劝着人喝了水,又带回酒店房间吃了些东西,这才问起了之前的情况。

一说这事儿王源那眼睛就红,打了几个嗝后才开口,又有些吞吞吐吐:“我妈……我妈说我爸偷偷摸摸开了微博号关注我,每天都会刷一些关于我的消息……我们合计着我妈就……就不给我爸说我今儿回去过的事了,我妈让我发个微博啥的稍微透露点儿,曲……曲线救国……”

王俊凯扑哧一声,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妈妈跟你还挺像的,总有些奇怪想法,效果也指不定很好。”

王源甩开他的手,顿了顿:“谁是你妈了……我想说,要不然你来发微博吧……正好也让我爸妈能……能……知道下你先……”

“你妈不就是我妈咯。”王俊凯撑着桌子附过身来,“合着王源儿你今天说话吞吞吐吐的,就在琢磨这个啊?”

“你别嬉皮笑脸的,王俊凯。”王源绷起脸,“说正事儿呢。”

 

##

王俊凯叹口气,递上他的手机。

王源一低头,就看见上头明晃晃的微博界面。

 

@王俊凯V:今天你们源源不知道怎么了,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图片]

 

配图是在家里大楼的楼梯间,王俊凯找过来时王源正蹲在地上哭,听见脚步声后抬起头,表情带着几分紧张又带着几分委屈,王俊凯的确是举着手机的,只是他却没有在意这事儿的心情,这时候看见了,不由有些惊讶:“你……你怎么知道……”

王俊凯拉住他的手把人带起来往浴室走:“我不是送你上电梯的时候问你要了手机吗?你啊,脸上脏,裤子脏,简直像个没人要的小孩,赶紧洗洗干净,睡一觉,理好心情再出来转发微博。”

关门前王俊凯的手被另一只手抓住,脚步一停,就被门里的人揪着领带占了便宜,两片薄唇在他的唇间一触即离,微凉的触感搭配着那人黑亮的眼睛:“你要我。”

王俊凯一怔,而后笑出声来,低头在王源脏兮兮的脸上亲一口:“是,我要你,永远都要你。”

 

@王源V:[委屈]为什么明明我这么难过你却只想着拍照片,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王俊凯V:今天你们源源不知道怎么了,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图片]

 

转发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都洗完澡,王源坐在那里任由王俊凯拿毛巾给他擦头发,打好字后把手机举过头顶,提高音量问:“这样可以吗?”

王俊凯眯起眼睛看了会儿:“可以了,我是不是该配副眼镜戴一戴,总觉得有些近视,看不清字。”

“你这是老年病!”王源把手机往边上一甩,站起来把还举着毛巾的男人扑到在床上:“王俊凯,你是年纪大了。”

王俊凯不跟他计较,伸手揉乱他脑袋上半干的头发:“瞎说什么呢,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好吧?”

“我可是才二十三!”王源掰着手指头给他数,“妈的你都三十三了,整整十岁好吗!”

“哟?”老男人把人一把压到身下,“还有明星嫌弃金主老的?我没有秃头啤酒肚就很对得起你了OK?”

小明星眯着眼睛嘿嘿嘿笑,心里的郁结暂时放下,打着哈哈去掐金主肌肉结实的肚子:“您还想要秃头和啤酒肚啊?”

王俊凯被噎到,却不知道该怎么噎回去,只能高高扬起手,在小明星挑衅的眼神里以不小的力度落到对方肉感的臀部,顺势捏了捏:“你这小混蛋,就会打嘴炮,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人最后扭到一床被子里,恼了半天痒痒打了半天假,累了就裹在一起睡着,王源迷迷糊糊的,钻到王俊凯怀里手脚并用把人裹住:“王俊凯……我好爱你。”

王俊凯倒还比较清醒,听了这话后心跳略略加速,最后却只是低头在怀里那人唇上轻咬一口,低声道:“我知道,我也好爱你。”

 

再说那头,周苏龄女士自打王振中教授进门开始,就没给他好脸色看。王教授这大半辈子,教了不知道多少学生见过多少人,就怕这老婆甩他脸色。腆着脸上去哄半天也不见好,只得躲进书房先避避风头。好在老婆生气归生气,该吃饭的时候还是会叫他,王教授见状心情好了不少,一直持续到一个小时后例行刷微博的时间。知道自己儿子跟老板关系好,王教授那僵尸号也顺手关注了王俊凯,一刷新就看到了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王源那张脸生得好,从小到大,哪次不是一撒娇就恨不得把星星都摘给他。

王教授也知道自己脾气犟,可就是撒不下面子,虽然是一看这微博就知道王源回来过了,虽然知道王源回来过了就知道堆了小墙角的礼品就都是儿子带回来的,虽然知道是儿子带回来就知道儿子这是先低头了,可王教授——还是没忍住哼了声,把手机狠狠拍到桌子上。

周女士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可拿过手机瞧一眼,看见自个儿乖宝那样子,还是心疼的唰一声掉眼泪,右手扔了手机去掏小手帕,左手狠狠指向王教授:“你这个糟老头子,要是再赶我儿子,我也不要和你过了!”


评论(54)
热度(1157)

© é•¿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