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田园香(下)

·民国设定(麻烦当架空看厚!)

·先生凯×小公子源

·画风突变系列/田园香是一首歌/问题与正文没多大关系系列(完结)

·接下来可以看麦咭了[doge.]   山水那个活动忘记写了现在大概来不及了(?)没关系我写了直接发lo吧,活动就……

 ·等一下!这一篇要祝我近近 @庸人 生日快乐!!!!!

##

越是接近南方,即便已经到了十一月的天气,气温仍是缓慢在上升,连日里呆在船上,饶是已经熬过晕船期,王源也还是有些不适应,除去王俊凯每天拽着他去甲板上透气之外,就只愿意躺着,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竟是瘦了不少。

王俊凯瞧着心里也不好受,只得每天挑拣着好吃又不腻嘴的东西喂了,可即便是这样,临近下船之日,王源还是生起病来。小公子打小被照顾的好,平日里都是健健康康,生起病来也是小打小闹的两三日便能好,这会儿大概是心里压着事儿,也担心着父母,竟然高烧了两日还不退,浑浑噩噩的惨白着张脸,船上随行的医生没什么能力,也只说这病怕是从心里发起来,要好还得靠养,要退烧也容易,发汗够了,烧自然就退了,怕只怕这一病要留下病根就不好了。王俊凯还能怎么着,为了照顾王源他已经几乎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这下也顾忌不了什么,借了两床被子给小孩盖好,脱了衣服挤上床把人抱进怀里,两眼一闭,很快就睡着了。

瘦,实在是太瘦了。

 

王源醒来时王俊凯还睡着,整个人都缩在他怀里的王源微微仰起头,视线里就出现了王俊凯那个冒着胡茬的青色下巴,再往上,一双眼睛紧紧闭着,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昏暗的灯光下青色的眼底让他心里又酸又甜,这个先生,对他一向是极好也极为爱护他的。

不容他多想,王俊凯的手掌已经轻轻覆上了他的额间,低沉柔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唔,烧退了。”王俊凯低下头,两个人额头相抵,声音里带着一丝放下心来的倦意,“你这次,可把先生吓坏了。”

王源忽闪着眼睛去偷瞥王俊凯,却只能看见桃花眼里一汪温柔的泉,和唇边似有若无的笑意,他不知为何就觉得脸上渐渐升起了令人难以忽视的热度,粉红着张脸,声音也带着大病初愈的沙哑和些许羞意:“先生……”

 

生病时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有山河壮阔的风景。

醒来后却见着了疲累的他,情愫暗生却怯怯不愿提。

有什么是不一样了的。

 

临下船的前一晚,王俊凯从行李里拿出了早就给王源准备好的西洋衣物,在他身上比划了一会儿又叠好给他放在床头,这才解释道:“港城不必杭城那边,在这儿常住还是得在衣物上稍作改变,你原先那些个衣服,怕是不好再穿,这次时间仓促,我只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下船后我再带你去置办,想来我们在这儿也呆不久,王源,我要带你离开中国,跟我一起回美国。”

王源没有表现出异议,但是心里却有几分难过,在这边至少还是在同一个国家,若是去了大洋那一头,这以后想要回来想必是更加不易。只是王源没有办法,他知道王俊凯这都是为了他好,也知道他除了跟着王俊凯,没有别的办法。

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后,他忽然揪着亵衣下摆挪到王俊凯边上:“先生,以后……以后能和你一起睡么?”

王俊凯抬起头,眼睛里是震惊带着几分迟疑,却最终在王源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败下阵来,无奈的勾起唇角笑了笑,掀开被子:“来,上来。”

起初是规规矩矩的各自平躺,只是船上的床本来就小,两个不算矮的男子躺在一起自然少不了接触,后来王源耐不住了,悄悄伸出小指去勾王俊凯的手,王俊凯轻笑一声,一手摁灭小灯,一手默默拽住了王源那只作怪的手。

黑暗似乎让听觉变得灵敏,王俊凯听见了王源那一瞬间屏住呼吸的动静后低低的笑了,低沉的笑声似乎让王源变得紧张起来,连呼吸都变得局促不安。

不想再逗弄小孩,王俊凯翻过身把人抱进怀里,低头在他的发旋轻轻亲吻:“乖,睡吧。”

王源在王俊凯怀里挪了两下,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王俊凯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般,一手在他背上拍了拍,嘴唇凑在他耳边,又一次轻声开口:“生辰快乐,源源。”

眼眶似乎有些湿润,王源把脸埋进王俊凯胸口。

 

 

##

十一月九日船靠岸,港城的天气很是不错,阳光充足,万里无云。

等到客流散去后,船上忽然出现两个男子,稍高的那个一身黑色西装,一手提着行李长手长脚的样子很是帅气,一手稍矮一些的男孩,男孩身上穿着白衬衣,外边裹着浅棕色的夹克衫,还披着纯色披风,戴着纯白的礼帽,路过的人见了都不由自主的想要多看两眼,两个人也不急,就拿着自己的行李牵着手慢悠悠的下船,走不了几步就消失在码头。

王俊凯看见王源穿上衣服的时候内心里觉得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区别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换上洋装的王源能这么好看,小绅士的气度浑然天成,加上王源那一口流利的口语,说是自己的弟弟也没有人会不信,毕竟如今国内要寻到这般西洋话的中国人也难得。

靠岸后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找好友寻路子出国,这倒不是件难事,毕竟港城这边航线管制没有这么严,倒是中国肯定不够安全,说来国难当头想着往外跑讲起来有些难听,只是这会儿他除了自己还有个王源,自然是出不得意外,王俊凯倒是有念头想让友人跟他一起离开,只是那个呆子想来是绝对不会同意。

“一会儿我们去见一个人,他会送我们出国。”                                                            

王源仰起头:“是哥哥的友人么?”

临下船时王俊凯便让王源在这边唤他哥哥,这会儿一听心里少不得有了点占了便宜的心思,王俊凯勾起唇角点头:“恩,叫做宋江南,说起来也算半个杭城人,在这儿做了个都督。”

“哥哥竟认得这般大人物。”王源眯起眼睛,“先前能让哥哥教导源源,还是源源占了哥哥便宜呀。”

王俊凯有些无奈,捏了把王源的脸后装模作样的点头:“是啊。”

 

宋江南一见到王俊凯就高呼幸好,王俊凯便是想堵住他的嘴也没法,那宋江南本就是个咋咋呼呼的性格,张嘴就把心里的话给讲了出来:“你可算是出现了,天哪担心死我了,三日前杭城也沦陷了,我就怕你被困在那儿出不来,也幸好你这人早有打算,咦?这小孩儿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

王俊凯:“……”

虽说早有准备,但是乍一听到确切的沦陷消息,王源还是觉得脑袋被蒙锤子狠狠咋了一下,脑袋也懵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知道狠狠抓住和王俊凯握住的手,满心满眼都是苍白无力的伤感:“先生……先生……”

王俊凯回过身遮住宋江南打量的视线,把王源的脑袋按到自己胸前,两个人相握的手不放,另一只手却拿捏着和缓的力度在王源背后轻轻拍着:“我在,我在的,源源别怕。”

宋江南和王俊凯直到第二天才有坐下来好好聊天的机会,王俊凯给了王源一本闲书让他在房间里自己打发时间,自己则跟宋江南在外室商谈。

“杭城四日前沦陷,按你的说法,便是我那恩人将孩子托付于我,这孩子身世不算太差,知书达理的我带在身边不麻烦。”王俊凯看见宋江南脸色不算好,便知道他是误会了,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再度开口,“王源对我来说,不是累赘。你也知道我们朝夕相伴了几年,再生疏也相处出了感情,更何况我们本就投缘,我来这儿并不打算久留,不日便要回去美国,来找你是想让你给王源安排个身份,好让他能跟着我走。”

宋江南虽仍有些不乐意,但也早在王俊凯对那王源的态度中琢磨出了几分味道,便不和王俊凯磨蹭,直接就应了下来,王俊凯这才说起别的事:“你这都督做着,虽说不错,但是目前国内终究还是危险了些,你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要不然便随我出国吧?”

“不了。”宋江南摇头晃脑,“莫要说我宋江南不知好歹,我宋江南生是中国人,那么便是死也要死在中国的,哎这话可不是针对你,你和我不一样你那是家人在外头。”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说到底,就是我王俊凯怕死罢了,我又何尝不知这国家与我们的生养之恩,只是身边有人,终究是冒不起那个险。也罢,此番一别,有生之年便真是不知还能否相见了,江南你……可得给我好好活着。”

宋江南抬起手抹了抹眼角,唇边绽开笑意:“这是自然,我宋江南,命可硬着哪。”

 

 

##

下港不过短短十日,便又一次上了船。

这次上的船是国家派遣去往美国的,比上次那一辆大了许多,虽然这坐船并没有给王源留下好印象,但是这几日住在宋江南家中,他没拉下脸来去找王俊凯,今日进了客舱发觉这客舱里只有一张床铺时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了,王俊凯见了自然没有去告诉他说其实隔壁也是留给他们的客舱,心里带着些许欢喜将两个人的衣物都给打理好。这回在海上若不出意外得有好几月,或许连小年都得在船上过了。

王俊凯把人拉到怀里,王源就那般别别扭扭的叉开腿坐在王俊凯腿上,两手环着他的脖颈,呼吸轻轻吐在王俊凯颈项上。

“到了美国,我便引你见见我的父母兄弟,然后给你在学校报上名,你就一边学习一边跟着我住,你且放心,等到国内战事平定,我必是要带你回来的。”

王源点点头,嘴唇咧的很开。

王俊凯却感受到点点湿意在自己脖子边上的皮肤蔓延开来,带来阵阵颤意。

 

 

##

红砖墙斑驳旧时光

田园香伴随那些过往

 

王俊凯出生在美国,美国这边的王家,是连美国佬都不敢小瞧的存在,只是到了王俊凯父母那一辈时忽然归隐,一家人守着一块不算小的农场。

虽说不再锋芒毕露,但是一代代积累的威严始终是在的,王家一点不缺钱,也不缺权,王源一进到王家就觉得这个家令人感到不适。只是王先生和王夫人都待他好极,知道他的父亲曾经救过王俊凯后更是恨不得将王源宠到心坎里去。

王俊凯答应过王源以后都能跟他一起睡,便很快从家中搬了出来,用的是带王源去城里上学的理由,自己也应邀去一所本地高中做起了老师。

王源自然是跟着的。

 

有了一个属于自己两个人的小家,生活就一点一点,慢悠悠的步上了正轨。

 

周末的时候回本家,王先生和王夫人会给他们准备各种吃的喝的,王源喜欢家里那一片大麦田,就喜欢挽着裤腿带着草帽在里头乱冲乱撞,脸上满是陶醉的笑意。

王俊凯就搬着画板坐在附近,浓墨重彩之下是大片金色的麦田,和衬衣少年朝着阳光的笑脸。

王先生和王夫人似乎对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点也不意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对王源也是一如既往的好。日子匆匆的过,除去王源时不时朝着东方发呆之外,好像没有什么波折。王俊凯一直留意着国内传来的消息,日本不讨好的招惹了美国,太平洋战场上的战事一触即发,王俊凯相信很快就能听到胜利的消息,只是这些他都没有刻意去告诉王源,每日的报纸都给他留着,王源自己总能清楚的。

王俊凯的画被王源挂在了两个人的卧室里,睡觉前洗完澡出来,他趴在王俊凯身边,俯下头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吻:“先生,教我油画吧?”

 

 

##

走过漫长的悠远的时光 

心里牵挂着温暖又美丽的地方

那时常梦回的家乡 

 

熟悉的小路它崎岖远又长 

小河水倒影日落潺潺流淌 

永难忘 

 

美籍华裔画家王源,不日将携伴侣归国。

评论(44)
热度(444)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