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远行不如归(番外)

大声告诉我,爱我吗!

-----------------------------------------------------------------------

水清石自见


 

方慕华在王源掌权后就改回了王姓,王源并没有改秦为燕,他沿用了秦这一国号,内心里也是因为觉得这天下是王俊凯打下来的,他喧宾夺主便罢了,实在不好意思再改国号为燕。王慕华内心里是喜欢王源的,但是他没有说,因为他清楚王源是知道的,只是王源没有这个心思,那他就不去给他添堵。后来王源封他做了辅政大臣,在这新秦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下,而这一人,他心甘情愿屈居其下。

王源的才华和谋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那年秦国攻燕,破城前七天,他忽然将玉玺交给他,命他带领一队亲信立刻南下,而这些人,便正是燕国国内的大部分主力,也是这次行动中最重要的部分。王俊凯的能力有目共睹,而王慕华的心里,王源远胜于他。

而王源,自从那日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王俊凯,只是叮嘱人好好照顾着,一日三餐皆按最高等级伺候。下人们都知道着王俊凯同新皇之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自然不敢怠慢,只不过也没什么好气就是了。

而王俊凯,身上的麻劲儿过去后,能行动了,最常做的事便是坐在那景荣宫的院子里,晒晒太阳,吹吹风,或者左右手各执一棋,同自己对弈。午夜梦回还是会梦见王源,生气或喜悦,每一个样子都是他爱的。

日子平静的过去,直到三个月后王祁君被王源从北秦接了过来。

 

小孩子并不清楚大人之间的弯弯绕绕,小祁君见到王源的时候,扭着小屁股直直就冲进了王源的怀里。

“源源爹爹——小祁君好想你~”

王源也笑,见到王祁君的他脸上露出的笑容,是这段时间王慕华见过最开心而真实的:“爹爹也想你,小祁君一路过来累不累呀。”

王祁君乖巧的摇头,黑葡萄似的眼睛左右转了转:“不累!小祁君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父皇和爹爹,就一点都不累!”

乍一听到王俊凯,王源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复又揉着小祁君的脸:“小祁君是不是想父皇了?”

王祁君的点头的幅度很大。

王源勾起唇角:“那爹爹带你去找父皇好不好。”

 

王慕华站在一边看着,忽然觉得,他这一辈子都不能替代王俊凯。

 

南方的三月天,正是春风和煦百花盛开之时。王俊凯被鼻尖的痒意惊醒时,根本没有想到,会见到睁着一双葡萄眼的小祁君。

“父皇——”见王俊凯睁开眼睛,小祁君便把脑袋拱进他的胸口,“想死你啦!”

王俊凯愣了一会儿,忽然咧开唇角,起身将小祁君抱起来:“父皇也想你。是爹爹带你来的?”

“恩!”小祁君重重点头,“可是爹爹来了又走了。”

王俊凯笑着点头,看了一眼宫殿门外,抿着唇假装自己没有看见那一抹一闪而过的明黄色:“小祁君一路上辛苦了,父皇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好——”

 

王源带着王祁君到了景荣宫,便打发了小祁君自行进去,自己站在宫殿外,王俊凯就在院子里躺着休息,几个月来这是王源第一次看见王俊凯,他瘦极了。

看见王俊凯对小祁君笑的时候,王源下意识就转身离开了,那个笑容,他真的,很久都没有看见了。他忽然想到那个替他和王俊凯作了一幅画的书生,一袭青衣,指着他身后的王俊凯说你们很般配。那幅画一直挂在他如今的寝宫里,午夜梦回他也只能看着上头的王俊凯,假装他还在身边。

偶尔王源也会想,为什么要彼此折磨。可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任何理由,能够再回头了。

 

王慕华思前想后,还是把人领到了王源面前,连带着他早已翻来覆去看过好几次的信。这人那日在皇宫外鬼鬼祟祟,正好被王慕华看见了,便将人绑走带回府内,身上搜出来的东西第一时间就交到了他手里。

而一个月前发生的事,直到现在他才下定决心将东西交给王源。

他知道王源只要看过这信,他们之间就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但是比起这些,他更在意的,是那时王源假意在王俊凯面前同他表现的亲昵,离开后满脸的失落和今日王祁君过来之后脸上的愉悦之情。他深知这些都不是他能给他的。

能让王源幸福就好了。

而那个人只能是王俊凯。

 

 

王源出现在王俊凯面前时,让他大吃了一惊。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睁开眼睛,还能看见躺在自己怀里睡颜安静的王源。所以昨晚看见他突然出现,相拥而眠,都不是梦吗?王俊凯被心里的狂喜击败,低头在王源额间落下一吻,一低眼泪却狠狠砸到了王源紧闭着的眼睛上,睫毛颤抖,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一滴不属于他的眼泪,混着他的,在他白净的脸上簌簌流下,王俊凯低头去吻他的眼泪,舌尖颤抖着舔过王源脸上的泪痕,薄薄的嘴唇轻微的颤抖着:“王源儿……这是梦吗?”

王源抑制不住的伸手去抱王俊凯,就想很久以前一样整个人都陷进他的怀里,王俊凯的怀抱一如既往,能够把他整个人都环住,只是他瘦了,连带着怀抱都硬了许多,王源摇头,声音发抖:“不是梦,王俊凯,这不是梦……”

“你……你原谅我了?”王俊凯双手颤巍巍的扶住王源的脊背,攥紧了他身后那层单薄的亵衣,“不恨我了吗?”

王源贴着他的脖颈摇头,用脸去蹭王俊凯的脖子,然后稍微退开一些,眼眶红红的盯着王俊凯看:“你瘦了。”

他主动去吻王俊凯,唇齿相依,而后贴着他的嘴唇讲话:“对不起。”

 

王俊凯的瞳孔忽然放大,几个月来的不安与孤寂被王源一句话轻易抹平,他忽然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知道咧着嘴傻笑,王源看见王俊凯这一脸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样子,便再度搂上他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的力道都放进王俊凯怀里,闭上眼,脸上又是一道水痕滑落。

而再睁开眼,便看见了小祁君睁着懵懂的眼睛看着他和王俊凯的场景,满心的感动瞬间消弭,只觉得一阵好笑。

王俊凯住的这个地方,寝宫里的床极大,昨夜他过来时便看见王俊凯和小祁君一人占了床的一边呼呼大睡,他本想叫醒王俊凯,只是心念一动便直接在两个人中间躺下,缩进王俊凯怀里,王俊凯也是上道,朦朦胧胧间就直接抱住了他,而他,也总算是睡了这段时日来最为安稳的一觉。方才两个人忙着讲话,也不知道小祁君醒了多久了,这会儿王俊凯还抱着他不肯撒手,他只得腾出手来朝小祁君招了招。

小祁君咬着手指走过来,软嫩嫩的手直接就握住了王源的手:“爹爹和父皇在做什么?”另一只手抬起来替王源在脸上抹了抹,“爹爹最近好忙啊——以前都是父皇忙,现在变成爹爹忙啦?”

王源笑笑得把小祁君在他脸上乱擦的手抓住:“你父皇在和爹爹撒娇呢,比小祁君还爱撒娇,以后爹爹就不忙了,把要忙的事全丢给你父皇,爹爹陪着小祁君玩好不好?”

话音刚落,王源就感到王俊凯拦在自己腰上的手一紧:“不好。”

“好”

一大一小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王源忽然有点哭笑不得。

王俊凯这会儿也不矫情了,松开王源后一把抢过小祁君,指着他的鼻子像个老小孩似的讲话:“好什么好,我跟你说一点也不好,你爹爹是我的,凭什么陪你。”

小祁君被气的不轻,一口咬住王俊凯的脸,还咬着肉呢,就哼哧哼哧的讲话:“父皇坏!”

王源在一边看着王俊凯那张痛的紧皱的脸,和小祁君气呼呼的样子笑,王俊凯忽然伸手把他和小祁君一起抱进怀里,他便老老实实的靠在他肩头,一起抱住小祁君。而小祁君就睁着那双葡萄眼,滴溜溜的左看右看,在听见王俊凯说的话之后眉开眼笑,抬起头在王俊凯和王源脸上各亲了一口。

——当然是我和你爹爹都陪着你啦。

 

三年后。

 

王慕华崩溃的甩开手里的奏折,小李子下意识去捡起来,瞄了一眼,连忙盖好捂住嘴巴偷笑,上头工工整整几个大字,可不是正要把这辅政大臣气得连形象都不要了吗。

——杭城三月,想必风光无限,这国家大事便交予表哥处置了。三个月归,勿念、勿扰。

勿念就算了,还勿扰!

王慕华深深觉得,当年将王俊凯那信交给王源,一定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王俊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性,一点也不关心国家大事,成天只知道缠着王源游山玩水,而王源本来玩心久重,被王俊凯一撩拨,立刻就同意了将政事全部交给他,自己两个人带着王祁君就四处游山玩水。这已经是三年来的第四次了!

而不管王慕华多么不情愿,王俊凯和王源还是偷偷摸摸的一次次离开,而这会儿,他们早已下塌杭城。

 

小祁君在自己的房间里住着,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住的屋子里,暧昧的响声知道半夜才停止,没多久就响起了细碎的说话声。

王源整个人趴在王俊凯身上,两个人的额间都是细密的汗珠:“腰酸,给揉揉。”

王俊凯听话的把手放到王源的腰后头给他揉,然后讲话:“既然那块玉还在你身上,那荷溪说你给慕华那块是什么玉。”

王源对着近在咫尺的锁骨磨了磨牙,低头伸出舌尖舔了舔:“宋王宫那么多珍宝,我不过是随便找了块暖玉,有什么好稀奇的。倒是你,这么开窍,江山不要了?”

王俊凯感受着王源的舌头在他锁骨窝里舔弄的触感,温热又湿润的感觉让他的下体又隐隐有了抬头的感觉,他下意识就扶正了王源的头:“别闹。我有你就够了。”

他嘟起嘴,低头吧唧一声亲到了王俊凯的嘴上:“你变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笑眯眯的眉眼,缓声道:“变得比以前更爱你了?”

“变得比以前更贫了。”王源转身躺回床上,望着床顶发呆,“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能和你这么相处的。可是,王俊凯——”

“我又觉得,我们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明明就彼此相爱,为何要彼此折磨。

 

王俊凯翻身撑在王源上方,唇角勾起,桃花眼里满是柔情。

“折磨够了,年纪也大了。”

王源噗嗤一声笑,抬手捂住王俊凯的脸:“啊,是啊,你老了,比我老多了。”

“是是是,我老我老。”王俊凯下身一沉,“但还是能满足你,就是了——”

“恩……”王源不适的动了动,两手忙揽着王俊凯的脖子,“王俊凯!”

夜晚还长。

这一生,也还很长。

 

王祁君实在是受不了他的两个父亲。

王慕华问他要不要不等了,先举行冠礼,他摇头,算了算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他便翘着二郎腿坐在高位上等着。王祁君十六岁那一年,便接手了皇位,而卸任的王俊凯和王源自然是从此以后天南海北四处游荡,只许诺说王祁君二十岁行冠礼时会回来。

这会儿离吉时仅剩一炷香的时间,王祁君倒是要看看,那两人能有多不靠谱。

王慕华摇了摇头,这一家子老老小小都不好伺候。

 

离冠礼还差一盏茶时间的时候,远方终于有了两个人影。待走得近了,便见一白衣男子衣袂飘飘高高坐在马上,另一男子一身青衣,长身玉立牵着马走在前头,时不时回头同后方那人说两句话,两个人都不年轻,但是几十年的默契十足,眉眼间早已有了岁月沧桑的痕迹,但更多的却是,眸光流转间的情意流淌。

王祁君双手一紧,二十岁的青年皇帝,这会儿仍像是个毛头小孩般朝着那两人飞奔而去,惊呆了一众大臣的下巴。

王慕华在后边笑着摇头,这两人还是那么随性,而小祁君在他们面前,也永远都是那个孩子。

“父皇!爹爹!”

 

王俊凯停下脚步,转过身将翻身下马的王源搂进怀里,两个人一同抱紧了跑到面前的王祁君。一家三口重聚首,眼眶皆湿。

 

他曾以为胸怀天下方为皇,遇见他,方知天下再大有他方有家。

他曾以为国仇家恨皆因他起,远离他,方知相爱之人何故彼此折磨。

 

这世间再多误会。

源,水清石自见。

 

·远行不如归,水清石自见·

番外·完

 

 =====================================

王俊凯第一次被喂麻药之前,曾写过一封信,并托亲信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交给王源。就是后来被王慕华拦截的那封。

 没几个字。但是他写了很久。


——我爱你胜过这天下,若你欢喜,我王俊凯便将这天下双手奉上。

 

而王源也是那时候忽然明白,不管怎么样,他的一切计划都进行的太过顺利了一些。也是这时候他才明白,相爱相杀,他和王俊凯之间的爱一直在,他们也一直都在彼此折磨。

 

不好意思啦,凯源怎么能BE呢,是我的错。

让我们,一起陪着凯源创造最美好的未来吧。

远行不如归,至此,全文完结。

谢谢大家!

------------------------------------------------------

艳歌行(乐府)

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

兄弟两三人,流宕在他县。

故衣谁当补,新衣谁当绽?

赖得贤主人,览取为吾绽。

夫婿从门来,斜倚西北眄。

语卿且勿眄,水清石自见

石见何累累,远行不如归



评论(87)
热度(451)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