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一路向你/🍭

玩笑

#文题只与开头有关/玩笑此梗有借鉴来源微博秒拍视频

@绯夜 wuli非也大大!!!!这是给你的!!!!

#源视角>凯视角 ï¼ˆå½¼æ­¤å–œæ¬¢ç³»åˆ—~短篇完结~)

BGM:梁心颐--梦织花园(黑体排排站的短句为歌词)

 

无法满足

无法停止

无法逃脱

是对你的爱

 

#01

如果没有我,你真的会变得更好的话。

 

凌晨两点半,去机场的路一点都不堵。王源侧着脑袋视线落在窗户外面一点,双瞳却没有焦距,两只手交叠在腹前,食指无意识的缠绕,总觉得有万般言语想要说出口,萦绕于喉间却最终只是敷衍的应付了几句驾驶座上那个男人的话。

“我知道,听说澳洲那边华人很多,交流上我没问题的。”

王俊凯那双桃花眼看什么都是一副深情的样子,视线辗转落在王源那张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脸上,终究是皱起眉头,干巴巴的试着提起别的话题:“出国了就别单着了呗,国外美女肯定不少哈……”

“啊,是啊……”奈何王源仍旧是一副不愿意讲话的样子,王俊凯敛了眉眼,一双眼睛盯着前头颇有些雾蒙蒙的道路,打了前照灯能见度也不算高,对王源这情况王俊凯心里不能说不明白,至少也有那么些模模糊糊的猜测,当下却抿着唇笑笑,只当他这是要走了心情不好,要一个人出国,不过23岁的青年准会有那么些茫然失措。

“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呗?让我猜猜,你的话应该会喜欢那种成熟的女人?”王俊凯自顾自的乐,王源挑眉似乎也来了些兴趣:“不不不,我啊,我喜欢桃花眼,大长腿,一米八的王俊凯啊——你什么眼神啊哈哈哈我开玩笑你也信……哎呀我喜欢的当然是乖巧可爱的软妹子啊……”

 

王俊凯是王源家邻居的儿子,打小住在一起的两家人关系向来就算好,王俊凯比王源大了三岁,现在已经接手了自家公司算是正式走上社会并且走得很高的优质男人,王源喜欢音乐,大学毕业后选择去墨尔本继续深造,一年后回来就可以准备自己的个人演奏会,也算是事业有成。

王俊凯不知道的是出国这一年完全是王源自己想要去的,在王源导师的眼中这完全是浪费时间的一年,王源却觉得他需要这一年来沉淀,沉淀他对王俊凯那不该有的感情。

 

深夜机场显得格外空旷,王俊凯在王源离开前主动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眼神温暖:“出去后最开始大概都会觉得心里没底,王源,想家了就回来。”

王源想笑他的故作深沉,眼眶却渐渐湿润,两只手紧紧箍住王俊凯精瘦的腰,有点发抖:“那……你也会想我吗?”

“……”王俊凯抿抿唇,没有回答。

“反正我是不会想你的。”王源推开王俊凯,晶亮的眼神带着对未知生活的兴奋,“我啊,去了澳洲之后就能吃香喝辣,想怎么玩儿怎么玩儿,很快就把你们忘记了哈哈哈……”

王俊凯被他这一前一后的反差逗到,没有半分思索就抬起手揉了把王源的头发:“怎么还是这么小孩子气啊……总之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下了飞机后就有人来接你,你去澳洲这一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温林初,你知道的,我大学时候和他关系不错。”

“你和谁都关系不错啊……”王源撇撇嘴,拿过行李,“我进去了,你赶紧回家吧,开车小心。”

“恩。”王俊凯点头,“我看着你走。”

王源的笑脸在转身瞬间消失。

 

说出口的所有假话都能被当真。怎么那么傻啊。

 

#02

花香早已渗进灵魂

带走爱与痛

 

温林初本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温文尔雅,王源见到他的时候他举着RoyWang的标识正踮着脚朝来来往往的人群张望,两个人的交集从王源起了坏心眼绕到他背后一把抽过他手中的牌子开始,纠纠缠缠直到王源离开澳洲都没有真正结束。

从看见王源的瞬间开始,温林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忙前忙后的给王源办好入学手续,搬进宿舍,甚至随手给王源买了许多生活用品,王源想着澳洲这边物价不算低想给温林初还钱也被拒绝了:“小凯让我照顾你的嘛,应该的,这钱啊,我去找王俊凯要。”

王源盯着温林初那张脸眼神里带着不用直说的探究,温林初被盯了一会儿后败下阵来,耸耸肩:“好吧我承认,咳,王源你啊,的确是我喜欢的那一款。”

“……”王源僵笑着低下头,却被温林初一把搂住了肩膀:“你别这样啊……我看上你又不要求你对我有回应,是吧。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哈。”

“恩。”不动声色的甩开温林初的手,王源抿着唇对他笑,“小初哥放心,我肯定不会不找你帮忙的。”

 

话是这么说,那之后王源却再也没有联系过温林初,认识了一些朋友后常用的手机号也换了,通知了父母后国内的手机就一直扔在那儿再也没开过机,他大概是下定了决心,在澳洲这一年,绝对不会再和王俊凯联系的。

只是他不找王俊凯,不代表王俊凯不会找他,接到王俊凯电话的那天也是巧,正好感冒发着烧,看着手机屏幕上闪闪烁烁的熟悉号码,王源倒是很想假装没听见置之不理,只是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按了接听键。

王俊凯听着那头半是压抑的咳嗽声皱起眉头:“感冒了?”

“有点,有事?”

“唔……”王俊凯停了停,“没事,看你都没有联系我就问叔叔要了你手机号,吃药了没,一会儿我让林初给你送点药?”

王源皱着眉连忙制止:“不用了,他住的地方离我宿舍还蛮远的,我就是有点发烧,睡一觉就好了。”

“行,不要就不要吧,常用药我都给你装在行李箱暗格里了,记得拿出来吃一点,用法用量也都给你贴了便笺。”

王俊凯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越洋电波显得格外温柔,因为发热或是其他原因王源觉得贴着手机的那半边耳朵慢慢变得温热,敷衍的应付着王俊凯在那边一头热的唠叨,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掀开被子跑去打开拿出衣服后就被无视一直立在墙角的行李箱,暗格里的确放着许多药物,退热的止咳的养胃的,饭前服用饭后吃的,那个人一向不好看的字歪歪扭扭的爬着,仰起脑袋吸吸鼻子,眼眶温热着轻声喊了他:“王俊凯。”

那头还在絮絮叨叨的男人下意识停下嘴,温和的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得狠,王源闭着眼睛,轻声道:“你的字怎么那么丑,好歹也是管着个公司的人。”

王俊凯像是愣了会儿,没多久就听见他在那头低声的笑,从鼻子里哼哼两声的笑意,隔着一个大洋的笑声,低沉柔和,王源下意识就弯起了唇角,不说话只听着那头男人不满的声音:“嘿王源儿,离得远了就敢乱讲话了是吧……你哥那字儿叫有特色好吧……”

塞了两颗退烧药又把自己裹进被子,躲在被窝里和那头的人小声讲话,偶尔还能听见王俊凯吩咐下属做事儿的声音,王源就在这边轻声笑,手机开始发烫的时候王俊凯开始催王源睡觉,王源听话的应了,却不主动挂断,王俊凯在那边叹气,听着另一头因为生病略显粗重的呼吸,却觉得心里熨帖的厉害,低低说一声再见,便捂着眼睛挂断。

与之相随的,是耳际渐趋热烈的心跳。

北京与澳洲三个小时的时差,王俊凯那边应该是五点钟差不多刚准备下班的样子,王源握着散发热度的手机发呆,心里因这三小时的时间距离感到不满,想到通话时温柔的王俊凯,却咧着嘴轻声的笑了,连带着因为感冒导致的头晕都好了些许。

闭上眼睛,睡着时遗忘了难过的情绪。

 

#03

一个人也许自由

但没你的自由

也只是等候

 

假期的时候找时间逛了一次墨尔本。温林初陪着。

温林初来找他时王源正结束上午的练习,趴在钢琴上和导师慢悠悠的聊天,琴房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绿色的草坪,温林初站在小径上透过落地窗看他,白衬衣下头是少年纤细的脊背,勾勒着再简单不过的美好模样,温林初也不打算进去,站在透明玻璃外头敲了敲,金发碧眼的老外率先发现他,指引着王源回过头,眼神里带着隐约的疑惑。

在看见温林初时眼里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尴尬。

倒不是因为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意思,王源和导师告别后绕出温林初视线离开琴房准备去找他的时候,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逃避而引发的尴尬。

因为明明说了不在意却还刻意不去联系对方的小情绪被对方发现的尴尬。

温林初说要带他逛一逛墨尔本,不过是几天的行程,连住宿问题都已经联系好了,王源眼睛亮了亮,温林初不动声色的讲话:“放心,带你去的都是正经地方,不然王俊凯肯定饶不了我。”

“跟他没关系……”王源撇撇嘴,觉得不妥又划开抹浅淡的笑,“那就麻烦小初哥了。”

 

墨尔本的夏天很热,又临近圣诞,其实学校很早就放了假,给王源上课的导师算是付了额外学费才能让她在假期里延迟一阵子回家,温林初离开没两天,跟王源联系着在他学校门口碰面,带着帽子慢吞吞的往外走,热辣的阳光曝晒,王源忽然有些后悔答应了温林初的邀请,太热了,他本来就怕热,夏天就该躲在空调房里,在国内的时候,夏天里王俊凯总是在傍晚太阳落山后把他拽出门透气,暑期晓得他的性子也不约他旅游,只多抽时间陪他。

仰起头眯着眼睛看向那颗散发光热的恒星,一定是王俊凯吧,对他太好,才给了他暧昧的错觉。

浓厚的醉意和痴意上头,不顾一切的唇舌交缠。

该要忘记的记忆在阳光下愈发清晰。

温林初从远处跑近,脸上挂着笑上来对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拳:“想什么呢不晒啊?”

 

假期过得很轻松,不得不说温林初果真是个相处起来能让人觉得轻松的人,大概是因为王俊凯的原因,对于王源他也多了几分耐性,假期结束的前一晚两个人拿着酒在酒店大床上盘着腿喝,温林初酒量很好只是碰着酒精就容易上脸,两罐儿啤酒下肚脑子清醒着脸却红成了苹果,王源小口抿着酒不跟他学那灌酒的行为,两个人细细碎碎的讲着话,温林初忽然就握上了王源闲着的那只手,装着喝醉的样子胡言乱语:“反正你也没喜欢的人,咱俩就凑合着过呗……王源,这个圈子里碰上一个看上眼的人实在是太难了。”

视线落在对方头发上,细碎的刘海遮住那双眼睛看不清温林初的脸,随后王源抽回手,发出两声轻笑:“谁说没有喜欢的人。”

温林初猛一抬眼,清明的视线里哪有半分醉意,王源靠着床头,清俊的脸上也没有一点尴尬的情愫,温林初哑然失笑,伸手朝着自己大腿上猛地一拍:“你这小孩儿怎么这么让人琢磨不透呢。”

“可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啊。”王源眯着眼睛笑脸上多了几分怅然,“但是我也没有凑活谈恋爱的心思。”

订的房间是海景房,靠着床头往外头望去能看见海水敲打着沙滩,细听还能听见传来的微弱海浪声响,透过隔音效果不那么好的玻璃,一声声敲打着耳膜,思绪也多了几分旖旎。

“其实一个人很自由。”温林初凑过来,“挺不错的,只是我单着的时间长了,便想找个人定下来。”

“所以才借着通宵喝酒的名义只定了一个房间呀?”王源歪着脑袋,“可别说什么房间不够订不到。”

温林初憨憨的笑,却话锋一转:“你喜欢的人,不会是凯哥吧……”

见王源点头,连忙整个人都往后挪了一步:“靠?”

一声不轻不响的粗口。

 

#04

大四毕业那天穿着学院提供的学士服,共同学习了四年却没有什么感情的班级聚在一起拍了最后一张集体照,王源四年都没有住校,当天连寝室的散伙饭都没有。王俊凯上午赶去公司处理事情,下午过去接王源,陪着王源最后逛了圈校园,托人给他和王源拍了几张照片,王源掏出手机给温林初看,六月初和煦的天气里大学气派的校门下王俊凯单手搂着王源的肩膀,构图不算太好人物的脸都不甚清晰,只是透过不算大的手机屏幕也还能看出两个人周边萦绕的和谐气氛。

温林初摸着鼻子笑的有些尴尬:“原来和你在一起的王俊凯是这样的啊……”

据说上大学时王俊凯就是他们那一拨人里最不好相与的人,洁癖外加强迫症的处女座最初让好几个兄弟都吃不消,虽说相处久了习惯下来这些也没什么,但是王俊凯性子里那点说一不二的霸道却是半分都忽略不了。

记忆里却向来都是那人霸道里带着些许温柔的言辞,让他冷了加衣下雨带伞,出远门时还会准备好常用药,细心的写上用法用量。王源朝着温林初笑了笑,却并不多言,他的好啊,只要他一个人知道就好。

那天晚上王俊凯给他补上一顿毕业饭,酒意上头在王俊凯避着王源父母把他送回房间时迎合着酒意狠狠亲吻,对方像是愣住了一般任由他动作,回过神来却将人狠狠甩上柔软的床垫,王源不动声色,抓过枕头抱进怀里,一张脸都陷进棉絮里。那人即便是受了惊吓,过一会儿却还是上来给他脱衣服换裤子,王源穿着内裤张着腿大喇喇的坐在床上,醉意上头连视线都是模糊的。

王俊凯把人塞进被子,左右掖掖被角裹好王源,站着缓和呼吸,推门离开前那人一定是能听见他的声音的,借着朦胧的醉意嘟囔着脱口而出的话。

——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王俊凯。

 

海浪声不绝,愣在一边不讲话的温林初醒过神儿来,声音不算响亮的问了句然后呢。

王源偏过脸,唇边划开抹浅淡的笑意:“没有然后。后来我就来了这里。”

 

 

#05

谎言编造出的丰富

再美也不如

一双手给的温度

 

春节时差不多开学,长假都没有回国的人自然不会特意请假回去,倒是父母趁着国内的假期飞过来住了几日,顺带着玩一圈,王源忙着练习,头几天就打发温林初帮忙陪着父母出去逛,经过上次相谈后两个人俨然一副难兄难弟的样子,温林初的喜欢来得快去得也快,那点喜欢转成欣赏后对王源更是赞不绝口。和王俊凯联系时更是有意无意的提到人,偏偏那人向来刀枪不入,这么多年过去温林初对他仍旧看不透。

只是要他说王俊凯对王源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他也显然是不相信的。

王俊凯那个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来不做些多余的事。要是他真是只把王源当弟弟看,那现在哪儿还能让王源一个人在这纠结着,早把话说得清清楚楚。

阳光柔软的海岸沙滩,终于空出时间来陪父母的王源穿着大号T恤和短裤,怕热的人早早带起阳帽,倒是没有几个男生能抵挡住海浪的诱惑,没犹豫多久就往海水里冲,温林初一个没注意就被人忽悠着租了块儿冲浪板兴致颇高的拉着个老外学了起来,温林初不太放心,只得在一边看着。说来王源从小到大家里宠着王俊凯管着,遇不上什么不好的事,温林初既然受了王俊凯的托付,加之如今和王源关系也算是不错,尽心尽力的照顾着,索性没有出什么事,学了一阵子累了,王源自己就上了岸,扒拉着湿透的头发在阳光下甩着脑袋。

明晃晃的反光让温林初看愣了眼,只是王源视线的落点,却是温林初身后。

那个一身风尘仆仆,衬衣长裤出现在沙滩边上的男人。

状似无辜的眨眨眼睛,眼角蔓延整束桃花。

 

少年人的阳光活力向来是吸引人的存在。王俊凯也无法描述看见那个脸上挂着笑,在夏天阳光下一步步朝他走来的王源时,胸口处格外热烈的心跳声是怎样一个存在。

“你怎么来了?”圆润的杏眼眼角微微上扬,脸上任何一个细微处都透出那人此时心内的欢喜。

王俊凯伸手不嫌弃的搓了搓对方洋溢着海水气息的湿发,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来澳洲谈个生意,不知道能不能来看你就索性没有告诉你,上午开完会听说你们在附近,就过来看看。”

没有理会头上作乱的手,王源抿抿唇企图克制住此时快要满溢的欣喜,离开他身边的目的已然被忘在脑后,几个月不见的思念在此时此刻缓慢决堤,最终还是止不住两只手,轻轻的扯住对方腰侧的衬衫,声音隐约带上几分小心翼翼:“我好想你啊。”

 

干燥的手掌被手底下的湿发染得湿润,却带着股与阳光不同的温度蹿进心里,一句想念慢悠悠的晃,蓦然间便恍了眼。

王俊凯伸出手去把人往怀里拉,暗想着面前那个一瞬间就僵硬起来的身体面上的表情该是怎样,想来那双杏眼便是圆溜溜的瞪着,嘴唇也微微张开,满脸都要被震惊两个字占据罢,连呼吸都滞缩了一瞬。

“好久不见,我也想你。”

声音温柔又带着不可觉察的坚定,搂着腰的手臂干脆再紧了紧。

脑袋抵着不算太坚硬的胸膛,氤氲了衬衫料子温暖却一点点蔓延,连炽热的阳光都变得柔和不刺眼。低着头睁眼,眼前是踩着沙滩脏兮兮的脚丫子和不合时宜的皮鞋,脚尖对着脚尖连违和感都消失不见。

 

#06

刚出国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觉得课程持续太长这天,王俊凯时间紧,海边见了一面后没多久就回了国,王源被导师抓着练习,只得再一次把父母托给王俊凯让他们一起回去,没有单独讲话的时机,王源闭上眼都能想到面对王俊凯时他对他的疑问是半点都没有挡住。只是王俊凯不点明,满脸的高深莫测只在快离开时发来条短信,让他赶紧回国。导师倒是真心喜欢王源这个有天赋又肯下功夫的学生,哪怕知道只在这边呆一年也尽心尽力的教导甚至给他争取了比赛名额,为了不辜负导师的好意王源只能认认真真的准备,好在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只是备赛的时间一晃眼而过,比赛过后清闲的日子待不了两天,王源就坐不住了。

喜欢他的岁月悠悠走,本以为就要这样没有了尽头。

 

回国没有通知任何人,仓促间结束了澳洲那边的课程,被几个国际友人强拉着喝了半天酒,睡了没有几个小时就要准备登机,迷迷糊糊飞回来直到踏上国内机场的时候还云里雾里不知今夕何夕。关于去向却是清晰的,拖着不算小的行李箱,背着个比出国前大一半的包,喊了辆出租车就往王俊凯公司去。公司前台是新人不认脸,王源的刷脸技能失效后只能拿出手机给人打电话,接到电话的男人愣是被吓了一跳,放下正在看的文件连忙下去接人。

光亮整洁的大厅站着的人,听见电梯开门声时抬起头,眸光闪闪,却矜持着站在原地朝他笑。

王俊凯笑着走进,卸下王源背上沉重的包提在手上,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接过对方递上来的行李,两个人之间从小到大的默契和王俊凯对王源下意识的照顾造成了王源对王俊凯可以说是无意识的依赖,这是彼此都清楚的关系。

眼前闪过出国前王源眼睛里难掩的伤感却又强颜欢笑的样子,暗暗懊恼自己当时的举动,彼时腰间柔软的力道仿佛还清晰可闻,一句是否想念却没有回答的余地。

醉意之下掐头去尾的喜欢和酒意熏人的吻,并没有构成让王俊凯不顾一切扯着王源走上这条路的理由,大多数人的不理解让他退意连连,仿佛他还是记忆里那个需要保护的少年,却不想那个扯着他衣摆跟在身后的小孩儿早已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大人。放他离开希望他能想得更清楚,大概是王俊凯有史以来做的最让他后悔的决定。

 

用一颗种

换一个梦

规则如此普通

任选一朵

完美天国

堕落

 

而他的一朵,叫王源。

 

#07

岁月是悠悠情长。

是他牵起他的手。

评论(24)
热度(715)
  1. 抹茶蟹圆子 从 长夏🍉 转载了此文字

© é•¿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