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不差19

*01  18

*忘记了前文请戳链接~好久不见,希望你们还在喜欢这一篇!



##

“医生检查了说是感冒加上中暑,先前醒来了几次,次次都叮嘱不要通知您,说是身体好了自己会跟您说这事儿,这时候还在睡,就前面拐角第二个房间,这是房间钥匙,我就不陪您过去了。”

王俊凯挥挥手,若若便赶快领了赦令般拔腿就跑,她源哥晕倒了她也着急的很,却想不到王俊凯居然真的赶了过来,就是那张脸黑的,啧啧,吓人。

这边建的房子还是陈颂平要求的给演员住好些,他也不想让王源在辛苦一天后还住到个不舒服的地方才拨的款项,只是这再好也没能好到哪里去,所有房间都是一样的标准配置,拉上窗帘遮挡外头烈日炎炎,王源缩在被子里睡得不太安稳,睫毛颤颤眼珠子左右滑动,王俊凯拧起眉毛,终于放下心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蹿起点火气,冷声道:“还装睡?”

王源昏昏沉沉的睡不沉,听见王俊凯声音里的不高兴后立马睁开眼睛,眯起眼睛讨好笑:“你怎么来啦?”

许久不见的男人仍旧面色沉沉,心里面那丝溜火气咻一声不知道哪儿去了,面上却不显:“你说怎么?”

小明星咬咬嘴巴,朝着金主大人勾勾手:“你过来,我头晕。”

王俊凯叹口气,迈开脚步往王源身边走:“你这是吃定我了是吧?就知道我不舍得生你气?那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非要让我担心?”

对方一靠近,王源就掀开被子主动抱住了王俊凯伸过来的手:“我也不想生病的,你换了衣服上来陪我睡一觉?”

“先松开。”王俊凯摇摇手,拿手掌贴上王源脑门,掌心下头是有些过热的体温,再往下是王源因为瘦了之后显得更大的眼睛,体温有点热但也不算很高,王俊凯算是稍稍放下心,俯下身在对方因为发汗有点潮润的额间亲一口,勾起唇角笑道,“好,你等一下。”

昨天听到消息后就往这边赶,公司的事务也只是稍微处理了一下就交给了同样收到消息过来接手的王世安,王俊凯这时候干脆真的进浴室洗了个澡,穿着条内裤就出来,掀开被子把迷迷糊糊的人抱进怀里,因为感冒的原因房间空调的温度打的不低,两个人抱在一起很快就黏糊糊的出了身汗,但是却没有人嫌热,王源反而下意识往王俊凯怀里又挪了一点。因为发了汗,脑袋也一点点清楚起来,抬眼偷偷看一眼,再看一眼,就悄悄咧咧牙口,对着近在咫尺的肩膀比划比划,就是轻轻一口:“王俊凯……金主……小凯你睡着了吗?”

王俊凯咂咂嘴,下意识将人搂的紧了些。

王源眯起眼睛来,轻声开口:“我好喜欢你。”

或许外人都不理解,可是只要我知道,你也好喜欢我。喜欢到能够因为一场不轻不重的中暑,跨越大半国土,来到我身边。

本该睡熟的人唇角上扬,低低笑出声来:“我知道。”

王源撇撇嘴,像是早就知道他在装睡却不拆穿,话锋一转:“我也想把衣服脱了,咱俩贴着睡吧?”

一边说一边自己动手,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呢,王源已经坐起身脱了上衣在脱裤子了,这睡衣是之前白小姐送的,舒服的丝质材料,两腿一蹬就不见了裤子踪影,王俊凯上上下下瞄了几眼,叹了口气:“我们小可爱是真晒黑了啊。”

王源被他那可惜的语气噎到,轻哼一声钻回被子里,下一秒就被人抓到怀里,大手在屁股上轻拍几下:“你这人是真不知羞,居然当着金主的面脱衣服,是在勾引我吗?”

有金主病的金主大人两只手都不老实,上摸摸下摸摸,惹恼了人后被狠狠在胸前咬了一口:“干嘛呢干嘛呢,我可是病患!”

王俊凯直接低下头把病患的下巴挑起,一张嘴直接衔住对方不老实的薄唇,舌头伸进去搅一搅,多日来的思念与感情一夕爆发,堪堪一个吻也不过能暂时压制住体内开始汹涌的欲望,王源已经整个人被亲懵了,有点好转的脑袋似乎有迷糊起来,王俊凯顺势把人的脑袋按回怀里,伸出两条长腿把人缠住,沉声道:“睡吧。”

“不做吗?”他问。

“睡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王源放下心来,嘴巴却有点闲不住,隔不了一会儿,有点不适的挪了挪被夹住的腿:“我一直觉得……咱俩现在这个睡法,是睡不着也睡不好的。”

王俊凯又是叹气,没两条长腿没忍住夹的更用力了些:“我老说古叙那张嘴是小破嘴,没想到你这张更是,把你嘴巴给我闭上,睡觉,不许讲话。”

“……”王源鼓起脸,半晌还是没忍住,“我真的晒黑了很多吗?很难看?”

“不……”王俊凯低头亲他,“很帅,很男人,我们源哥超级帅。”

王源闭起眼睛偷笑,主动往王俊凯怀里钻了钻,他想起当时第一次去王俊凯家里时,跟他说每个攻都是被自己另一半宠坏的男人,这时候想一想,每一个被宠坏的攻,大概都会变本加厉的宠爱自己的另一半。爱情,从来都是一件相互的事情。

而传说中有可能睡不好的睡姿,居然保持到两个人醒来为止都没有变化,而这一觉,也大概是两个人几个月来睡得最舒服的了。

 

##

王源休息了一天,为了不太拖延剧组进度,也为了能早点结束工作,得到那一个月的假期,第二天感觉身体还可以,就顶着王俊凯那张不高兴的黑脸开工,王俊凯拗不过他,就干脆也换上T恤短裤,坐到陈颂平支起来遮阳的大伞后头,摇着蒲扇一脸不爽地盯着导演,陈颂平喊个卡都要脑内过好几遍。

好在王俊凯只是坐在那里,并没有对剧组的工作指手画脚,陈颂平到后头便也释然了,想着给电影造造势,征询了王俊凯的意见后对着他那张戴着大墨镜冷漠着脸,却摇着画风不搭的蒲扇造型拍了张照片,用电影官微发了条微博。

 

@电影宿命:投资商来探班,不知道大老板是来探工作还是来探某人呀?[图片]

 

今天拍摄的内容本来就是沙漠里的最后一场,这一场戏后剧组就要转战乌鲁木齐,然而因为陈颂平一导电影就吹毛求疵的脾气,等正式收工也已经到了下午四点,若若给王源递上水的同时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擦了厚厚一层防晒的脸上露出的笑让王源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不由地退后两步:“什么情况?”想了想又压低声音凑近,“你不会中邪了吧?”

若若高冷的转身,同时递上王源的手机,王源若有所思的接过,一开屏幕就看见若若早给他打开了微博的特别关注界面,上头高冷的王俊凯认证微博在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更新了一条微博,不过几个小时评论转发的数量都已经不小,仔细看了两眼,王源偏过头去看躺在陈颂平后面的躺椅上已经睡得不知道现在已经收工的人,没忍住露出个笑来,手指动一动,干脆地转发微博不带一丝犹豫。

 

@王源V:那某人好探吗?//@王俊凯V:工作有什么好探的[doge.]//@电影宿命:投来资商来探班,不知道大老板是来探工作啊还是来探某人呀?[图片]

 

王源走过去喊王俊凯,那附近下意识放轻声音的工作人员同时舒了口气,王源倒是随便,走过去一只手直接盖到了王俊凯脸上:“起床了王俊凯!”

金主大人下意识握住放在脸上的手腕,唇角上扬:“造反了你。”

王源嘿嘿嘿的笑,四处的工作人员也憋着脸上的笑不言语,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倒真将两个人当成了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没有多想,王俊凯呼噜一把睡懵了的脸,皱起了眉:“这场结束了就换场吗?哎哟我的脖子睡麻了,来给揉揉。”

“明天就去乌鲁木齐。”王源从善如流的给王俊凯捏起脖子,“赶紧拍完咱们就回去吧,我也觉得累了。”

王俊凯乐不可支:“我说王源儿你这可不行啊,越来越懒了你。”

脖子后头的肉立刻被360度转了一周,王源冷冷哼了一声:“你自己揉吧,我就先回去了,顺便,听说隔壁有个助理请假了,要不晚上你就搬过去睡吧?”

当然后头那句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王俊凯听完后皱起脸,连忙爬起来追着说完就跑的小明星而去,嘴上音量不由自主的提高:“别啊——”

陈颂平身边的副导演凑过来:“哎陈导,看来这传说中投资商,人还挺好的,没啥架子。”

王源连出道作品都是陈颂平的电影,两个人之间自然关系不错,也没啥秘密,这回副导那话听在他耳朵里,倒让他平白生出几分不爽外加庆幸,妈的连人带心都包走了,能不好嘛?一想到这儿,心情不好的陈导操着爸爸心,狠狠剜了副导一眼:“你一大男人,露出这么八卦的表情,搞事情啊?!”

 

王俊凯追着王源到了房间里,见对方一点不避讳地脱衣服准备洗澡,脸上那笑就没下去过,嘻嘻哈哈的也脱了自己的衣服:“哎今儿挺热的哈,洗澡啊,咱一起呗?”

毫不意外的被人啐了口,王源倒没多抵抗,依着王俊凯的动作把人放进了浴室,却在裸诚相见时伸出修长的食指点上王俊凯左胸,扬起下巴敛着视线,小模样看的王俊凯心里止不住的痒,然后这小混蛋开口了:“纯洗澡,不干事儿,你要瞎搞了,晚上就真给我滚隔壁去,我说到……”

他凑近了,在王俊凯嘴上轻轻一吻,轻吐出最后两个字:“做到。”

给看不给操,上帝都说不人道。

王俊凯脸一垮,忽然觉得好委屈。

评论(112)
热度(1325)

© é•¿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