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3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章九·同舟

>>01-02

>>03

只可惜一夜过后,该干活的还是得起床干活,该工作的也逃不开新一天的工作,王俊凯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选择不靠长辈关系是一件能让人后悔的事。但是他也依旧只能在闹铃响起来时快速按停,并轻手轻脚地将王源在被子里摆好,下床洗漱准备出发去工作。

起步阶段的每天就是日复一日的瞎忙,连顾知书都偶尔会忍不住说出几句抱怨,但好在一个假期下来,该忙活的也已经忙活地差不多,该招到的人手也已经都就绪,他们不靠长辈关系,但许多时候,却很少有人会真的装作看不到他们背后站着的人。

海市这边的人许多都在变着法想要搭上他这样一条现成的人脉,希望自己能够往更中心的地方走一走。等于是无论如何,总会有那么些人,将好资源往他们手上送,更不用说他们为了能够更快回本,选择了娱乐产业。而这个由他们三个人第一个创立的公司在后期所创造的利润已经算不得什么,甚至被王俊凯遗忘得差不多的情况下,却无意中挽救了舆论,也将被卷入舆论中心的王源和他重新带回舆论正轨。

而彼时王俊凯再回忆这一段时间,便无比庆幸当初在考虑该以什么作为事业开头的他选择了王源这些时候比较感兴趣的娱乐业,还没有到海市前,王源总拉着他一起看某个影星的作品,还说如果可以自己也愿意学习演戏。那时他已经决定了要选择金融作为主修专业,课余时间再跟着自己的油画老师继续学画。他进娱乐圈抛头露面的可能性不大,但王俊凯却对其上了心,跟顾知书二人交涉过后,定下了一个短期计划。

而现在,他坐在新添置了许多绿植的小办公室里,刚刚在第一份投资企划签字的人接起在一旁震动了好一会儿的手机,秘书关上门时听见一声再温柔不过的早上好,透过即将关上的门缝,看见自家新老板对着手机笑弯了眉眼,连声音都在朝外偷偷淌着蜜水。

 

“你怎么偷偷跑了啊……”王源翻过身趴在床上,说完话又掀开被子站起来,走到窗边一把掀开替他挡住阳光的窗帘,“我醒过来之前,还做了个噩梦。”

“那你梦到什么了?”王俊凯勾着嘴笑,仿佛能够透过眼前的空气看到不远处的酒店里,他最喜欢的小爱人正抓着手机对他软软撒娇。

王源龇着牙自己偷偷乐了两声:“我也忘记了哎。”

他对着外头繁盛的日光眨眨眼:“我最近记不住自己做的梦。”

“如果那个梦里,没有你的话。”他一手向前,抓住金色阳光,“我什么都记不住。”

 

>>04

这天夜里他们又一次四个人坐在一起吃晚饭,松子儿似乎有些疲倦,过来的路上还听他抱怨顾知书,说都是他的错才让他连着两天翘班。

王源坐在副驾,闻言有些鄙夷地回过头冲他翻了白眼:“哇,我一个未成年还坐在这儿好吗?”

松子儿“咦”了一声:“纯洁的未成年怎么能听得懂我这么隐晦的话哦?”

“我一个二十一世纪新青年,连这样都听不懂才奇怪好不好。”王源嘻嘻笑。

王俊凯开着车,这时候突然回过头来,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若有所思盯了一眼王源,觉得自己对王源似乎还是有那么一些不清楚,他可不知道王源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是什么时候被人教育了这么一些荤段子。

而当天晚餐,王源吃着火锅看无肉不欢的松子儿可怜巴巴喝着粥,时不时偷笑的模样自然也被王俊凯看进眼里,他总是不会在王源成年前动他的。

王俊凯抿了抿唇,提起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

但他也该让王源知道,一个人偷偷摸摸看一些未成年不宜的内容,还是不可以的。

 

于是这一晚,洗完澡出来头发刚擦得半干就被人拦腰抓到床上,再之后头发自己变干又偷偷泛起湿意的王源,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手机登网盘,从加密隐私文件夹里调出小电影,删的一干二净。

他明明也不是有意要去看这些,但是方临既然费心替他找了,那当然是不看白不看啊。

但王俊凯显然不是这样想的,他只会不要脸得朝他笑,让他在不做到最后一步的前提下,体会一下到底什么叫做人生小电影。

淋、漓、尽、致。

 

>>05

假期的最后几天,王俊凯领着王源到K大参观了一下,他甚至已经约好了包括系主任、辅导员、班主任在内的领导提前吃过饭,只求替王源解决好学校里的一系列问题,替军训后的外宿做好基础。也隐晦传达了王源并不想在班级里担任班干部的意思,许多大学在班级体的塑造上并不是很上心,每个班必须有的班干部很多就按照入学成绩由高到低安排了下来。当然也有不少是开过班会后民主决定,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要求班干部与全班同学保有密切联系,也会凭空多出许多无意义的任务,倒不是说王源不能胜任,而是王源如果不住在学校里,的确无法很好地完成班级任务。

K大的学校环境在整个大学城里算是中等偏上,海市这边经济发达,一般学校的条件都不会太差,王俊凯拿着不知道怎么得来的通行卡,领着王源在宿舍楼,教学楼,图书馆和食堂都转了一圈,宿舍里是上床下桌,没有住宿过的小朋友对寝室环境还算感兴趣,给寝室拍了张照片后偏过头来和王俊凯说话:“我高中的时候去学校的寝室里看过,是上下铺的床,其实我都挺喜欢的。”

王俊凯冲他笑:“你反正得要住一阵子,到时候可以体验体验。”

他没有和王源说松子儿和苏咿早就在私下押注,猜王源能在学校住多久,倒不是在说王源有多么娇生惯养,吃不得集体生活的苦,而是觉得王源一副少爷相,哪怕感兴趣,也还是会更喜欢住在更加舒服的地方。

王俊凯没有参与,毕竟王源住多久学校他们早就已经决定好,军训的半个月肯定是会住在学校里,随后再看几个室友的品性,决定住满一个学期或是半个学期就申请外宿。当然军训过后,王源住腻了,想要随时搬走,住到他们两个人的家里,他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司令早些时候知道他要到海市来发展,还不许他和将军插手生意的情况后,就要求这边的房子得由他和将军来买,美其名曰让王俊凯把钱都花在刀刃上,去好好发展生意,两个长辈也是清楚他们的脾气,给买的房子临近大学城,王俊凯去上班虽说远了些,但也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司机。这套房子目前还在通风状态,从学校参观结束后王俊凯也领着王源去看了看,他们现在都还住在离公司更近的酒店里,这还是王源第一次踏进他们未来几年的家。

书房里有一整面墙的嵌入式书架,上头摆着暑假里陆陆续续从家里寄过来的书,这是他搬回家住之后第一次两个人的书又一次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出现,摆放的整整齐齐,你的大部头和我的画册,紧紧贴在一起。除去一些看惯了的旧书,还有许多王俊凯新给添置的,王源凑近琢磨了会儿,回过头对着他哥的脸就是吧唧一口。

他这是第一次,对于他和王俊凯的未来被紧紧栓在一起这件事,有了最明确的体会。

而他也终于不再是,曾经拉着方临逃学,就怕他哥真的跟苏咿住到外头不陪他的小孩,他现在,是站在他哥身边,会一直勇敢牵着他哥的手,一起走向未来的王源。

王俊凯察觉到他这会儿心情有些波动,却只是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想什么呢?”

王源偏过头,勾着唇角露出笑脸:“这是咱们第一个家。”

他眨眨眼:“咱们两个人的第一个家。”

王俊凯伸手去抱他,他顺势就把脸埋进了王俊凯肩窝,咧开嘴无声大笑。

“嗯。”王俊凯抱紧他,“咱们的家。”

 

王源还是一个人回到家里,王俊凯临时有事,只能将他送到机场,两个人躲在没有人的角落里偷偷接了个吻,倒没有太多离别愁绪,无论如何王俊凯再过几天也是要回来,等到他开学再一起过来。这一次的分别并不会持续多久,王源上飞机后脸上还挂着笑,可谁也没想到,回家后睡了一觉再起床,王源还是觉得自己又一次陷入了无聊。

夫人觉得自己一定是生养了一个假儿子,不然这小孩不可能回家了也不见他露个笑脸,出去玩了一遭回来,心反而跑得更远,就跟被他隔壁干儿子揣兜里没送回来似的。

王源听见她嘀咕这话,心里悄悄可不是被王俊凯揣兜里不小心没拿回来嘛,表面上却是三步并两步跑过去,在他妈身边坐下,一副很有活力的模样:“您说啥呢!”

夫人对着他光明正大翻了个白眼:“说我明明生了个儿子,却跟生了个女儿似的,心都跟隔壁小子哥跑咯!”

“那不是海市那边好玩儿嘛。”王源瞪起眼,“哪有您这样说自己儿子是人家小媳妇儿的啊?”

夫人噢哟一声,使劲儿推了推他:“我说了吗,这话可是你自个儿说的,再说了啊,俊凯小时候对你就跟对他小媳妇儿似的宠,把你送他当媳妇儿,还是便宜你呢。”

王源一声轻呸。

在心里偷偷红了脸。

 

他可不是王俊凯小媳妇儿。

王俊凯才是他老媳妇儿呢。






-------------------------

对不起了俊凯老媳妇儿。

开始开题答辩还有准备教资面试了,大家下次再见。

评论(24)
热度(429)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