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守

#守林人×伐木人[短、完]

#你猜污不污         #当然不的小清晰

#不符合现实逻辑,勿上升

循着电锯声拄着木拐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刚下过雨的山里透着股泥土混着松叶香的味道,脚底下的泥路上铺着层木板,是那个人来了以后伐了木,闲时一点点给铺上的,而这条小路就通向他平日里工作的地方。

那个人有双好看的桃花眼睛,眼尾微微上挑带着耐心的样子。

“山里湿气重,平时下过雨这地能湿个十天半月,铺上木板就好很多了,这样你来找我也比较方便。”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王源循着王俊凯耐心铺好的木板路,连手上的木拐都是对方怕他摔倒给一刀一刀削好,王源抿抿嘴,耳边的电锯声越来越响,心里只觉得,这孤独的守山生活,在王俊凯来了之后变得不再孤独。

--------------------------------------------------------------

01

被车辆引擎声吵醒时王源狠狠揉了把惺忪的眼睛,一年到头不见有人来的山里倒是难得听见人声,披上外衣推开窗户还是被初春的寒意给冷到,打了个哆嗦后喊了下头那个送补给中年人:“老王!这个月送补给来得这么早?”

意料之外的看见另一个面生的人仰起头来,山里木头房子建的矮,这样的距离正好能看见对方一身工装不讲究,面相却生得极好,小脸桃花眼,这回儿脸上带着点疑惑,却是好看极了。

“你好!我是王俊凯。”男人回神后笑了笑,弯腰从车里搬出一箱子工具和电锯,再次抬头,“新来的伐木人。”

这时候老王开口了,一箱箱地从后备箱里给他搬下来东西:“小王你赶紧换了衣服下来吧,小王刚从山下上来,你带他四处走走,正好要送小王上来,我就顺便把补给给你带上来了。”

这老王一口一个小王,亏得两个人隔着几米距离面面相觑了半晌,还能听出来分别在指谁,王源扑哧一声笑,抬起手来对着新来的小王挥了挥:“我是这儿的守林人,我叫王源,你好啊,小王。”

 

关上门后习惯性的带上了帽子,过于宽松的雷锋帽还是先遮住了眼睛再被扶正,几步跨下楼梯,准确无误的迈过楼梯脚那个十厘米的泥地坑,面前就出现了个修长的身影,王源抬头,对上一双桃花眼。

只觉得新来的伐木人凑近了看长相更好了些。

 

“所以你要在这儿呆上大半年吗?”王源偏过头来,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带着期盼望向王俊凯,“这儿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趣了,要是你能陪我这么久,我会很高兴的。”

桃花眼的伐木人眉头一挑,冲着可爱的守林人露出个笑脸来:“你打算在这里守一辈子的山林吗?”

“不行吗?”杏眼流露出几分疑惑,这时候两个人正好来到山头上的开阔处,王源大手一挥,“这里可都是我的山!”

王俊凯偏过头去看王源,对方明媚的脸上带着几分豪情,一句话说出口也染上些波澜壮阔之感,山头的风比较大,小守林人的头发也有些长了,长出帽檐的发丝被风刮得四处飞,守林人两手扬了一阵子就赶紧抱住了自己,哆哆嗦嗦的拿头撞着王俊凯往山下头去:“天啦天啦山头上实在太冷了!我可是最厉害的守林人!真想要求一个控制山顶冷热的能力!”

新来的伐木人感受着肩背处传来的压力,扑哧一声笑出来,暖融的春意正在从山脚往山顶蔓延,他相信山头上的春天也很快就要来临,这是他呆在海拔1500米的地方,将要度过的第一个春天。

“王源儿,你冷吗?”

伐木人喊他的时候下意识带上了亲昵的儿化音,王源迷迷糊糊的点头,雷锋帽在王俊凯后背上晃晃悠悠,突然就往地上掉去,他哎呀一声想要捡,却弄巧成拙打的帽子往山下掉去:“诶诶诶我帽子!帽子!”

“帽子——帽子……”王俊凯瞅着王源那被风吹得一头乱的乌黑发丝,脸上挂上无奈的笑,“让你乱动,这下子冷了吧。”

王源瘪着嘴皱着鼻子点点头,一脸的僵硬,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喷嚏,然后就觉得脑袋上一重,竟是王俊凯摘下自己头上的帽子给王源戴上,还好心替他整了整偏长的刘海,站在矮半截的黄土台阶上,露出个无奈的笑:“冒冒失失、细皮嫩肉,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大一块儿山竟然只有你一个守林的。”

常年握电锯的手大概都会有些老茧,王俊凯粗粝的拇指间偶尔会擦过王源额际的皮肤,带着不算温柔的力道,替他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王俊凯是比自己高的,王源想。

但是这时候站在高一些的地方看他,看他微仰的眉眼,带着不可思议的温柔,让他呼吸一滞。新来的伐木人,长得好看,人还很温柔。于他,有着难以言说的吸引力,勾的他在北风呼呼的山头上,微微红了脸,却只得那人一句不算应景的关怀:“这风吹得你脸都发红了,咱们赶紧下去吧?”

他只知道机械的点头,被人拽着手腕一步步小心翼翼引他往下头的林屋走,老王等在门口,一见他俩就说自己都给他们放好东西准备下山了,又偷偷摸摸把王源拽到车边上嘀咕:“小王啊,我瞅着这小王也算个好相处的人,要是受人家欺负了记得给你哥我说,哥还是跟你亲!”

王源扑哧一声笑,偏过头去看了看王俊凯,那人也正好看过来,朝他露出个笑,一双桃花眼带着三分温柔七分礼貌,回过头和老王勾肩搭背,话里话外都是对王俊凯的维护:“你就别操心了,这王俊凯,对人可是又好又温柔,刚还把他帽子给我戴了来着。”

“你自个儿那帽子呢?”老王顺势一拍王源脑袋,“总不是又给掉了吧?”

王源嘿嘿笑,扶正被打歪的大帽子:“这不是不小心呢嘛,你下山开车小心些啊,前些天下了雨,那段路下坡估计不好开。”

“成!”老王又回过头和王俊凯告别,“哥走了啊!你们俩可得好好相处!”

王俊凯高声应了,送走老王后一回头,就对上了王源捂着嘴笑的傻样,宽大的帽子有些挡了视线,偏偏那双弯弯的杏眼,却是清晰的很。

 

02

天真无忧的面孔背后,一定会有些不为人所知秘密。

王俊凯给递过去一个苹果,王源想也不想接过就是一口,闹得王俊凯又笑出了虎牙,伸手在王源头发上狠狠呼噜了一把:“也不问问洗过没就吃,肚子疼了又闹腾!”

“谁闹腾!”王源瞪圆了一双眼睛,葡萄似的乌溜溜,“那叫翻滚,疼得在床上打滚!”

电脑摆那儿也不见王源玩,平日里那本书搁院子里就能坐一下午,近日来天气暖和,山花也开了些,王俊凯便发现王源还能盯着那些花看上一整日,更多的活动也无非是他下工回来后聊上几句,同姓的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捉摸不透的磁场,第一天见了面就没有什么隔阂,王源乐得和王俊凯亲近,王俊凯也是。但是这个亲近,在王俊凯看来,又跟隔着层什么东西一样,王源的笑脸看得清,再多一些,就被这个笑眯眯的男人藏得好好的,什么也抓不住。

“最近天气不错,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王俊凯又给王源戴上了被摘下来放一边的帽子,照例给王源仔细整了整,指尖划过王源的发丝,舒服的王源不由自主眯起了眼睛,唇角不住上扬,“你这头发有些长,要剪剪吗?”

“你会剪头发?”王源仰起头,笑容不剪,“还问我呢,帽子都给我戴好了,走吧?可别耽误了你的工作,头发的话,晚上给我剪剪就好。”

王俊凯也不啰嗦,抿抿唇就拎起了工具箱,毫不含糊的往外头去:“走吧,春天可不能只呆在这儿,也多出去走走,身体才好。”

“我在这山里头呆着,身体可比外头所有人都要好。”王源伸个懒腰,“你这样随意打乱我的生活节奏,你走了我可无聊死吧。”

“就算是我走了,你也得出门晃晃,何况总还会有人过来的。”

王俊凯这几年也是四处跑,在不同的山上伐木,每个山头上都有不同的人守着,虽然大部分都是些年纪大些的人,但总归,他的人生里分离与遇见都是一样的频繁,重逢却少有,王源也该是这样。

只是走在身边的人这时候却顿了顿不讲话,而后才舒缓了眉头单手在王俊凯后腰上推了把:“不一样的。”

 

“我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王俊凯偏过头来,年纪不大的小守林人,眼神迷茫又清亮,弯起的眉眼也带上了些许感慨。怔愣了一阵儿就笑着去拍王源的帽子,却因为手上的东西阻挠让王源躲了过去,面上带着的却是明晃晃的笑容,一张俊帅的脸偏偏带上几分憨气:“是,都是不一样的。”

这倒是王俊凯第一次,因为不可避免的分离,心底多了不舍得。

祖上靠山起家,伐木算是王俊凯那个大家族祖祖辈辈的基业起源,每一个继承人在正式接手家族前,都得被前一份儿的长辈丢到山里去砍几年树,许多大家族都有些明里暗里的奇怪规矩,在王家人看来,这也不过是提醒后人不忘本的手段,王俊凯一开始是抗拒的很,从小锦衣玉食的少爷哪里能真的适应山里枯燥无味的生活,更何况还得拿着电锯一天一天重复同样的工作。但是很多事情一但无法拒绝,就得想着法子去适应,等到手上磨出老茧,拼着一口气的王俊凯还真就几年没回家,但他也明白自己的情况都是有人往家里头传的,前不久就有人联系他让他准备准备今年过后就该回家去,倒不是不高兴,但是清闲日子过久了,要回归社会的人反而生出几分不舍得来。

“这一路过来的路不太好走啊,不过以后我要呆着无聊了,就自己过来找你说说话。”王源见王俊凯在那里闷头试设备,就自己转了圈,“王俊凯,你啥时候走啊?”

“山里湿气重,平时下过雨这地能湿个十天半月,铺上木板就好很多了,这样你来找我也比较方便。”王俊凯避过后头那问题,皱着眉想了想,“后天就有空,我砍棵树来做板子,你得帮忙。”

王源撇撇嘴,点头给王俊凯肩膀上锤了拳:“行呀你,还会做木工?”

王俊凯便给王源简单解释了自己的家里情况,而后耸耸肩:“没法子,祖上就是靠木头吃饭的。”

“哇,还是富二代!”王源听了王俊凯来伐木的原因,笑得整个人都弯了下去,被王俊凯勾着脖子狠狠揉了阵头发,“别动别动哈哈哈疼!”

“这可是富好几代……”王俊凯轻哼一声,“富二代什么的听起来就是个贬义词。”

“怎么就是贬义词了,我不就……哎呀不说不说了。”王源憋着笑往边上退去,还伸手往脸上抹了把,“你可好好砍树吧!我边上逛逛……别瞅别瞅,记着路呢,这可是我的山!”

王俊凯也知道王源记得路,偏生心里就是惦记着,好歹年长王源几岁,总得多关照些,王源那句说了一半的话他也清楚了个大概,刚来没几天就发现了,那件不修边幅的军大衣下头,穿的用的,全是不便宜的名牌,连着睡衣都是价位高的。守山的人都不会缺钱,毕竟花销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也没见过能和这儿一样,网络、电视一个不缺的,也不见王源这样过的精致,连本书都是精装版。老王说王源在这儿呆了快五年,拿手上的手机又确实是前不久刚出的新款,王俊凯憋着口气儿不点明,有些时候还是过得糊涂,得过且过要好些。

下午三点的时候准备回小屋,王源却一直没回来,王俊凯每天的工作时间固定,再怎么样王源也该回来了,顺着他离开的方向找去,一路上的精致都相同,口鼻间闻到的气味也是清新的类似,虽然早就适应了在山里的生活,王俊凯对这些也只是习以为常,并没有王源那份耐心,觉得每日都有不同的景色,毕竟适应与喜欢两个词还隔着不小的距离,然而这一切又好像在见着王源的同时被推翻,心里头那棵慢悠悠成长的树,在雾气弥漫的春日高山,迅速冲破天光逐阳而上。

他的面容在山间模糊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闭着眼悠然睡着也因天光刺眼而轻皱了眉。

 

03

“这也能睡着,很容易感冒的。”

“啊,就是睡着了呗,哪儿那么容易感冒啊。”

 

话音刚落就被人在脑袋上轻轻敲了下,王源想也不想就要敲回去,却被王俊凯瞅准了一把握住手腕,再抬眼,就只能看见王俊凯微蹙的眉眼,严肃或柔和,却只在他的手腕上细细摩挲,带着老茧的拇指食指,透过不厚的衣料,在他腕间掠过,却似风一般在心尖上掀起涟漪,下意识便撇开了眼。

“感冒了还不是你自个儿难过,过不久我要往山下去一趟,生病了可没人照顾你。”

王源嗯嗯啊啊的应下,忍不住想要让王俊凯松开他的手,嘴唇开开合合,说出口的却与心内想的差了许多:“你下山,做什么啊?”

“家里人联系我,要我找时间回去几天。”王俊凯停下脚步,一手拿着他的工具箱,一手拽着王源不放开,下山路上走在王源前头,这时就略仰起头,不放过王源有些慌乱的神情,和左右飘忽的眼神,唇角微微扬起,“等我回来,恩?”

王源不说话,盯着远处山巅西沉的落日余晖,几年来第一次觉得心烦意乱,乱七八糟的情绪一时间全往心口涌,回过神来王俊凯还在那儿等他的回答,又急又气,只得点了头应下来,手上却自顾自甩开他的手,憋着口气往住处去。

 

连着几天的失眠,不算生病。

砰一声甩上卧室门,连跑带跳的下楼,没有忘记楼梯脚那个十厘米的泥地坑,扶正了帽檐抬起头却没有看见王俊凯坐在院子里的身影,他惯常坐的位置边上堆着些大小相近的板子,锯子刨刀一类的工具也整整齐齐码在那,工作的地方也是干干净净,沿着山路往下的车辆已经只能看见个模糊不清的车影,早晨恍惚间还听见王俊凯让司机小声些的声音,他却模模糊糊的睡过去直到现在,来不及和这个共事了几个月的人说声再见。

王俊凯说过让他等他回来的吧,王源捂住发热的眼睛,果然孤独太久的人,是最不能拒绝温柔的啊。

 

04

王俊凯特地没让车给送到地儿,提着自己给王源带的东西沿着山间公路缓步而上,走了小三十分钟,才到了那栋住了两个来月的小屋,推开王源喊他修好的木篱笆门,没见着王源倒见着了他平日里躺着午睡的躺椅,被挪到他工作那块儿地方边上,不自觉便暖了心口。

这时间点王源不在这儿呆着,就只能在自己房间里,王俊凯也不急着找他,只将自己东西都放回自己屋里,这才过去敲了敲王源的房间门,又出乎意料的没有人应声,推门看了没有人,这才有些慌了,给老王去了电话,反倒被对方笑了阵,说王源在这山上呆着少说也有三四年,山里也没有什么大型动物,是怎么也不会出事情的,王俊凯被笑的没法,只得挂上电话准备出门去找找。循着平时工作的路径,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前两天又下了雨来泥泞了山路,今天也是个阴天,却因为雨水的洗涤让空气更清透了些,视线绕着生机青翠的树木转,心里反而一点点平静下来。

没走多远就被个声音喝止在原地,清亮的音色似山间百灵:“这是哪里来的公子?可是来寻迷路山林的娘子?”

王俊凯这时还是一身衬衣西裤的装束没换,心里却已经知道王源这是逗着他玩,却也不多做思索,两手举在胸前行了个拱礼,悠悠一拜:“小生王俊凯,正是前来寻个心上人,不知您可曾见着下头住着的守林人,姓王名源,生的干净漂亮却最喜戏弄人。”

王源被王俊凯说的有些面红耳赤,从坐着的树杈上一跃而下,越过王俊凯往下头去,真是调戏不成反被调戏,他倒是真不知道王俊凯这人,开起玩笑来也是个脸皮厚的,甚至都能厚过他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都一星期了。”走了几步又停下脚,转过身举着手要与王俊凯保持一臂距离,王俊凯乐了,眯着眼睛笑得虎牙都露在外头。

“我爷爷病了,在那边多呆了几天,想我啊?”

“哪儿能!”王源歪仰着头,“我一个人,清闲着呢。”

只是最后看着王俊凯那张脸,还是嘟嘟囔囔的凑过去抱了抱他:“好啦,想想想,想死你了我,和你呆习惯了,突然少个人还真是不习惯。”

“你这样我就舍不得走了。”王俊凯顺势搂住王源的腰,自如的把脸埋进王源的颈窝。

“那……”王源没注意王俊凯的小动作,这时候犹犹豫豫还是吐出了心里盘旋久了的话,“那就不走了?”

王俊凯没回答,却慢慢松了抱着王源的手,抬起头来后退了步,两个人之间又恢复了那个小学生似的一臂距离,看着王源有些苍白的脸色,终究是连心了退了步,伸出手覆上王源右侧的脸,带着粗茧的手指在王源脸侧细细摩挲:“王源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远处是乍破的天光,阴了好一阵的天忽然散了云汽,日头在那之间点点显现。

 

05

再有个把月,王俊凯也一点点将允诺下的木板路给铺好了,一路顺延了不算近的距离,连老王偶然瞧见都啧啧称赞王俊凯这是做了件好事,走到需要木板的那附近时就能听见王俊凯工作室绵延不绝的电锯声,嘈杂的音色在只有偶尔几声鸟叫的山林里也不让人觉得烦躁,王源果真拄上了王俊凯用剩余木料削的木拐,循着电锯声往那边去,他已经很久没觉得寂寞了。

王俊凯休息的时候,可以闲在一边看看书,要是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闭眼装睡,偶尔还会有王俊凯偷偷摸摸的吻落在脸上。

王俊凯工作的时候,可以偷偷跟着或者光明正大的尾随,他在那不嫌无聊的锯木头,他就在附近找树杈靠着看风景看心上人。

“不是说了让你感冒了呆屋里休息不要出来吗?”看见王源后不自觉就皱起眉,听见他几声咳嗽后更是不自觉又黑了几个度的脸。

“我要跟你走的。”王源睁大眼,“舍不得浪费和你在山上呆一起的时间。”

王俊凯被气笑了,心里又是无奈又是酸涩,一把将人搂到怀里,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怜惜与爱意:“我会对你好的。”

“我知道啊——”王源拿头去撞他,“对我一个人好。”

 

06

王源把攥紧了的手放到王俊凯面前,迎着山间的风掀开了右边手腕的袖口,蜿蜒的疤痕在白皙的肤色衬托下多了叫做残缺美的东西,却在王俊凯心里重重刺下针孔,疼痛仿佛顺着伤疤一点点渗到他身上。

“我自杀过的,王俊凯。”

——我的父母,就葬在这座山上。

 

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少年,突然间失去双亲,抑郁症导致的自杀倾向让他的手腕多了这道疤,听说父母没有入葬而是将骨灰洒到这座没有名气的山上时,王源几乎是在从医院出来的同时就选择了到这山上守林的路,公司有代理人在打理,爷爷辈的人也没有完全退届,山下的日子仿佛也在日复一日的清闲中理他越来越远。

“这座山上,从来没有过其他的伐木人。”王源仰起头,凑过去在王俊凯的唇上落下吻,“我跟着你走,你能保证不离开我吗?”

王俊凯把人狠狠箍进怀,心里只剩下对王源满腔的怜惜和汹涌而来快要溢出心口的喜欢,把自己锁在这座有父母在的山上几年,只因为他从没有接受过失去。而他,闭上眼时也仿佛依稀见到,初见时对方从不高的二层窗户伸出头来,在说话冒着白汽的寒冷初春,眉眼弯弯声音清脆。

“我是这儿的守林人,我叫王源,你好啊,小王。”

 

他低下头在他的发顶印上一吻,声音轻柔而坚定:“我是王俊凯,我来这山上,找我的心上人。”

——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

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35)
热度(448)

© é•¿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