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永远

他和他,是彼此之间永远的事。(715贺文)

一如既往的简单文笔和慢热文风,希望我,能给你们一个关于永远的感动。

============================


永远

       ä½ è¿˜åœ¨ç­‰ä¸€ä¸ªæ°¸è¿œå—?要我陪你一起等吗?


[1]

——王源儿,我喜欢你。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条通往山上墓园的石子小路需要走的很小心。远处是阴沉沉风雨欲来的天空,有乌云浓墨重彩的渲染。这雨其实已经很久没停了。

王源每次来这里的时候,心情都会变得很沉重。撑着伞还是会有风带着雨丝沾湿衣袖和头发,明明是很美丽的风景却因为墓园的原因生生染上了一股子沉重与哀悼,那些长眠于此的人,都有些什么过去呢。这条路的尽头,住着的人,本该是他的。

他的过去,只有三个字。

——王俊凯。

可是找不到了,他找不到王俊凯了。

 

“你放心,我过的挺好的。王俊凯……”男子的视线落在远方的天际,放空了一会儿,低着头呢喃般再度开口,“你过得,应该也挺好吧?”

年轻男子的笑容定格在泛黄的相片之上,王源转身离开,留下了一束鲜花在斜风细雨中,颤抖着卷曲了花瓣。

 

王源。

W&w杂志社主编兼当家写手,知名作家。拥有粉丝无数,凭借温情的文风和细水长流的故事类型走红,更拥有一张如同从少女漫画中走出来的脸,作为一个仅出版了3本小说2本散文集的年轻作家,便入围了C国作家富豪榜,成为众多书迷们心中的新一代偶像。

更有书迷发现,他的每一本书,主角必定是从青春到暮年,执子之手相伴一生,无一例外。前一年线上书友会时,有人当众便问了出来,王源像是有些诧异,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温柔的笑着回答道——她不相信永远,我得让她信。

又有人问到这人是不是他喜欢的人,他笑着点头:“他啊,总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不相信我会永远都喜欢他。”

 

王源盯着百度百科上闪亮亮的“她”哑然失笑。

哪有什么她啊,只有一个他啊。

 

 [2]

杂志社的林梅梅刚刚递了本《扬尘》给他,让他写个TO签好让她送给今天过生日的表妹。王源翻了个白眼咽下刚塞进嘴里的面包:“我说林小姐,您下次给我看我的书请提前说一声好吗!好羞耻啊——”

“得了吧王主编,谁还不知道你啊,家里那一大面墙上不都是你自己吗。”

“照片和书能一样吗!我帅啊!”

林梅梅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调头就走:“行了行了,赶紧给我签一个,下班我来拿啊!”

王源一下子没缓过来噎住咳了几声,就听见那边没走远的林梅梅低声自言自语:“还男神呢,就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王源吼回去:“林妹妹你才毛都没长齐呢!我都28了好吗!”

 

W&w杂志社在外人看来是一个高冷集中营,除了王源之外的女人一个个身材面貌姣好,文笔也不差,除了王源之外每个签约作者都能撑起一方小天地。但是对于W&w内部人员来说,什么高冷,什么严肃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词汇,王源是个性子颇为幼稚的主编,林梅梅是个毒舌又精明的编辑部主任,至于其他人,自然这正常不到哪儿去,这应该是个逗比集中营,又一次少女板块的编辑文媛提出做一个杂志社版块儿,被所有人否决。

——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形象在亲爱的读者面前破灭。

W&w主要走的是文艺杂志的方向,最特殊的一个地方就是它没有总编。王源这个主编可以说就是杂志社的最高领导人,总编的位置只有一个姓,刚好,也姓王。

但他却是W&w不能提及的禁忌。说来也是好笑,不过是王源刚好心情不好,又听见有人议论王姓总编时发了脾气,即使后来道歉过,也没人再敢提及。毕竟平时总是笑嘻嘻的人,发起脾气来,还是挺令人惶惶的。

 

王源拿起笔,翻开《扬尘》,《扬尘》是三天后正式发行的新书,送人当礼物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就是受了某人影响,每次看见自己的作品就会很尴尬,觉得很……羞耻。

杨明然作为他十几年的兄弟知道他的想法后夸张极了,说人家有他这样的成就,指不定天天都要自己膜拜自己三次,也就他这人,还避之不及。

——TO林松松:

人生很短,但感情很长,喜欢一个人,就永远喜欢他吧。

生日快乐。

 

 [3]

王俊凯是王源这辈子下定决心要喜欢到底的人。

哪怕这个人,曾经指着他的鼻子说王源我从来都不信什么永远。

 

年少时候的王源多倔啊,多倔就有多喜欢。

他可以死皮赖脸的告诉王俊凯他就是会永远喜欢他,也可以不管不顾和王俊凯做任何出格的事。王俊凯说王源是一个艺术家,脑子里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而艺术家的世界他不懂。并且他认为艺术家的喜欢总是来得莫名其妙并且走的也很突然,艺术家的喜欢是他眼中最不靠谱的东西,恩,仅次于永远。

永远是什么啊?

王源摇着头叹气,一时气不过的倔强,从少年到青年,从懵懂到成熟,二十八岁的王源还是相信着永远,正如十四岁时他喜欢上王俊凯,就一直到现在并且还会一直坚持下去。

为什么呢?

大抵是赌气吧,你看,我就说我可以做到,把永远的喜欢都给你。

 

年少轻狂,然,少年意气一生作伴。

 

 [4]

林松松拿到书的时候激动的抱着林梅梅亲了好几口:“姐啊姐,你可真是我亲姐啊!!!”

林梅梅的视线落在一边的某张签名EP上,林松松当即就指着上头的桃花眼帅哥说:“这个是阿海弄来送我的,绝版啊——”

“绝版?”林梅梅嗤笑了一声,“光是你这一张,我们主编家里就有一堆。”

“什么???”

想比林梅梅的淡定冷静,林松松就表示她有些淡定无能了,这个王姓艺人,当年可是横扫歌坛影坛的超级巨星,虽然在演艺方面的成就明显大于唱歌吧,可是他发行的寥寥三张专辑一张EP里来看,这张EP除去限量发行外最重要的就是当年发行之后王姓艺人便消失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众的视线里。

限量3000张的EP,那啥主编有一堆?

“壕无人性,你那主编谁啊——”

林松松问出口之后就愣住了,在自家姐姐看白痴一般的目光中想起来,W&w的主编,可不就是她的男神王源吗!

她忙低头去看摆在茶几上的《扬尘》和绝版EP《梦魇》,《扬尘》的封面一反常态用了王源的照片,笑的眉眼弯弯,与一边王姓艺人泛着邪气的桃花眼相映衬。

——好配。

 

王源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就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了不知何时亮了的屏幕上,王俊凯的笑容熠熠闪光,这张图——

是那年去广州的活动图吧,王源看着看着忽然有些难过。

伸出手指去点了点王俊凯的虎牙:“王俊凯,你看,你永远都那么帅。”王源的手指骨节分明,十指纤长,加上长期的室内工作导致的偏白肤色,从以前开始王俊凯就喜欢握着他的手仔细把玩,说喜欢他的手。王源忽然就想到了很多过去,从来不曾褪色的过去。

 

 [5]

广州那次活动王源是去参加了的。就是那张限量EP的签售会,那天来了好多人,容纳万人的场所外,还挤满了想要看一眼王俊凯的粉丝们。王俊凯从家里出发前,特地叮嘱王源不要去那种地方凑热闹,王源扑到他身上索了个吻,然后笑眯眯的挥手和他说再见。

先到机场的同事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说机场通知航班晚点了,大概要推迟两个小时左右,王俊凯就打发了助理去车里等着,关上门后就把在一旁张望的王源拖到了卧室,下一秒就把他压在了身下,勾着温柔的桃花眼,上扬了唇角:“宝宝,今天很热情啊。”

王源愣了愣,眼神有些发懵,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但是王俊凯显然不愿意给他思考的时间,下一瞬他的吻就落在王源的嘴唇上,被亲的七荤八素,王源终于找到一点头绪然后推开王俊凯:“你疯啦!你是等会儿就走不是明天走!”

“我知道。”王俊凯看着王源强装冷静的样子,眸光又深沉了几分:“但是晚点了。”说着又要亲下去。王源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不不不,王俊凯你这样是不对的!”

桃花眼微微眯起,王俊凯空出一只手来将王源的手抓住扣在他的头顶,勾起唇角:“时间很够,你难道要拒绝我?”

王源面色一僵,嘟了嘟嘴:“不要——”然后用另一只没被控制住的手搂住了王俊凯的脖子,“可是会很累的,小凯,我们不做好不好。”

但是看见王源一张小脸和嘟起的嘴,王俊凯哪里会愿意停下来,等到王俊凯第二次穿戴完毕,准备神清气爽的走出家门时,王源却是抱着被子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王俊凯浅笑着低头在爱人额间落下一吻:“看你那样子就是想到现场来,人那么多太危险了,傻子。”

王源伸手挥了挥,低声喃喃:“王俊凯……”

王俊凯眸光一滞,随后笑开:“就是要做到你去不了啊。”

 

签售会安排在第二天,当天晚上给王源打电话的时候没有人接,直到半夜才收到他的微信说刚睡醒,让王俊凯早点睡,不然第二天会浮肿就不好看了。

王俊凯睡眼朦胧的拿过手机,眯起眼睛看了半晌,直接拨了电话回去。

那头是王源十分清醒的声音:“你还没睡啊!”

“睡了,等你消息呢。”王俊凯勾起唇角。

“那你快睡吧,小心明天肿了又给乐乐念……哎呀早知道就不给你发微信啦!”

王俊凯闷声笑开:“别,还是发好,不然多担心你啊。”

那头传来王源有些别扭的声音:“恩——行吧,那好啦,你快睡吧。哎呀我的妈呀——”

“怎么了?”王俊凯坐起身,听着那头乒乒乓乓的声音,一时间睡意全无。

“没……没事儿!我把东西弄倒了,我不和你说啦,你快睡吧,我挂了啊!”

王俊凯听着耳朵里王源有些紧张的声音皱了皱眉,又听见了门外头传来的一点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若有所思的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算了,他开心就好。

想了想,又拿起手机给他亲爱的助理发了微信过去。

——照顾好王源。

——别让他知道,明天直接带他进内场。

然后关机,睡觉。

 

而那头的乐乐盯着微信嘴角抽搐,王源从卫生间出来问他怎么了,他连忙收起手机,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颗牙微笑:“没什么啊。”

“你怎么笑成这样。”王源耸耸肩,“还是别笑了吧,乐乐。”

乐乐面色一凛,忙收起笑容,假装自己很沉稳:“好的,源哥明天我直接带你进内场。”

王源摆摆手:“直接进内场?那有什么意思,你直接把票给我吧。”

“人太多了,危险,咱还是直接进内场呗?走VIP?”

“哼哼……”王源眯起眼睛笑,“你不听我的,等王俊凯知道了,我就告诉他是你撺掇我过来的。”

“……”

——好的源哥,全听您的!

 

 [6]

王源提早了一个小时到会场外面,带着帽子大墨镜,晃悠悠逛了大半个小时后跟着人一起进场。期间还假装错过了好几个王俊凯的电话。开玩笑,接了电话周围所有人都在叫王俊凯的名字——

那还不露馅儿了!

进场后去卫生间给王俊凯回电话,那边没人接估计是准备上场手机不在身边,王源也没多想就直接进了内场找位子坐下,等签售开始。环视了一圈现场,入目一片蓝色,大大的墨镜下面,杏眼弯成一道弧线。

我家老王真受欢迎啊。

 

那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呢。

王源甩甩头,拿起外套出了门,把昨天说好烤给林梅梅的曲奇带上,往杂志社去。

 

那天之后啊,王源一点都不想想起来。

王俊凯含笑的桃花眼,和记忆里一大片晕染开的血红,就好像盛开的红玫瑰,刺眼又醒目,他说:“王源儿,我告诉过你,没有永远的。”

 

 [7]

“今天有个杂志要过来做你的专访,等会儿十点钟的时候,你别忘了啊。”

林梅梅接过给她的曲奇饼干,随口叮嘱了一句,王源点头,昨晚想的太多直接导致了今天他的面色很销魂,林梅梅叹了口气,伸手捧住王源的脸:“王主编,您记得这个杂志专访的主题吗?”

林梅梅净身高一米七,踩着十厘米高跟鞋,和王源平视气场全开,王源弱弱点头:“因为我太帅。”

于是这个杂志社的气质美女狠狠翻了个白眼:“明天《扬尘》公开发售,这个杂志社是来做这本书的专访的,给你做采访的,是业内有名的牙尖嘴利陈颖莹,最喜欢挖人痛处,你小心应付,脸色怎么这么差?”

王源甩甩头,冲着林梅梅嘟了嘟嘴:“行行行我知道了,我昨晚没睡好。”

“行吧。”林梅梅放开王源的脸,看了看手表,“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去会议室吧,我去接一下对方。”

 

听说了对方牙尖嘴利喜欢挖人私事,王源也就做好了准备,但是谁也想不到,陈颖莹一开口,王源就僵硬的笑着说想去会儿卫生间。林梅梅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回过头来盯着陈颖莹:“陈小姐,若您的采访是这样进行的,那么我想,您可以离开了,《扬尘》的宣传我们自己的杂志也已经做到位,不需要贵刊再做无意义的宣传。”

——听说《扬尘》写的是您自己的故事,那么故事里的歌手王嵩凯,是前两年突然失踪的王俊凯吗?那么您和王俊凯有什么关系呢?

“这能让公众全方位了解这本书,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扬尘》不需要用八卦来增加销量,我想陈小姐误会我们答应这个专访的理由了。”

“一本书的销量决定这本书的价值,我想……”

“谁说一本书的销量决定一本书的价值的?”林梅梅忽然打断陈颖莹的话,提高音量,“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一本书的价值也是不一样的,销量再差,只要有人喜欢,就有价值,陈小姐,我们杂志社可能不太欢迎你,既然我们的价值观念不同,那么这个专访也就没有必要了。”

“林主任,我觉得这个专访取消与否,还是等王先生回来再说吧。”陈颖莹笑的得体,说的也在理,林梅梅只好咬咬牙,坐到一边等王源回来,跟在陈颖莹后头的摄影师悄悄抹了把汗,两个女人身上发散出来的气场惊得他腿都有点发软了。

 

出乎意料的是,王源回来后问了句FREE杂志在海外的发行量怎么样,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反而向陈颖莹道了个歉,然后专访算是正式开始。陈颖莹点头,也很配合的当着他们的面删了之前的照片和录音。

“我和王俊凯之间的关系……”王源顿了顿,又像是给自己打气般,“我们,没关系。但是之前我在书友会上说的,要让某人相信永远,这个人,指的是他,并不是其他人猜测的女生。”

“是王俊凯?”

“恩,王俊凯。”

陈颖莹忽然觉得有些问不下去,王源这样直接,没有犹豫的回答,反而让她难办了些,而且王源眼睛里那抹令人难以忽视的伤痛让她有些心疼。想了想,她便不再问那些刁钻的问题,捡了些常规问题,后头的采访就变得比较顺利,林梅梅在一旁,揪着的心也渐渐放下来,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王源却忽然主动提了一个要求。

“能不能——”扯过一张纸,又从林梅梅手中拿过笔,“用这么大的标题啊。”

——我想陪你,走到永远。

八个字占了三分之二的页面。

陈颖莹一愣,连带着林梅梅都被自己呛了一下:“王源你在想什么啊,这不就等于公开出柜了?那什么王俊凯失踪了,对他根本没有影响,只对你一个人……”

王源咬着下唇,眼神颤颤,又问了一次:“可以么?”

答案当然是可以的,作为杂志方,能增添噱头增加发行量,没有拒绝的理由,陈颖莹下意识就点了头,然后就看见王源忽然咧开嘴笑了一下:“在北美的发行量也是不错的对吧,他挺喜欢看你们杂志的。”

想必王源的眉开眼笑,林梅梅和陈颖莹两个人却是面上一哽,喉间不知为何有些苦涩,离开W&w,陈颖莹忽然面色严肃的要求小摄影师对这件事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小摄影师若有所思的点头。

不用提醒,他也会保密。

 

 [8]

那个人是王俊凯吗。

王源捧了一把水扑在脸上,他是吗?

 

很小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王俊凯是谁,幼时的记忆里,他只有一个嵩嵩哥哥,比他高一点,黑一点,但是一直保护他走在他前面的人。

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老师说有个叫王俊凯的哥哥来接他,没看到人他还害怕的不肯出教室,知道王俊凯走进来,其实王俊凯不比他大多少,却能让所有长辈都放心他跟着他。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他的嵩嵩哥哥,原来叫做王俊凯。

长大了,本就感情特别的两个人,后来在一起也就顺理成章了。谁也没说两个男生的感情是不正常的,在王源看来,喜欢王俊凯,已经是这世间最简单最快乐的事了,而对于王俊凯来说,王源对他来说,早就是这世间无可替代的存在。那么在一起,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十八岁初尝情事,王源窝在王俊凯的怀里声音沙哑却坚定,

——我啊,一定会永远永远,最喜欢我的小凯哥哥。

王俊凯挑起唇角,当他在开玩笑:“傻子,哪里有永远这种事。你们这样的艺术家,都喜欢说这些没影儿的事。”

“我是要当作家,还没当上呢,作家不是艺术家啦……”

“都差不多嘛。”

“王俊凯,你现在越来越红啦,以后见你一面,好难!”

“下学期你不是就大学了吗,到时候在你学校附近买所房子,王源儿,和我一起住吧。”

王源仰起头,咬了一口王俊凯的下巴:“好。”

王俊凯眸光暗沉,转身将人又一次压在身下,王源睁着大眼睛佯装懵懂,王俊凯舔了舔唇,不知为何染上了些许蛊惑意味:“王源儿。”

“恩?”

“我喜欢你。”

“恩,我也喜欢你,永远都喜欢你。”

 

王俊凯并不相信什么永远,甚至每当看见粉丝们永爱王俊凯的口号还会觉得奇怪,永远,谁能保证那么久以后的事啊,要说他比较相信的,也就只有王源了,但是这样从小一起长大,现在还是恋人的关系,他还是不能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能永远这样,可能他们会永远在一起,但是对于多变的感情,他们两个谁也不能保证。

但是不可否认,王源清凉的声音因为他变得喑哑,在他耳边,嘶哑又温柔的喊他小凯哥哥,倾诉他永远的喜欢,心底,会忽然变得很软。

或许可以相信。

这一件永远的事。

 

 [9]

关于那场签售会的记忆。

 

粉丝互动时王俊凯故意抽到了王源的号码,当然还有另外一些粉丝,面容姣好高高瘦瘦的王源在几个女粉中十分打眼,喧闹中谁也没想到会场上方的吊灯会忽然砸落,下方正好就是王源,王俊凯下意识就想要护住王源,一瞬间的天旋地转,再睁开眼,入目一片血红,吊灯棱角划过面颊,夹带的钢筋穿透了胸口。

——9.12王俊凯EP签售会流血事件!

——签售会吊灯砸落王俊凯生死未卜!

——签售会场吊灯砸落是偶然还是恶意为之?

 

那些都是后话了,怔愣间温热的血一滴滴砸到了王源的脸上,视线里是王俊凯瞬间苍白的脸,颤抖的手指覆上王源的眼睛。

“宝宝,别看……”

“我和你说过的,这世上,哪里来的永远呢。”

“宝宝……王源儿……”

 

 [10]

——我喜欢你,是真的。

 

乐乐这个助理,是个有些瘦弱,却十分尽职尽责的助理,尽管有时候比较狗腿,比较胆小怕事,但却是跟着王俊凯时间最长的助理,乐乐全名,叫做安乐,据说他的名字,有着平安喜乐的寓意,乐乐笑起来有两个酒窝,乐乐其实挺帅的。

 

《FREE——青年作家王源专访》

《扬尘》,我想陪你,走到永远。

我喜欢你,那是一件永远的事。

 

手指划过封页上男人精致的脸,眼神里蔓延着缱绻眷恋。

“艺术家,你还在苦等一个永远吗?”

 

 [11]

W&w杂志社主办,各大视频网站同步直播,王源《扬尘》线上书友会,七月十五,与你不见不散。

 

 [12]

永远是什么啊。

 

“《扬尘》这本书,大家都知道你是写给当年的小天王王俊凯的,而这个书友会是全球同步直播,那么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和某个人说的呢?说不定他能看到哦。”

线上书友会的最后,主持人接过场下导演递过来的最后一张网友提问纸条。一边问一边观察着王源的脸色,见王源并没有表示出不满,才赶紧加快语速一次性念完。

镜头里王源闭上了眼睛,屏幕前众多书迷以及因为喜欢王俊凯闻讯而来的粉丝们瞬间屏住了呼吸。睫毛微颤,镜头外紧闭着的演播室门,悄悄地打开,又悄悄的关上。

 

那年签售会,与王俊凯同时扑向王源的,还有奋不顾身扑向王俊凯的乐乐,锐器刺破身体的钝响,在两个人心中形成了厚实的回响。不管是恶性事件也好,意外事件也好,对于王俊凯和王源来说,失去的是一个朋友,一个本该一直相交的朋友。

“王源,这个世界上,只有永远的失去。”

 

他睁开眼。

“王俊凯。”王源的声音清亮似少年,又多了几般男人的沉稳,“这个世界上,不止有永远的失去。”

没有人想到王源会直接说出王俊凯的名字,但是震惊中王源的声音还在继续。

清润、温柔、坚持。

“我喜欢你,想陪你走到永远。”

“王俊凯。”

——我来做你的永远。

 

 [13]

他眼睛里的坚持,是他的整个宇宙。

 

设备关闭后王源脱力般靠在沙发上,仰着头望着演播室上方发愣,工作人员也好心的没有去打扰他,续续收拾好设备就离开了。

恍惚间仿佛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身上,熟悉又陌生,王源眨眨眼,压下心中反常的感觉,头顶上的灯忽然关闭,白光在眼前一闪而过,消逝在时间里面。他会看见吧。会的吧。

 

“你……要呆到什么时候。”

 

好像虚空中猛然炸响的回音,低沉温柔的嗓音和压抑不住的深情。狂喜中王源更像丢失了铠甲的战士,孤军奋战了这么多年,终于见到了胜利的曙光,却迈不开奔向前方的脚步。

你是谁?是我的王俊凯吗?

 

 [14]

幼时的王源,眨巴着一双乌黑的眼睛。

——“小凯哥哥,你牵我的手。”

 

这一年王源二十八岁,那双眼睛清澈如故,只是泪湿眼眶。

——“王俊凯,你还牵不牵我的手?”

 

——那这一次,永远都不能放开了。

 

 [15]

永远是什么。

你也在等一个永远吗?

 

桃花眼情意满满,眨一眨,掉一颗眼泪。

——好。我不放。


 

=================END==================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幻想不切实际,关于凯源的夏秋记忆,希望我们,能一起走下去。


评论(35)
热度(528)

© é•¿å¤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