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一路向你(16)

一路向你

·真豪门俊凯×真少爷源

·宠宠宠重生设定,前生无纠葛今生谈恋爱,大年龄差预警


-是个过渡环节!以后努力做到周更-双周更吧,本来就忙!年终更忙了!


前文→


>>>38

这天王源没能得到背着作业去男朋友家写的福利,停好自行车进家门时,他那位男朋友正坐在他家堂前,跟他爷下着象棋,时不时还喝口茶水,好不惬意。

老爷子看到王源回来,笑眯眯地冲他招手:“快过来,今天上课累不累?”

王源三两步跑过去,坐在他爷爷和男朋友中间的位置,弯起眼睛露出笑来:“不累!我多聪明啊,老师说的我一下子就学会啦。”

老爷子假装沉下脸来,“哟”了一声:“那以前怎么不好好学啊,非得让你爸气得把你扔这小地方来才悔改。”

“那我来陪您呢,您还不高兴啊。”王源乐呵呵地笑,“什么时候改都来得及嘛。”

王俊凯坐在一旁,不接话只笑着看他,却没有错过说来得及时,王源眼底闪过的一瞬阴霾,他没忍住皱了皱眉,视线落到王源身上,便多了几分探究。王源偏过头看他一眼,抿了抿唇,冲他弯了弯眼,低声道:“我去写作业啦”

 

“小源变了挺多的。”老爷子看着王源蹦蹦跳跳跑进里屋,回过头来手上落下一子,“刚来这儿的时候,还是一副天大地大小爷最大的模样,也不知道怎么了,睡了一觉起来,就变了个性子。”

王俊凯勾起唇:“也没什么不好的。”

立在鸟笼里昏昏欲睡的鹦鹉忽然张开了嘴:“好啊!好啊!”

鹦鹉讲起话来声音尖锐,还学了不知道哪家邻居骂小孩的语气,好啊两个字讲的跟被气着了似的。王源的声音从楼上的窗户里传下来:“好什么好!”

“你好啊!你好啊!”鹦鹉叽叽喳喳的,又回了一句,彻底打破了围绕着下棋两个人的那团晦暗氛围,老爷子手上又落一子,轻声笑出来:“是啊,挺好的。”

他笑眯眯的脸上,挤出来岁月刻画的褶子,眼睛里却还透露着年轻的光芒:“我的孙子,能不好嘛。”

王俊凯也笑,轻声应和:“宁县是个好地方。”

  他们一个年轻一个年迈,却仿佛在这时刻忽然达成了共识,相视一笑的同时老爷子也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不玩咯不玩咯,老头子要去给乖孙孙烧晚饭吃咯,你也留下来吃吧,家里也每个人,就别开伙了。”

“成!”王俊凯应下,“那我先回去一下,晚点儿过来。”

老爷子背对着摆摆手,嘴巴里哼着小曲儿,踢踏着拖鞋往厨房走去,王俊凯盯着他微微驼背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也轻笑了一声站起来,转头出了院子,往自己家走去。

王源窝在椅子里,咬着笔头琢磨一道数学题,抬眼看到王俊凯出门的背影,也低下头微微露出了笑,他知道王俊凯心里有万千疑问辗转反侧,但是却从来不问,他总有一天会跟王俊凯说清楚所有事情的,不是今天,也会是明天,他相信到了那时,他与王俊凯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牢固与密切,他们的感情也会更加无坚不摧。至于王俊凯相信不相信,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王俊凯,他都有信心。

 

>>>39

七点来钟王俊凯帮着把碗筷摆好的同时,王源也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了,眼角挂着两颗透明的生理性泪水,他随手就替他擦了擦,王源往厨房看一眼,他爷正背对着这边翻炒锅里的菜,他便凑上前去,笑嘻嘻地在王俊凯肩上蹭了蹭脸:“一日不见,想我了吗?”

王俊凯眯起眼睛,抬手就掐住了王源肉乎的左半边脸,轻声道:“如隔三秋?”

他装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哎呀,痛的!”

王俊凯便松了手,还顺带着摸了摸:“就你能。”

招惹他要先一步,喊冤也不甘落后。

王源乐呵呵的笑着坐到了餐椅上:“今天上课的时候,我和宁一说了顾初家里的事儿,也算是给他提个醒,王俊凯,你这名字可真好用。”

“不管怎样还是让他把顾初劝回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王俊凯揉了揉他头发,在遇到王源之前,他可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这样几个小孩儿出谋划策,放着公司不管,躲在宁县这一方小天地里,做一些与工作无关的琐事。但是兴许是宁县这边环境、空气都比B市要好,他一方面觉得自己心态年轻了,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连外貌都变得更加年轻了些,刚出院时的疲态也轻了不少,连老爷子都说他这阵子看着精神了不少。

王源点点头,又看了眼厨房,见他爷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就冲他勾了勾手,王俊凯附耳过去,便听他说:“宁一让我谢谢你。”

王俊凯点点头,就要起身,却又被王源扯着脖子不让他动,王源抿着唇,嘿嘿一笑:“其实——他是让我谢谢我们家这位。”

“你让他……”王俊凯挑眉,“你让他谢谢我家那位吧。”

王源面上一热,快速松了手,又撇撇嘴低声骂道:“老流氓!”

 

吃过晚饭老爷子溜得快,把洗碗的活留给王源,自己提着鸟出了门散步,王俊凯又把王源赶上楼去接着写作业,自己留下来慢悠悠收拾了桌子,又洗干净碗,这才抽了张纸擦干净手,抬腿往二楼王源房间走去。

他也没刻意压低声音,快进门时王源听见他脚步声,连忙把手中的日记本给扔进了抽屉里,等王俊凯推开门,他已经拿着英语课本在抄单词,回过头看王俊凯,歪着头咧开嘴笑了笑。

“作业写得怎么样了?”王俊凯在他身后的床上坐下。

“差不多了吧。”王源眯起眼睛笑,“就差一点点就写好啦。”

“那一会儿去我那边吧,任尔给我送了几张碟,说是最近新上的电影。”他往后一倒,躺倒在王源的床上,闻到从薄被上传来的悠悠栀子香,“一会儿挑一部看一下。”

“我不去。”王源转过身,“明天还上课呢,去你那边看电影完电影再回来,又得睡得晚,我上课要困的。”

“那我可自己看了。”王俊凯威胁他。

 王源转过头瞪他:“你等我周六一起看嘛。”

王俊凯冲他眨眨眼:“我比较想今天看,然后太晚了回来睡觉会吵醒爷爷不方便,就睡在我那边。”

“……”王源咽咽口水,瞳孔在眼睛里滴溜溜地转,一抬手在王俊凯大腿上清脆的打了一下;“你脑子里都在想啥呢!”

王源还是在他爷爷回来前提起书包跟着王俊凯钻进了他家,财大气粗的王老板前不久又因为听说王源喜欢看电影,把王俊尧的卧室改成了影音室。王源问他寒假王俊尧和小古又来了怎么办,王俊凯当时想了想,毫不犹豫地说道:“睡客厅吧。”

或许是关了灯后的影音室气氛太好,这一天晚上王源其实并没有太看进去这部电影,他的目光被光影浮沉中王俊凯的侧脸所吸引,时不时就要偏过头去看上两眼,电影进行到后期他忽然有些困,其实很多事情他还是藏在心里,比如他一个人在家睡的时候,依旧常常会因为做噩梦惊醒,时常睁着眼睛到天亮,可当他呆在王俊凯身边,他又觉得很安全,仿佛潜意识里就知道,有人会守着他。以至于这时候,他盯着王俊凯好看的侧脸,心里想着这个男人也太好看了一点时,眼神却变得昏沉,漂移不定的,最终歪着脑袋在沙发上闭了眼。王俊凯这才转过头来,昏暗环境下他唇角的浅笑染上更多的温柔,他抬起手,把靠着沙发睡得并不安稳的人,挪到自己怀里,摸了摸他柔软的侧脸,轻笑出声,视线却又投向了投影屏幕,王源似有察觉,手一抬抓住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握了握,便挪进自己怀里,不想再放开。

 

>>>40

宁一又是踩点进教室,管晨读的值日班长皱着眉瞪他,却意外发现宁一落座时,也没见到与他同桌的王源,皱成八字眉毛很好的传达了他的疑问。晨读都开始了十分钟,王源才急匆匆弯着腰从后门溜进来,坐到座位上后大喘气了许久才缓过来,对宁一抱怨道:“还好咱们学校门口不查迟到。”

宁一看了他一眼:“今天怎么这么晚?”

“昨天晚上在王俊凯家里看电影。”王源鼓着脸,一脸悲愤,“结果睡着了!他也忘了定闹铃,我爷爷又以为我早走了,要不是我自己醒来,我看今天都不用上课!”

“你爷爷……”宁一皱起眉,“你爷爷也知道?”

王源连忙摇头:“怎么会,他当然不知道呀,我和王俊凯的事目前除了他弟弟,就你和顾初知道,记得给我保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就是你说的。”

“我才没你那么无聊。”宁一绷着脸转过头,面无表情。心里却觉得王源向他递出这么大一根橄榄枝,他总有一天,要想办法回报他,这么想着他忽然想到早晨出门前顾初说的话,便又转过头来,“顾初明天就回去,但他想和你见一面。”

王源立着英语书躲在背后吃面包,闻言转过头来,被面包噎着咳了两声,讲不出话来,宁一黑着脸,拿过他抽屉里的牛奶扎进去吸管递给他。

“行啊,中午咱们出去吃吧。”王源咽下嘴里的面包,回了他话后忍不住嘀嘀咕咕地骂了两句,说以后宁愿迟到也不要吃面包,宁一转过头,把脸埋进臂弯无声地露出笑来。

他和顾初两个人,在认识王源以前,他是不抱任何希望,也不愿意给顾初任何希望的,这年头哪怕他是个女生,也不一定高攀地上顾家,更不用提是他和顾初这样男男相恋的关系。不过是童年的一点回忆罢了,只要顾初回去,按照他父母要求的路好好走,总会随着时间流逝消失的。

但是他们遇到了王源。

宁一砸吧砸吧嘴,跟王俊凯那个大家族比起来,顾初家也算不得什么,王源这小身板都敢奋不顾身地跟王家家主谈对象,他宁一还能怕个顾家旁系吗。至于顾初还是个小孩,而王俊凯已经是王家权力中心这件事,却仿佛被他选择性的遗忘了,而等到许久以后想起来,除了叹一句年少轻狂,也忍不住,庆一声年少轻狂。

他们都在最年少无畏的时候,选择了拥抱爱情。


评论(32)
热度(530)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