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唱歌给你听

唱歌给你听,给小主唱的生贺,用这个标题最恰当不过了吧。

我们的小主唱,那就是最温暖的一首歌啊。给我们小主唱的生日贺文,十五岁的你要做一个更加耀眼,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温暖的小太阳。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温暖。

我们的小主唱,15岁要多吃多长肉呀。

(提前两天的11:08。本文定时。)

 

##

和高中毕业后奔向美帝资本主义怀抱的刘志宏时隔五年后的会晤让王源三天来每每想起都觉得面上臊得慌。

那天早上迷迷糊糊接起来电话被叫到机场当司机,其实无非就是把刘志宏接回来就可以了,但是偏偏刘志宏那人不知道早点告诉他回国的日期,临时授命的下场就是王源磨磨蹭蹭打理好自己出门后赶上了午高峰,堵了一小时路才通,到机场时刘志宏已经在那儿等了个半死不活。

那人接受了五年资本主义教育后还是没改掉那股抠门儿劲儿,刚见面就在那儿抱怨续了五六次咖啡,最后那侍应生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王源说那你多点点东西吃呗,结果刘志宏剜他一眼在那儿哼哼唧唧:“还不都是你来得慢,机场这地儿东西多贵呀,啊?”

这可真是脾气都给他气没了,后来把人送回家后美其名曰接风洗尘,被逼着请他吃了顿饭,王源说他出国一趟整个人一点没变,刘志宏乐呵呵的问他是不是还是一样的帅,王源冷哼一声:“一样的小家子气。”话是这么说,两个人十几年的朋友,还能真计较这个?

问题出就出在吃晚饭后去酒吧,刘志宏那人喝两口就酒精上头,盯着王源看了两眼,在酒吧嘈杂的背景音下头用喊出来的音量问他和王俊凯怎么样了,王源听清楚后说还能怎样,早就分了。

大概是没听清,刘志宏又问了一次,王源这回回的声音大了些,对方听清楚后露出一脸不解的样子,用一样的声音喊着问他:“为什么呀!那你还喜欢不喜欢他呀?”

王源歪着脑袋想了想,再开口声音响亮:“这哪儿有为什么呀,当然还喜欢他,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还单着?”

 

进酒吧的时候两个人图省事儿直接坐在了吧台上,高脚椅在王源不知道为什么砰砰砰的心跳下左右晃悠,两杯酒下肚后连他都有了些醉意,也许是因为对面坐着的,是对他和王俊凯的事儿了解的一清二楚的刘志宏,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对他和王俊凯的感情坦诚的毫无顾忌,那个有着悠悠桃花眼的男人,还喜欢吗?

当然啊。

但是在他略一抬头,看见自己面前忽然站了个人的时候,那个人还有着一张王俊凯的脸的时候,他还是懵住了。

 

王俊凯站在那儿,也不去催王源讲话,看见那双乌溜溜的杏眼眨巴两下,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假装若无其事的把视线转开,拽住刘志宏还握着酒杯的手腕:“回去了。”

“哎哎哎我还没喝够呢!”

“回去了,刘志宏。”

王俊凯憋着笑意给王源让道,喝醉的刘志宏嚷嚷着没喝够但也好像敏锐的感受到了王源情绪的变化,嘴巴上嘟囔,身体确实跟着王源一步步歪歪扭扭的往外走。王源脑子里就留着王俊凯最后那微微弯起的唇角,脑子里一根弦就那样断了。

 

大一的时候遇见王俊凯,拎着行李箱的王源遇上了穿着学院白T带着红袖章的学长王俊凯。王俊凯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看见他后走过来向他展示了自己的袖章,示意王源跟着他走,M大就他们学院今天才报道,只要是拖着行李箱的新生都是他们迎新的学长需要领路的,更何况是王源这样一个人拖着行李过来的人。

王源点点头跟着王俊凯走,一路上就听见王俊凯在那讲电话,什么“东西你先买了回来学院里给报销”什么“这边接应的人还不够再叫几个人出来”还有让社团拉新生的先别着急先让新生把行李放下。王源仰起脑袋看着这个比他高上小半个脑袋的学长,心想着大概是遇上了一个很厉害的学长,就看见王俊凯挂了电话偏过头来似乎是发现了他的视线,桃花眼微弯,把手机晃了晃:“不好意思啊,我叫王俊凯,学生会副主席。”

“没关系。”王源连忙摇头,“学长好,我叫王源。”

王俊凯笑笑收回视线,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教学楼:“待会儿我帮你看着行李,你进去找到你们班级后报道领到宿舍钥匙后出来找我带你去寝室。”

“好的。”王源点头,眯起眼睛目测了下距离,然后把行李交给王俊凯,“那我先过去了?”

 

林荫道上阳光落满,王俊凯视线里少年瘦削的背影包裹在宽大的T恤衫下,眯起眼睛看着那衣服在跑动中迎着风翩飞,脑子里忽然闪过方才少年清俊的脸,杏仁眼眨巴着带着湿漉漉的水汽。

 

 

##

挽起袖子准备在大学时期大干一场的王源在加入学生会之后理所当然的和王俊凯越来越熟悉,那是个很好的人。

他对王俊凯的评价一直都是好人两个字,在王俊凯拿手指点着他额头表示出自己不满的时候他也顶多把好人变成了好学长三个字,王俊凯只能对他没脾气:“知道你知道我的好就行。啧,真是不能对你有要求。”

王源进的是王俊凯所在的文艺部,当时几乎所有部门都对他递出了橄榄枝,但是那天刚下课准备和室友去吃饭的时候被王俊凯拦下来,桃花眼学长眨着那双眼睛,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王源同学,我这又当部长又当副主席的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你过来文体部我培养你当部长吧?”

倒不是想要当部长,王源纯粹是被当时王俊凯那略带青色的眼眶弄的心软不已:“哎好,学长你要注意休息啊。”

王俊凯下意识摸上因为喝了咖啡失眠长出来的黑眼圈,毫无愧疚的眨巴着眼睛点头:“你过来就好了,都听你的。”

 

在一起之后王源觉得他大概是本来就不直吧,仔细想想和王俊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他就被王俊凯那张出色的脸给吸引,那之后就更逃不过本来就弯的王俊凯针对他设下的天罗地网,王俊凯倒也没有怎么勾引他,两个男人在一起这大概真的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心细的王俊凯几顿随手带的早饭,几次周末音乐社意外的偶遇就让王源习惯了他的存在,从王源生活的各个方面打入他的生活,甚至和王源的室友关系也好得不得了。

王源只觉得跟王俊凯在一起的时候能随心所欲。大概是在王俊凯无声无息的渗透中让王源一点点习惯他的身份,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王俊凯都是他第一的倾诉对象,也大概是那个时候,王俊凯觉得渔夫该收网了。

 

表白的时候王俊凯拎着他的吉他,深夜两点的时候把王源约出来,M大没有宿舍门禁,对学生实行放养政策,王源在弥仰湖边看见湖心亭上的王俊凯时,就隐约觉得如果他走到他身边,穿过两个人走过无数次的石桥走到王俊凯身边,他们之间就一定会有什么发生变化,但是他还是带着逐渐加速的心跳,踏着坚定的步子,一点点往王俊凯身边挪,看见王俊凯带着吉他的时候他心里有点奇怪,王俊凯却在看见他后不发一语就拨动琴弦,一双眼睛含着他似懂非懂的情愫。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 

不一定要有方向 

只要心中有信仰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 

不一定有大理想

微笑的光也能像太阳 

 

王俊凯的笑容有魔力,当他带着笑意给你唱歌的时候,月光下的吉他白衬衫少年,那湖面粼粼的倒影也带上了诱惑人的意味。

Narcissus爱上了湖面里自己的倒影,王源爱上王俊凯。

自恋和恋他的区别,大概就是Narcissus最终只能成为开在湖边的水仙,而他却能在王俊凯放下吉他对他说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时拥抱那具温热的躯体,带着满心雀跃与欢喜。

 

##

在一起之后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要说变化大概是两个人的亲密无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光明正大分享一切秘密,能拥有对他使性子的权利。

同在音乐社那么久,王源也只知道王俊凯这人喜欢吉他,弹吉他弹得很好,却从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原来他唱歌也很好,后来王源问他为什么,当时两个人正缩在王源的小床上,那时间他们寝室的人都趁着元旦假期出去旅游,王源不愿意去,就和王俊凯呆在学校里,冬天天气冷,两个人每天都有很长一段时间互相抱着窝在被子下头,什么也不做,就是聊聊天。那时候王俊凯长手长脚的把王源整个人包在怀里,听见这问题后低低的笑,嘴唇贴着他耳后那一片敏感的肌肤:“我只想唱歌给你听,不管你在什么地方,不一定要有方向,只要心中有信仰。王源儿,你真的不懂?”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隐隐回荡,和那一晚听见的歌声又似乎有那么点不同,带着暧昧的引诱,王源拿脸去蹭王俊凯放在自己脖颈边上的手心,忽然转过身面对面抱紧,两个人脸贴着脸距离无限接近,王源眉眼弯弯,凑过去一口咬住了王俊凯下巴,声音模模糊糊:“我也唱歌给你听,只唱给你听。”

王俊凯低头亲他:“但是你还没给我唱过。”

“那下午去琴房吧。”声音里染上几分绵软,“去琴房给你唱?”

翻身将人压在身下,王俊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情欲和几分期待:“好。”

 

在听王源唱歌之前,王俊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被王源的歌声惊艳到,但是显然有些事他没有想到就不会发生,王源的音乐天赋除了体现在钢琴上,也同样体现在他那一口嗓音,清亮的少年音,随着白皙纤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跃动,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般,让王俊凯惊呆在原地。

 

飞过城市绚烂的霓虹 

飞过辽远的星空,

划出一段彩虹 

长成光,

掠过一望无际的草地

掠过荒芜的戈壁,

信念是春的雨露 

不认输

 

在一起就不服输的信念,要一起往下走的信念。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 

不一定要有方向 

只要心中有信仰 

我只想唱歌给你听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 

不一定有大理想

微笑的光也能像太阳 

 

同样的旋律和歌词,在王俊凯听来却狠狠撞进了心里,M大琴房建设的规模很高,二层琴房是巨大的落地玻璃墙壁,初冬的阳光水幕般倾泻,王源穿着温暖的白色毛衣,外套还拿在他的手里,脖子上却围着衬得那张小脸更小的围脖,在光影斑驳下闭着眼睛唱着给他一个人的歌。

王俊凯闭上眼睛,眼眶有点湿润。唇角微微上扬,铭记一场此生不复的爱恋。

 

##

算起来两个人从大学走到现在,从来没有比这次更大的摩擦,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分手两个字。王源想着在酒吧里被王俊凯听去的那句当然还喜欢,心里面上都觉得臊,但是一想两个人吵架的原因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那到底为什么要说出分手两个字呢?

七年之痒都走过了,难道真要因为一句愤然之言就断了?

王源把整个脑袋都缩在搭在桌上的手臂里,秘书敲了门,见王源那样连讲话都小心翼翼:“王总,王先生在会客室等你。”

“王先生?”王源抬起头,“王俊凯?”

秘书点点头:“您要是……”

“没事,小然你先出去吧,我等会儿就过去。”

王源又在位子上呆坐了半晌,这才收拾好心情站起身来理理衣服,然而推开会客室门的时候他却觉得自己大概是开门方式错误。王俊凯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抱着吉他坐在里头的沙发上,见他进来后微微一笑。

站起身来提着吉他,就像那天在凌晨的弥仰湖,脸上带着温柔和羞涩的坚定:“王源儿,你还要不要听我唱歌?”

王源撇开头瘪瘪嘴,快速的眨眼想要驱散眼眶里弥漫的水汽。

“王俊凯。”

 

他快走几步跑上前去抱住对方精瘦的腰身。

 

“我听。”

 

##

在海的那一边 

在暖暖的阳光线 

有很多爱的种子 

撒在心间总盛开神话 

伸出你的手

抱紧梦想不低头

 

是彼此要做一辈子的梦啊。




(要和哥哥一直在一起下去啊~你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吶。)

(宝贝晚安啊,我们源宝宝。)

评论(32)
热度(464)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