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世纪(完整版)

>>喜欢你的情绪从旧世纪来到新世纪,而我还是喜欢你,一如既往

>>大概算暗恋到明恋的故事,大洒狗血,过程虐结局甜。大写加粗的HE



----------------------------------------

99年那个十二月,王俊凯正琢磨着追隔壁班班花,新世纪到来那晚托同学把人喊到操场上,趁着所有人都在天台看烟火庆祝新世纪来临的时候,想要一鼓作气拿下这个长相清致秀丽的女孩子,然而听到身后人踩落叶声音时却忽然紧张的不敢回头,闭着眼睛大声说我喜欢你,说完后回头,看见个男生瞪大了一双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一瞬间身后烟花炸响,教学楼天台上传来清晰的倒数计时。

 

十、九、八……

王源微讶,瞪大的双眸里除了不解之外还有几分难掩的欣喜,突如其来的惊喜在这新旧世纪交叉的瞬间,让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喉间却发不出声音。

七、六、五……

王俊凯懊恼,无奈的深情错付,明明是要给心上人的世纪告白最后却闹了个乌龙,对方那无辜无措的样子,真是给他心里那点小浪漫带来了狠狠的挫败感。

四……

倒计时进入就要最后三秒,王源张开嘴努力想要在狂喜中发出声,王俊凯挠挠头发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晃悠悠的小船即将靠岸,想要发出声音的念头愈加强烈,却被阻隔在喉咙里,越想要,越难得。

三、二、一……

“不好意思啊,朋友闹了个大乌龙,找错人了来着。”

新世纪的第一秒,爱情的小船缓缓靠岸,王源终于在欢呼声里找回自己的声音,看着王俊凯脸上那抹歉意的微笑略略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明白的。”

 

新世纪。

烟火欢呼声下,世界开始了新纪元,一切都人事都以既定的步伐跨进千禧年的瞬间,他的爱情也埋葬在昨天。

 

#01

振安中学高三七班。

视线甫一落到门外站着的男生脸上,王源就觉得心口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偏偏面前站着的这个女孩子,用向来洒脱的神情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四处传来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他却恍然觉得太过安静了些,静到他能听见女生热切又紧张的心跳声,静到他能听到王俊凯低低压抑的喘息声。王袁媛说了什么?

王源下意识就对着女孩子摇了摇头:“对不起。”

王袁媛也不觉得难过或者丢脸,沉默了一会儿就咧开嘴笑,清丽的脸上满是认真:“没关系,高三嘛,我就是觉得,新年过后马上要高考倒计时,想要趁着寒假前和你说一句,我喜欢你,王源。至于其他的,我也没有想要得到回应,咱们可以慢慢来。”

不卑不亢的感情观最让人动容,王源抿抿嘴,点了头:“我知道了。”门外已经没有了王俊凯的身影,也不知道王袁媛的话他听去了多少,他会有多难过,偷偷关注了王俊凯两年多,他早就知道这个大男孩跟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善良真诚,对感情认真负责,他喜欢王袁媛,就是真的喜欢。

他不喜欢王源,就是真的不喜欢。

王源低着头回座位上坐好,想着知道心上人心有所属之后的王俊凯,想知道他有多难过。接下来连着两节课王源都没上好,想七想八的就是不想着学习。王袁媛作为文科实验班班花,相貌上是肯定很过得去的,也不难想象王俊凯为什么喜欢她。高二刚分班的时候,王袁媛一头短发,身形高挑跟个假小子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就蓄起了发,这会儿已然长发过肩,众人也才忽然发现,平时当哥们儿看的女生原来换个发型就成了女神。而王俊凯……

第二节课英语老师临时有事,安排课代表发了周测卷子自己不知所踪,索性是不需要上交的卷子王源也没有心思写,拿着本书垫着就趴下去闭着眼却不知道睡着没,脑子里闪过王俊凯说喜欢时候的脸,在新旧世纪交叠的瞬间,一声喜欢和一句抱歉,已经能让他想很久。毕竟这样从狂喜到悲哀的瞬时过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

“王源。”

——我喜欢你。

“出来一下。”

猛地一下站起来,连椅子都差点被掀翻,这不是梦!

破旧教学楼外的破旧冬日天光,他的校服外套大大敞开,两手插兜面色不太善,那是……王俊凯。

因为动作太大引得原先因为王俊凯出声而抬头的同学都转回了头,王源只得摸着头发讪讪开口:“又找错人啦?”

王俊凯没憋着笑摇头,桃花眼下意识弯起,又忽然意识到自己是来找王源将正事,这才敛了脸上的笑,王源挠了挠头发往外走,这将是他第二次单独面对王俊凯,面对面的那种,并不是曾经,目光一再的追随。

“上课不写作业啊?”王俊凯挠了挠头发,又下意识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那什么,我有点事儿找你。”

王源点点头:“什么事?”

 

“王袁媛……喜欢你哈。”

“你为啥不喜欢她啊,她这么好……”

 

王俊凯有些羞赧,也不知道是因为当着别人的面夸女生的缘故,还是因为这个别人是他乌龙告白对象的缘故。王源面对王袁媛告白时那张冷静的脸仿佛在对他喜欢的对象投以质疑,类似于我这么喜欢她你凭啥不喜欢她的心理,也似乎已经超过了“喜欢的对象喜欢上别的对象”的不爽利。

王源扯着唇角露出个笑来,阳光落下来,印在他的脸上留下或明或暗斑驳的光点。

在班级里说不上出挑,但因为长相的原因,王源向来都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喜欢他的女生不少,能当众表白的人不多,王袁媛性格好,平时和王源的接触也多,虽然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心思,王源也是本能的喜欢这个女孩子,好看的人不容易让人讨厌,好看又性格好的人,就更不用提了,王源说话算不得好听,男孩子的骄傲注定了即便当前处于暗恋状态,也不允许自己在暗恋对象面前处于弱势地位:“因为你很喜欢她,所以我也要喜欢她吗?如果我喜欢她,那你现在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抢你女朋友?”

王俊凯明显怔了阵儿,视线直勾勾的盯着王源那张帅气也不缺硬朗的脸,跟兄弟嘴里说的“不近人情小白脸”似乎有点区别,他舔舔唇,直视王源的眼睛:“你……喜欢什么样的?”

“你这样的?”王源挑眉,几乎没有犹豫就说出了口,偏偏尾音硬生生抬了个调,王俊凯听来便多了些调侃,大笑一声拍了拍王源的肩膀:“嘿哥们儿,这么记仇,不就是耽误了你跨世纪嘛!我还没说你抢我女朋友呢。”

王源轻扯唇角憋出张笑脸,清亮的嗓音细听之下带着细微的颤意,一字一句,却简洁又清晰:“你要真喜欢她,就认真点追啊,王袁媛都敢朝我说喜欢,你别说你能比个女孩儿还逊啊?”

“哪儿能啊……这不是不敢呢嘛,怎么就是逊呢,等着瞧,你这一说哥还非得追到手不成!”

“滚远点儿你……”王源嗤笑一声,伸手就推开靠近了要揽上他肩膀的王俊凯,“什么哥啊弟啊,跟你熟嘛?”

 

他似乎从没有想过,王俊凯有一天会主动接近他。

也似乎从没有想过,他会有一天主动推开王俊凯。

拥抱不能有,爱欲壑难填。

 

#03

放寒假时其实已经快要腊月底了,收拾好行李提着个小提包往宿舍楼下走时正好遇上了只套着校服外套趿拉着人字拖的王俊凯,几根脚趾连着脚背都冻得通红,手上拿着个寻呼机僵着手指也不知道干什么,倚着宿舍大厅门目光沉沉。

应该要直接路过的。

却在走出去几步后心脏仍旧悬着,终于耐不住回过身,粗声粗气开口:“你在这儿干嘛呢?大冷天的喝风啊?”

王俊凯眉毛一挑,露出个笑:“哟,回家呢?”

“你不回?”王源皱眉,“虽然没几天学校允许留校,但是毕竟是过年……你……”

“不回。”王俊凯低下头,攥着寻呼机的手爆着青筋,“不回。”

王源抿着唇,盯着王俊凯那只手看了一阵,寻呼机算是已经普及了,但是高中生还是用的不多,偷偷摸摸盯了王俊凯两年多梢的王源自然知道王俊凯家境不凡,拿个百来块钱的寻呼机还是很正常的,但是现在的王俊凯不正常。形象潦倒,恐怕整个人都算不得太好。他轻叹口气,微微仰起头,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去给王俊凯压了压翘起来的几根头发,王俊凯的视线转过来时,就对他露出个笑:“走,回寝室去。”

也不需要经过人同意,拽着王俊凯的手腕就往里头走,他家就在本地,需要带回去的东西也不多,手上的提包也不沉,身后头王俊凯也不知怎么就没有反抗,踢踏着人字拖跟着他走。一步,一步,他想放慢步伐,脚下的动作却渐渐变快:“你哪个寝室?”

“301.”

王源低下头专心爬楼梯,心里骂自己虚伪,王俊凯在那个寝室,还需要问吗?他当然知道。但是……需要问的。

知之为知之,于此为愚。

 

把人拽回寝室后盯着放一旁的八个暖瓶看了眼,瞅准了标记着wjk三个字母的暖瓶,放下自己的行李后拿起暖瓶跑同层的水房打回来热水,王俊凯托着下巴看他,视线里是明晃晃的不解两个大字,王源对他笑:“我该走了,王俊凯,你泡个脚,洗洗手。开学前……我每天都要回来复习的。”

“恩?”王俊凯有些愣。

王源耳垂冻得红红的,这会儿杏仁眼笑眯眯的弯着,精致的脸上带着醉人的暖意:“不回家的话,一个人多孤单啊。”

“文科班的男人……”王俊凯皱起眉,斟酌措辞,“这么善良?”

“因为……”王源漆黑的眼睛盯着王俊凯,“我大好人。”

王俊凯伸手在王源的头上拍了下:“大好人,交个朋友吧。”

 

王源想起王袁媛告白那天来找他的王俊凯,风吹的他一头乱毛,想要勾着他肩膀称兄道弟,眼神却平静。

原来那不过是个随口而出的玩笑。在今天之前,王俊凯从来不把他当朋友。

王源憋着口气,笑着点头说好。可心里却依旧卡着些什么,不上不下,也是,他早知道王俊凯这人,寡淡的很。

 

腊月廿八那天王源背着一书包家里的过来,寒假里留校的男生不多,聚在一起却也有七八个,留校管理的阿姨一大家子都是学校职员,也忙着过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年在哪儿都得认真过。管理一放松,这天王源就干脆和家里人说了留校陪同学聚聚,把留学校的男生都喊上,拿着扑克牌咬着零食凑齐两桌开始斗地主。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玩的凶,大冬天的晚上倒一点都不觉得冷了,门窗一关,寝室里头热火朝天。闹到半夜,王源牌一扔喊人替上,往后一倒随便挑了铺床衣服一裹立马就要睡觉,王俊凯瞧见了就喊他:“王源儿!上我床!那人老往床上扔脏袜子裤衩,脏!”

话一出口王源还没个反应,眯着眼睛一时转不过弯,王俊凯自己也懵了半晌,农民出了个对子也没给接上,直接给输了,他是有点小洁癖的,挑了最角落的上铺后除了自己再没人上过他的床,他也不乐意给人爬自个儿床铺,却不想看见王源那裹着大衣睡觉的可怜样儿,想也不想就说出了口。嘿,还真不嫌弃。

那头王源没动作,王俊凯也担心他这么睡着了得感冒,这大过年的,人好好家里不呆过来就为给他过个小年,他哪儿能这么不领情。正好有人过来就放了牌下桌,过去把人扯起来。王源浑身都是软的,王俊凯拽他他就眯着眼看,瞅着人了就半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被王俊凯拖着去洗了脸,又被托着腰推到了床上,顺着耳边的声音扯开被子盖上。男生闹哄哄的声音忽远忽近,王源闭着眼睛嗅了嗅,鼻尖萦绕着王俊凯被子淡薄的洗衣粉味道,一呼一吸之间,满满的都是王俊凯。

这感觉很奇妙。

 

王源是被王俊凯压醒的。一睁眼发现自己胸部被人整个抱住,隔着被子压着一个一百多斤的男生,动都不能动,抬起脑袋往下看,在桌椅上趴着的人也有,倒在地上的人也有,聪明点的就找了没把被子带回家的人,往身上一裹就睡。昨天是爬上床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王俊凯这会儿趴在他身上肯定也是洁癖发作只乐意睡自己的床。

外头晨光熹微,也不过是早晨七点,生物钟作用下昨天闹得再晚王源今天也醒的早,更何况压在身上的重量也不算轻。小心翼翼的从王俊凯身下挪出来,离开被子后瞬间就打了个冷颤,正准备给王俊凯盖上呢,那人就睁开了迷迷糊糊的眼睛,眼角红红,仿佛在这个早晨绽开了桃花。

“吵醒你了?”王源凑过去低声讲话,“大家都还没醒呢,我去给你们买早餐?”

王俊凯狠狠眨眼,见王源那眼皮子底下也是一片青黑的颜色,不由咧着嘴笑:“买什么早餐,晚点直接吃午饭去好了,你也没睡够吧?”

“你睡吧……”王源轻笑,“哪有趴人肚子上睡的?”

“爬上来就不知道咋了我有啥办法,你别走了。”王俊凯伸手把人拽回来,王源一个没注意直接倒在了侧躺着的王俊凯身边,下一瞬就被厚实的棉被盖住了脸,“一起睡呗,反正还早着呢。”

“……”王源沉默,两只手抵在王俊凯肩膀上,“你发什么疯,这床这么小!”

“够睡就成。”王俊凯掖好被角,大喇喇的直接抱住王源的腰,“都是兄弟嘛,别说你嫌弃我啊……”

“……怎么会。”手脚局促的没地方放,王俊凯倒就这样没有了意识闭眼睡去,王源停顿良久的声音就这样得不到回应,心里一阵阵慌乱,最终趋于平静。

 

他是,王俊凯眼里的,好兄弟王源。

 

这天是除夕,早上十点多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醒来,一起身就看见不高的上铺,王俊凯和王源抱着裹在被窝里头,一屋子人就他俩睡得舒服,剩下一个个都是腰酸背痛的。直接就给人掀了被子,深冬的冷空气迅速钻进鼻腔,这下子每根汗毛都清醒了。

午饭是王俊凯请的大家,在校外一家正常营业到下午四点的小炒店里,热腾腾的火锅和特意加了辣的小炒,一群人吃吃喝喝好不热闹。王源趴王俊凯耳朵边上说要回家,王俊凯就给付了钱,还特地给那群人多叫了些菜,这才跟王源说准备送他回家,王源说不用,他不听。

“走啦走啦。”王俊凯大咧咧伸手揽住王源的肩膀,拎拎他有些重量的书包,“还这么重啊。”

“恩,带了几本书回去,接下来我就不回学校来了。”王源仰起头,“你想在我家过年吗?我妈让我问你的。”

“不了。”王俊凯伸个懒腰,静了几秒才回,“王源儿你人可真好。”

王源撇撇嘴,不置可否的点头:“恩,大好人嘛。”

王俊凯跟边上嘻嘻哈哈的乐,过阵子大力拍了下王源的背,声音低沉却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安稳:“好兄弟。”

“这是做好事。”王源仰起头来斜斜看一眼王俊凯,漆黑的瞳仁一闪而过无奈与嗔怪,王俊凯老是说些好朋友好兄弟的话,这阵子他早从不习惯到习惯,只是自己抱着别样的心思,才会觉得不高兴罢了,“谁跟你是兄弟了。”

“谁理我谁是呗。”王俊凯不恼,王源的性格在他眼里处处都是闪光点,把人送到家门口楼梯下时,是下午两点多,大多数人家已经开始做年夜饭的准备,时不时还有家长喊自家小孩赶紧回家别在外头磨叽的声音,王源家在一个不算大的小区,但是看起来邻里相处和睦,至少他们往里走了一段不长的距离,王源已经和不下五个人打过招呼,脸上始终挂着温暖的笑意,唇角轻轻扬着。这个地方,有他最羡慕的烟火气。

王源让他上楼坐坐吃过年夜饭再走,王俊凯摇头给拒绝了,视线盯着王源上楼的背影一点点隐没在楼道里,总觉得似曾相识,又觉得此时此刻,胸口那熨帖的感觉,让人着迷,却终归要消失在不久的将来。

就跟他因为王袁媛给他带去的那一点温暖而义无反顾,却一反常态的小心翼翼不敢靠近一般,他已经放纵自己依赖王源给他带去的温暖太久了。

沉沦两个字,让人难以抗拒。

王俊凯握紧拳头,朝后退了一步,又一步。最终握着拳头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开。四周人家里传来的热闹声响,与他向来格格不入。

 

#04

年后开学,振安中学大事记,榜上有名第一位的,是理科班的王俊凯给文科实验班班花写了情书,被退回还收到班花道歉那事。

实际上天大的事在高三生眼里都算不上大事,这大事记也不过能在一群高三生里投下颗石子儿,连水花都溅不起来那种。王源听了也只是一笑而过,王俊凯在开学后故态复萌,见着他不过打个招呼,偶尔对上视线了,还会装作没瞧见撇开脸。

王源倒是什么也没有说,觉得兴许是他寒假里对王俊凯那态度好得过了分,让王俊凯察觉到了什么,又觉得如果真被察觉了什么,也不是件坏事。但是不管怎样,王源都做不到低声下气的去问王俊凯。

——你怎么了?不是说好兄弟吗?为什么避着我。

这叽叽歪歪的情绪,他不允许自己有。

三月份的时候校庆,算是高三最后的放松时间,操场上集队时文理科分开站,高三文科实验班与理科创新班之间的距离就几乎是整一个操场,王源盯着在主席台上讲话的知名校友发呆,校友也姓王,二十几年前毕业的学生回到母校时已经是著名企业家,拿着以百万记数的年薪,开名车、住豪宅。

王源的思绪天马行空的乱飞,二十年后的他肯定也是个以“知名”开头的身份,知名作家?听起来还不错,王源的文笔在振安乃至全市都是排的上号的,中考的作文这会儿还被当做范例贴在各个初三教室的后头黑板上。网络现在的普及度越来越高,家里老妈还说等他毕业后就要在家里安台电脑,让他上大学不要走太远,最好就在本地。

他的家庭从小就是幸福的,也不太能理解王俊凯那样连寒假都不回家的人,会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或者说,还是不能理解,他那种说了靠近却远离的性格,是哪里来的,大概真的和家教有关吧。王源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只要是和王俊凯相关的事他都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绪。

“下面有请学生代表,高三(十二)班王俊凯同学上台讲话。”

王源猛的一声仰起头,王俊凯拿着讲稿一步一步从主席台边沿走到正中,站得太远王源连王俊凯的脸都看不清,却直觉觉得王俊凯似乎不是那么高兴,脊梁挺得笔直,仿佛浑身的刺都立起,讲话时字正腔圆,一点错误也没有。边上女生窸窸窣窣的偷偷讲话,被班主任低声喝止,王源却听到班主任走开不久后止不住嘴的女孩子又开口,直说王俊凯实在太帅。王源皱起眉,不是这样的。

王俊凯,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无论是偷偷观察王俊凯的时候,还是寒假那阵子光明正大观察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都是一副随性的样子。曾经不相识,那个王俊凯总是带着笑容和身边的朋友说说笑笑;寒假里相伴,和王俊凯谈笑的对象换做自己,那双桃花眼总是带着犯规的温柔。而无论是哪一个王俊凯,都应该是带着笑容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带着浑身一触即发的情绪。

却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溃。

 

庆典结束后不久就是汇报演出,王源觉得没劲就偷偷从操场侧门溜走了,想要回寝室却在进门前下意识抬起头看见靠在阳台下的王俊凯,视线相触的瞬间,隔着两层楼的距离,王源还是明显的看到了王俊凯眼里一瞬间的怔愣,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抬头一般。王源抿抿嘴刚想笑,就看见王俊凯已经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你干嘛呢?”

王源这时才真的笑出来,心情颇好地对王俊凯嘟嘟嘴:“那你呢,你又干嘛呢?”

班上的女生总是在看小说时小声嘀咕先爱先输,王源也总在没有王俊凯的角落提醒自己,喜欢可以,骄傲不能丢。但是这一切在看见王俊凯的时候,又似乎被抛到了脑后去,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哪怕对方是个有心上人的同性,也阻挡不了的喜欢情绪,哪里是自己不断提醒就能不靠近的?就好像这时候王俊凯一招手,王源就直接走进寝室楼,拿出100米的冲刺速度,飞快的推开了301的门。

只是话还没说两句,外头就有人在敲门,王俊凯勾着王源的肩膀,露出个无奈的神情,就准备起身去开门,没有钥匙的人肯定不会是寝室同学,对于王俊凯来说这时候来的人是谁不言而喻,却因为王源在身边而觉得心平气和。先前作为学生代表发完言,站在一边的知名校友就让他一会儿结束后回寝室等着,站在阳台上发呆时明明心里乱的不行,却在看见王源从不远处走来的身影时发起了呆,从寒假王源给他打了热水,叮嘱他要洗洗手泡泡脚时开始;从王源每天从家里搭一两小时公交来学校相陪时开始;从王源的身影消失在凄冷的楼道时开始。他就知道这个男生身上有着让人心惊的温暖与柔和,一点点,用最短的时间狠狠渗透进他的心脏。

就连现在,哪怕将要面对最不想面对的人,也因为王源就在身边,而不再犹豫。

因为不管迟早,一切都需要做个了结。

 

知名企业家王霖川,出现在王俊凯寝室门口,近距离观察下,颇为相似的面貌和同样的姓氏,王源不难猜到王俊凯和对方的关系,而王俊凯一本正经喊的“父亲”也直接证实了这一点。王源微皱起眉,父亲两个字,直接昭示了父子两人生疏的关系。

“你是小凯同学吧?叔叔有些事想和小凯单独说,你看,你……”

王霖川只在进门时看了眼王俊凯,第一句话反倒是对王源说的,王源第一反应就是去看王俊凯,却发现王俊凯直接顺势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到了床边坐下,状似亲密又疏离:“王源儿,你坐着。他是我在学校里关系最好的兄弟,他不需要走。”后面半句显然是对王霖川说的。

王源下意识拽住王俊凯的手腕:“你没事吧?”

“当然。”王俊凯勾勾唇角露出笑来,“放心吧。”王源见王俊凯那神情没什么不对的,情绪也要比之前在主席台上时好了不少,也觉得王霖川和王俊凯毕竟是父子,再怎么不会出事,这才老实坐着,眼观鼻鼻观心,心里清楚王俊凯那句话不过是跟父亲唱反调,也清楚兄弟这样的关系并不为他所喜欢,但是“最好的”三个字,还是让他心口一暖。

王源是做不出偷听这种事的,原本只能老实回到自己寝室里呆着,这时能呆在这里也只能尽量忽视王俊凯和他父亲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做个隐形人。

王俊凯盯着气场全开的王霖川露弯起唇角,笑意还不达眼底,就被王霖川一句话彻底点燃了从寒假开始时的怒气。

“听说你连过年都没回家?”

“您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王霖川露出个不耐的神情:“你跟你妈就不能好好处着吗?再怎么样,家业以后都是要交给你的,我也没有再要小孩,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我妈?”王俊凯脸上的笑不自觉变得有些嘲讽,“我妈不是早死了吗?父亲,您娶现在这个妻子时,真的有想过我,有想过母亲当时尸骨未寒吗?我难道稀罕您的家业吗?我难道阻止您生第二个孩子了吗?这些话是不是都是您的妻子告诉您的?”

“比如她流产是因为我推她下楼?比如她那些莫名丢失珠宝最后都被我变卖了还钱?”王俊凯嗤笑一声,面上嘲讽的表情不变,眼眶却不由自主的泛红,“父亲,我才是您的儿子,我才是那个跟您有着最亲近关系的儿子!可是你呢?母亲去世不久就急着二婚,顾小姐说什么您都相信,我过年没回家,真的是我不想回去吗!”

“您和她团聚的时候,您有想过我吗?我,王俊凯,您最亲的儿子,一个人在万家灯火,所有人都团聚的节日,一个人呆在冰冷的寝室里。父亲……”

心底积压许久的秘密终于剖白,王俊凯眨着酸涩的眼睛,走到门边打开门:“您如果属于那个家,属于那个女人,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王霖川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和王俊凯好好说过话,更不知道家里的妻子曾经讲过的话里有多少是偷偷编排王俊凯的坏话,亡妻生下的王俊凯,是他唯一的孩子,他怎么会不爱,却不曾想自己原来被蒙着眼睛这么多年,而此时盯着王俊凯那双受伤的眼睛,王霖川竟说不出来话。王源放在腿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他终于知道了王俊凯寒假不回家的理由,也终于知道王俊凯之前那股莫名其妙的紧绷是怎么回事。王俊凯那一句句带着颤抖的话听在他耳朵里,他也终于知道,王俊凯那样洒脱的人,身上偶尔透出的忧郁,又到底是什么情况。

如果说先爱先输。

王源想,那么,他早就输了个彻底。

 

#05

暮春三月。

王俊凯在王霖川走后一转身,视线穿过王源低垂的头顶看见了窗外头渐渐苏醒的植物,新绿嫩芽悄悄在枝头冒尖,王源在触目可及的地方低着头,修长的脖颈,骨骼微微凸起,头发有些长了,柔顺的盖在脖子后头,王俊凯轻笑一声,低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王袁媛吗?”

喜欢还有理由吗。王源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泛着水光,似乎有不知名的情愫在疯长。

“不知道。因为她漂亮吗?”

王俊凯摇摇头:“初三毕业那个暑假,我从家里逃出来,低血糖外加淋了雨晕倒在路上。”

 

“有个人,短发,很瘦,大概有一米七,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孩子,声音也细细的。”

 

王源的眼神变得有些惊讶,右手下意识捂住胸口,揪住校服:“是王袁媛?因为你觉得那是王袁媛,所以你喜欢她?”

“不是她。”王俊凯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她来给我退信的时候……说了不是她。”

“那你……”还是喜欢吗?

“你可能不知道,初一的时候我妈去世,不到三个月,顾小姐,就是我后母,就被娶进门。我爸在外头也算是雷厉风行,但是一回家,就被那女人迷得七荤八素,那女人怀孕了,在我中考后不久。”

顾小姐怀孕的事没有告诉任何人。

王俊凯起床后刚准备下楼时就在楼梯口碰上了站在那儿似乎专门在等他的顾小姐,妆容精致,笑容得体,见过她的人都说王霖川娶了个好妻子,似乎把他那个逝世的母亲早早忘到了脑后。而此时此刻顾小姐优雅的捋捋散在耳边的头发,声音温柔:“小凯,我怀孕了。肚子里,有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是这世界上,和你唯二最亲近的亲人,你开心吗?”

王俊凯绷着脸一言不发,视线却落在顾小姐那不明显的肚子上,半晌,扯开唇角冷笑:“开心?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个问题,登堂入室的小三生的小孩,凭什么做我王俊凯的亲人。”

如果王俊凯的年纪再大一点,这时候就会赶紧下楼,离开顾小姐那个疯女人,偏偏他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顾小姐佯装踩空的步伐,从二楼直直滚落。鲜血在地板上渐渐晕染,撞倒额头脑袋流血不止的女人有些面目可憎,却在哀嚎出声前露出狰狞的笑脸。

再之后,是惺惺作态要王霖川不要责备王俊凯的话语,是哭泣着责备自己太过没用,怀孕了瞒着不说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却连孩子都保不住。

王霖川的巴掌落下来之前,王俊凯还期待王霖川能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哪怕只是问一问也好,只是除了王霖川的巴掌将他扇得晕头转向,除了王霖川恶狠狠的声音骂他太过恶毒,连亲弟弟都不放过。

“那个叮嘱我原地呆着不要动,去给我买药的背影,是我这几年,唯一的温暖来源。”王俊凯低下头,唇边划开抹温柔的笑,身上却弥漫着浓厚的散不去的悲伤,“可是王源,原来不是王袁媛,原来我找不到那个人了。我也,没有很难过。”

“为什么?”王源颤抖着声音,两手垂在腿边紧紧攥着裤边,“为什么,不难过。”

王俊凯顿了顿,飞快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他,耳垂染上点不好意思的粉红:“放假那天,顾小姐让我打电话回家,我从值班室拨回去,她告诉我父亲今年过年在美国回不来,让我也不要回去了,反正我和她……相看两厌。但是其实,父亲在年三十那天晚上到家,看见我不在,直接打电话过来狠狠骂了我一顿。”王俊凯脸上挂着有些不自如的笑,被父亲骂在他看来是件挺丢人的事,“但是我……却没有觉得怎么样。”

因为闭上眼睛,就有一双手紧紧握着他,给他打来热水,温柔的叮嘱他要记得泡泡脚,洗洗手。就好像知道,在最狼狈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人,会认真的陪着他,告诉他,你不会孤独,因为我一直在。

“是因为你,王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王俊凯近乎表白的言论,在王源心里宛若惊涛骇浪,拍打着名为心脏的海岸,一点点侵蚀,一点点淹没。却又一点点趋于平静。

王源拧着眉,视线不离王俊凯:“我……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吗?”

“你那是喜欢我吗?”

像是不需要王俊凯作答的问题,王源站起身,单手搭在王俊凯肩膀:“你不是。你只是迷恋我带给你的感觉,我让你觉得,不会离开,给你安全感,带给你温暖。王俊凯,三年前的人,其实是我。王袁媛高一的时候的确是短发,但是短发是高一剪的,高二分班后不久就蓄回来了,这些你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在路边扶起你的是我,那天买好药跑回去找你时,你就已经不在原地了。开学后看到你,就下意识多关注了些,这一看,就到了现在。”

“我喜欢你,因为看到你,会下意识的追逐你,知道你优秀,就努力学习,知道你孤独,就努力靠近。元旦那天你的告白,对你来说只是找错人而已,对于我,却是从狂喜到失望,再没有什么比自以为的两情相悦更讽刺了。”

“而现在,你说你不在意王袁媛,在意我,那不是喜欢。你说过的,我们是好兄弟,一辈子那种,如果你想,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但那不是喜欢,这样的喜欢,我也不会接受。”

 

我曾经以为,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明天也还有后天,你肯定会发现我。会看见跟在你身后的我,会转过身站在我面前,与我并肩。却最终发现,一切,都不过是错觉。

你错以为的喜欢。和我错以为靠近。

 

#06

校庆后不久就进入百日倒计时,就算正式进入文科生最忙的100天,政史地三门课,所有的知识点都要倒背如流,王源也正式舍弃了那些考纲上没有的内容,专心为了背而背,一天到晚忙昏头的同时,也努力把心里那些不应该有的情愫先放下。

毕竟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就在眼前,儿女情长在高考面前,全都要靠边站。

老妈开始琢磨营养菜谱,每天就打发老爸给送过来,倒计时50天时还带来个消息,说他妈居然怀上了,35岁的高龄产妇,现在每天除了给王源做饭,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就养胎。

王源说他吃食堂也好,让老妈安心呆着,被他爸狠狠锤了头:“你高考可是家里的头等大事,连弟弟都要靠边儿支持。”

王源乐呵呵的喝着汤,一抬头,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班级门口的王俊凯,手上拎着半个西瓜,脸上虽然挂着笑,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黯然却没躲过王源的眼睛,进来把冰镇过的西瓜放下和王源打了个招呼就要走。王俊凯是没有理会王源那番话的,当天就拦着王源不让走,后头更是每天都要给王源送点东西,晚上拖着吃夜宵,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王源连拒绝都说不出口。

这时更是心一软,直接开了口:“王俊凯,你停下。”

“对对对,今天你阿姨这鸡汤炖的多,我就都给带来了,本来就要喊小凯你来喝点儿,刚给忘记了,亏得我们小源聪明。过来过来,你俩喝,叔叔先回去,晚上来取锅。”

王俊凯看王源,见他点了头也不扭捏,坐到边上端起王源用过那碗就喝了口,顺便把勺子递给王源让他就着锅喝,王源老爸乐呵呵的离开,估计心里头还惦记着家里头那个还没成型的小的。

王源舔舔唇,轻声道:“你别在意,我爸那人说话口无遮拦的。”

“我介意什么。”王俊凯轻笑,“家里添个小的,是喜事。当初如果顾小姐不要太过分,其实我们也能和平相处。王源儿……我妈,其实也姓顾。”

王源瞪大了眼,盯着王俊凯身上那股子落寞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心疼,却被王俊凯轻飘飘的捂住眼睛,低声道:“王源儿,别可怜我。所有人都好,只有你别。”

纤长的睫毛刷过掌心,王俊凯扯着唇角露出个笑,感觉到窗外温热的风吹进教室,漂泊的心终于找到了可以靠岸的港湾。

 

不喜欢你这件事,一生只能犯一次的错误。

 

#07

六月七号下大雨,王源撑着伞从寝室往考场去时只庆幸自己的考场在本校,王俊凯从后头冲进来要和他挤一把伞,温柔的体温透过相触的肌肤交融,祛除了早晨新雨微冷的凉意。

文理科考场在不同教学楼,王源先到后把伞交给王俊凯,约定结束后在这里见面然后去吃午饭,转身要走时被王俊凯拉住手腕,掌心温暖:“王源儿,你相信我,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要和你在一起的喜欢你,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喜欢你。我们的缘分跨过了一整个世纪,太难得了,你……不能不和我在一起。”

王源回过身,看王俊凯那副笑得虎牙外露的样子,心里酥酥麻麻的甜意也一点点蔓延,这个说喜欢他的人,是他喜欢了那么久,那么久的王俊凯。

不相信早在这段时间被一点点抹去,王俊凯眼睛里的坚定,是他再一次,奋不顾身的理由。

“考完再说吧。”王源忍着笑甩开手,“我喜欢你喜欢的那么辛苦,可不是你一句两句话就能追到的。王俊凯,你是在追我,对吧?”

王俊凯也笑,不顾四周人的眼光把王源箍进怀里,轻声道:“是,我追你,这个世纪追不到,我就在下个世纪到来的时候,再跟你表白,再也不会找错人了。”

 

六月的雨不是无情的你。

王源咧开嘴笑。

他终于走到王俊凯心里。

哪怕这感情已经跨越了一个世纪。

喜欢你,还是喜欢你。

评论(40)
热度(1249)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