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王小少爷闯江湖

这是一篇莫名其妙的江湖文/被自己的不要脸吓到/江湖并不是这样啊QAQ

#少侠凯×公子源#

*******************************

“哎我说小公子,你这细皮嫩肉的,可得跟紧点儿,不然被山贼抓去做了压寨夫人可就不好了。”

对方的手一直紧扣着他的手腕,嘴上不依不饶的说着风凉话,却是一直在那边替他踢去路上偶尔出现的大块石子,或是挥剑砍去伸到面前的杂草粗枝。

王源冷哼一声,姿态端的高极了:“怎么,你是没本事还是不信自己能护我周全?”

对方停下步子,王源一个不察差点撞了上去,抬起头来瞪他,却迷失在对方深情的桃花眼中:“我的人,我自然能护周全,问题是,你是吗?”

于是被侠客王俊凯捡到的离家出走的小公子王源忽然勾起一个笑容,凑上去同对方鼻尖抵着鼻尖,气息清润,带着细微的清冽香气:“你说呢?”

 

 

【壹】  少侠!请带我闯江湖吧!

 

“砰!”王家老爷摔了个陶瓷瓶,冲着面前这个他宠了二十年的混账儿子喊道:“滚!!!”

王小少爷冲着震怒的老头子扮了个鬼脸,好看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桀骜不驯:“那我走啦!闯荡江湖去!”

王家老爷转念一想,这孩子本来就嚷嚷着要去闯江湖,这真走了,可怎么呀。又对着那个蹦蹦跳跳的背影喊了声站住。王小少爷讪笑着回头,溜溜的往老爷子身上挂:“就知道爹爹你舍不得我啦~但是爹爹,要是以后孩儿真走了,您可得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想我。”

“小兔崽子,谁会想你啊。”

王源在他老爹身上蹭着,很是不满:“老爷子,不是我说你,到时候可别哭!”

王家老爷一边无奈,一边拿手在王源身上拍拍:“行了,真要逃,记得多带点银子!”

王源装作无意般抽抽鼻子,嚷嚷着要回屋睡午觉,王家老爷半是无奈半是不舍的松了手,状似无意般提起:“昨儿你娘又在你床头下塞钱了,好好收着别乱花啊!”

“行行行,回头谢谢我娘啊~”

 

回了自己的房间,王源随口就让下人全都出去,下人们也没多想,留了王源一个人在屋子里各种捯饬,先是把那袋银子分了好几份儿,在身上各处藏了,又换了身小厮的衣裳,随意塞了几件衣服理了个包袱背上,想了想又放到一边,跑去搜罗了些简单的金银小玉饰,然后和衣在床上躺下闭目养神,就等着夜深人静时偷偷离府。

 

入夜。

王家小少爷居住的小别院灯火通明,下人们来来去去,正屋里王家老爷坐在高位上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水,主母却是来来回回一刻不得闲。

王家老爷被她闹得脑仁儿子疼,不由出声道:“好了!让下人们都回来吧,别找了。那小兔崽子铁定跑了。”

“老爷!”主母嚷嚷了一声,“我们源儿可是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这在外头要是……”

“哪儿来这么多要是。你也歇停会儿,我们儿子虽然看着蠢可好歹姓王!这么容易死就不是我王明安的儿子了。”

“这……”

“儿子大了,他既然那么想走,就随他吧,我们身子骨也还硬朗,还等的起。他啊,就该出去走走,老那么娇惯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主母抹抹眼泪,悠悠叹了口气。

“随他去吧……”

 

说到王家小少爷,甫一入夜便偷偷摸摸从后门溜了出去,这一溜没关系,倒是在路上溜溜达达的时候无意中盯上了个白衣公子,那公子长得好,桃花眼薄嘴唇,手中抱着把长剑长得比他还要高,一看就是个武艺高超的江湖人士,话本里说了,闯荡江湖,首先得有个好伙伴,这个人……

王源揉着下巴笑了笑,三两步上前去欲伸手去拍那公子的肩膀,却不料,对方速度极快,反手一扣就拧着他的手腕把他拖到了面前。

“疼疼疼!”

饶是见他手无缚鸡之力,对方也没有松开他的手,这会儿周边半个人影也没有,王源心里忽然怕极了,他怎么忘记了话本里还说,生死之交才能做伙伴呢!这万一……这人心里一恼直接给他一剑……

“少侠饶命!”王源眨巴眨巴眼,直接出口求饶,“我……我……”

王俊凯眯着眼睛盯着这个穿着大户人家小厮的衣服,却细皮嫩肉一看就没吃过苦,倒像是离家出走的小孩。只是这小孩长得好看,眼神灵动又带着点小狡黠让他不由自主的松了力道。

“有事?”王俊凯干脆松开手,皱着眉盯着面前这个小孩。

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王源咧开唇角,偏偏几缕发丝调皮的垂在眼前看着滑稽极了:“少侠!请带我闯江湖吧!”

 

 

【贰】  你……竟然是个,是个登徒子!

 

被梦里山崩地裂的恐惧感惊醒的王俊凯,哭笑不得的看着趴在他身上睡得津津有味还是不是砸吧嘴的小孩半晌,方才想起要把对方从自己身上移下去。

昨夜这小孩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跟着也便罢了,就连住宿,也要强势的挤进他的房间,嚷嚷着没钱嚷嚷着害怕他一觉醒来就不见了,小孩睡相很差,前半宿被闹得睡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是噩梦连连。

果然还是应该赶紧甩了他。

然而把人放到枕头上的动作却是格外轻柔,王源瘪瘪嘴,转了个身抱着王俊凯的腰蹭了蹭就这么又睡死过去,王俊凯愣住鼻尖忽然闻到了一阵清冽的薄荷香,低头看小孩,柔嫩的嘴唇不是蠕动两下,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大抵是睡得不太轻松,下意识就轻巧的抱着人换了个姿势,手还是缠着他的腰,这下却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

啪嗒一声,心里仿佛有根弦轻巧的断裂。

王俊凯靠着枕头深吸一口气,鼻尖萦绕的几乎都是小公子身上的香气,仔细闻了又好似不是薄荷香,但要说是什么,王俊凯又讲不上来,这会儿两个大男人都只穿着一身里衣贴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怪异感,好像,本该如此一般的契合,让王俊凯嗤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趴在他身上那个小孩勾着唇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虽然很有志气,但是细皮嫩肉的小公子还是因为路途遥远而痛苦不堪。

“去郢都,怎么,受不了了?”王俊凯停下脚步,盯着那个自顾自蹲在地上的人,“要不然先送你回去?”

王源瘪瘪嘴,仰起来的小脸带着点委屈:“我受得了,可是……可是脚底好像磨破了,好疼!”

“……”王俊凯皱眉,有些泛白的嘴唇抿起,两个人对视良久,“怎么不早说?”

“我跟着你已经是麻烦你了,不能再给你添麻烦。”王源磨磨唧唧的开口,“虽然好像现在还是添麻烦了。”

王俊凯长叹一口气蹲下身,两个人对视一阵后他忽然伸出手挑高了王源的下巴:“方才,我以为我的意思是,你跟着我,就已经是我的人了。”

“什、什么意思你……”王源噘嘴,磨磨蹭蹭的往后边退了几分,耳朵边上却是红的快要滴血,“我可没答应哈!虽然你是少侠……恩,王俊凯我不是断袖。”

王俊凯扑哧一声,起床后身上装出来的那点痞气消失的无影无踪,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后又忽然闭上嘴,凑进了在王源唇上亲了一口:“没事,我是就好。”

……

“喂!”王源噌一声红了脸,一个失力就吧唧坐到了地上,然后眼睁睁看着少侠王俊凯抓过他的腿放在自己膝盖上,脱去鞋袜后看见磨出水泡又破了后颇有些血肉模糊的脚。

从来没有人这么抓着他的脚踝端详过他的脚,一紧张,就好像脸白皙的脚也染上了粉红,坐在地上的王家小公子就像是被轻薄一般捂着脸,颤巍巍的声音从喉间断断续续的发出:“少、少侠,你……竟然是个,是个登徒子!”

 

 

【叁】  少侠您可真是……恶趣味

 

王俊凯被王源那一脸被轻薄的表情逗乐了,横竖继续拿过另一只脚把鞋袜一起脱了,身上也没带什么药,干脆拿出离开师门时顺手带的金疮药,上了药后四处看了看,最后还是把视线落在了王源脸上,撞到那抹透着亮光的眼神后还愣了愣,轻笑道:“你这也不能走路了,我背你?”

“背……背我?”王源看起来很吃惊的样子。

王俊凯弯弯唇角,点头:“恩,上来。”然后就默默转过身背对着王源蹲好,也不催促,等着身后纠结的小公子想明白后,咬着下唇双手堪堪搭到他身上时,忽然被人打断。

 

“哟!我看看,这是什么情况啊?”

王源点点头,话本中山贼必说的第一句话。

“费什么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咦?都没有点新意的吗?

王源抬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王俊凯,伸手握住他的手指头扯了扯:“少侠,你打得过吗?”

其实对方来的人不多,但是一个个看着虎背熊腰,王源低头看了看自己鞋子还没穿上的脚,还有王俊凯那并不算强壮的身躯,下意识抖了抖。

“啧。”王俊凯似乎并不把对方放眼里,只回过头挑着眉道:“我说了,你得小心不被抓去当压寨夫人。”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般断袖吗!”王源几乎忍不住要翻白眼,但这会儿除去钱财身家都得靠着王俊凯外,他竟然还真听见对面的几个人中有个贼眉鼠眼的瘦子淫笑着道——

“嘿~二当家的,坐那儿那个长的细皮嫩肉的,大当家可不就好这口嘛?”

……王源猛地扯住了王俊凯的手:“少侠救我!”

王俊凯勾起唇角:“这是同意做我的人了?”

“……成交!”王源咬牙,至少你王俊凯长得好看啊,谁知道那个大当家长什么鬼样子啊!

 

王俊凯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坐在原地不要动,自己上前一步直接挡住了对方淫猥的视线,轻笑道:“不想死的,赶紧走。”

对面那二当家一听,扯了嘴里叼着的草就骂了声娘:“弟兄们上!”

王源只能听见耳边响起一声不屑的轻笑,下一瞬那个白色的身影便抽出了挂在腰间的软剑,白色的身形在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山贼中间如鱼得水,不多时便回了自己身边,那群人气喘吁吁的同时,一个个都得空出一只手来提着裤腰,王源眨巴眨巴眼睛,抬头问王俊凯:“你把他们裤腰带给弄了?”看到王俊凯的点头后,又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瘪了瘪嘴。

“少侠您可真是……”

——恶趣味。

 

 

【肆】  一吻情深。

 

最后还是王俊凯背着离开的树林,进了下一座城后王俊凯掏钱买了一匹马,王源兴冲冲的想要爬上去却被制止:“你会骑马吗?”

王源呆了呆,有些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其实我……”

声音淹没在王俊凯在他头发上温柔的揉动,那个有着桃花眼和小虎牙的少侠,对他弯起了眼睛,温柔的讲话:“别急,明天出了城,我再带你骑。”

心里的那番辩驳忽然失了色彩,王源抿着唇故作深沉的点了头。

——老爷子你儿子要断袖了!!!

 

还是住在一屋子里,今天落脚的这个客栈比起昨日的有些简陋,王源吃饭的时候就觉得四处的小二和那个掌柜眼神都不对劲,吃的也就没那么顺手,总觉得心里有些发凉。就凑过去把这感觉和王俊凯说了,谁知道王俊凯只是点了点头,不经意道:“恩,这是家黑店。怎么,你怕?”

“……”这么随便真的好吗,“知道是黑店你还带我进来啊!”

王俊凯以为他那是害怕的,下意识就给他夹了筷子青菜,低声道:“别怕,有我。”

王源面上抽了抽,嘟着嘴开始埋头吃饭,他那哪是害怕,明明就是激动的好吗!闯江湖,不经历山贼黑店,怎么叫闯江湖啊……但是看在你,恩……

王源抬起头看了眼对面安静进食的王俊凯,看在你这么温柔想要保护我的份上,我就假装一下害怕好了。

 

晚间睡下后,王源忽然被王俊凯拿手捂醒,塞了颗不知道叫什么的药丸,迷迷糊糊就听见对方在他耳边轻声道:“别害怕,继续睡,醒来我们就出发。”

王源睡得迷糊,但还是听见了耳边间或响起的刀剑碰撞声和不属于王俊凯的求饶声,只是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等到第二日睡到自然醒,王俊凯早就在屋子里练起了拳,他睁着眼睛想了半晌,忽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王俊凯!”

王俊凯被他吓了一跳,动作僵在半空忽然回头:“恩?”

“昨晚……昨晚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眼中罕见的闪过一抹愧疚,走到他身边扶着他下床:“看看有没有腿软。昨晚是我的疏忽,忘记了迷香这东西对我没效果但是对你是有效的,虽然及时给你吃了解药但是……”

“这不关你事啊。”王源这才发现自己两条腿根本使不上力气,连带着脚底的痛感都小了些,“你已经很护着我了,王俊凯。”

说着王源又回到床沿坐下,清亮的眼睛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情愫,拍拍身边的床示意王俊凯也坐下来:“你快给我说说昨晚的事儿吧!”

“也没什么好说的……”

 

昨晚王俊凯听到动静后醒来,疏忽间忘记了身边还躺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王小公子,等待反应过来后店家的迷眼已经吹了好一会儿,他手忙脚乱的给王源喂了解药后就有人在撬门。店家一伙再看见王俊凯若无其事的坐在床边后就愣了,呆了一会儿后直接挥着刀剑冲了上来,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乍一眼看上去都是不食烟火的富家公子,他们也就低估了王俊凯的实力,最后被揍得哭爹喊娘保证再也不干黑心勾当,王俊凯这才放了人离去。

王源听后半是无奈半是了然的点头,王俊凯这人他算是看透了,虽然武艺高强,却是个心软的家伙,从来不下杀手,甚至还有种救世心理,只是不知为何,这会儿他心里却是像浇了温水般柔软极了。

“少侠可真是个良善之人。”王源叹了口气,悠悠然倒进王俊凯怀里,“既然店家已经被少侠制服,我们可否在此多歇一日,我的手脚好软啊~”

鼻尖倏然闯进一丝清冽香气,王俊凯闭上眼深吸了一口,不由自主的点头同意:“你身上,怎么带着股香气?”

“恩?”

柔软的鼻音闯进耳廓,像根羽毛般轻轻搔动心脏,王俊凯一低头,闯进王源带着疑惑又清亮的眸中,视线胶着着距离愈拉愈近,王源却是忽然轻笑一声,抬起袖口闻了闻:“有吗?”

“恩。”王俊凯忽然把人抱起旋转了一圈压到在床上,轻笑着扬起唇角露出两颗可爱虎牙,低下头和他鼻尖抵着鼻尖轻笑道,“王源儿,你做好当我的人的觉悟了吗?”

王源咧着嘴巴笑,双手抵着王俊凯的肩膀:“那你做好带着我闯江湖的觉悟了吗?”

“这不是正在觉悟中么?”王俊凯舔舔虎牙,忽然低头吻上了王源的唇,舌尖轻柔的扫过牙齿,穿过对方柔顺打开的牙关,两舌相缠,略显粗重的呼吸和湿滑的水声在清早的空间中响起,王源抵着对方肩膀的双手渐渐缠绕住对方的脖颈,将人拉近。

一吻情深。

 

 

【伍】  关于后来

 

王家小公子闯荡江湖归来,却不出半日就被王家老爷逐出家门,又不知为何在半月后忽然归家这种糗事。

嘘——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

此类江湖,满意否?

【冷漠】并不。

评论(28)
热度(542)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