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心不由己(33)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章节链接都指向每一章最后一更~




章九·同舟

>>01

毕业后的这个暑假有将近三个月,起初的兴致勃勃过去后,王源就开始觉得无聊,尤其是王俊凯为了考察,中途还和顾知书他们去了海市将近一个月,却没有带上他。

王俊凯没带他,家里正好碰上爸爸们从南边回来,夫人忙着给二人调理身体,顾不上王源,方临也成天跟着苏咿的通告跑,他一个人实在是没有出门的想法,整个人都无聊的可以。中途跟着方临去苏咿的剧组当一天小工,结束后累到怀疑人生,完全不能理解方临怎么能坚持这样长的时间。

还是夫人将他的状况看在眼里,替他买了张到海市的机票,叹着气说话恨铁不成钢:“俊凯不让你去,是怕你累着,你就不能咬咬牙偷偷过去,证明给你哥看你不怕累吗?”

王源拿过票后愣了神儿,隔了半晌才轻咳了声,想想上次和方临去跟苏咿转场,心道果然还是有不同,要是跟着他哥,先不说他哥舍不得他累着,就是他自己,看着他哥那脸,哪还会累啊。但他这时候却是咧开嘴先谢了夫人,又有些得寸进尺地冲着妈妈撒娇:“可我其实还是怕累的!”

夫人哪里看不清他的小九九,抬手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拍:“少给我装啊,缺钱了就问你爸要去,过去找你哥来接,知道吗?”

王源连忙点头,却转头就联系了松子儿,微信上给松子儿发了消息,叮嘱他找个时间给他打电话,要王俊凯不在身边的时候。松子儿那人多灵活啊,一见着消息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又是个爱玩的,当然顺着他的心意上了勾,定了时间后,约好第二天会偷偷去机场接他,也不告诉王俊凯。王源满意了,挂上手机就去给自己拾掇行李。

夫人给票的时间点其实有几分妙,她心里虽然知道王源去找王俊凯,对方只会高兴不会烦,却还是找了个王俊凯快要回来,事情也快做完的时机,把闲在家里长草的儿子送过去。

 

王源见到松子儿时对方正背对着他打电话,他还特地磨蹭了会儿,观察四周后发现松子儿的确没有叫来王俊凯,这才放心的上前去叫人,松子儿见了他就挂了电话,一把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晃了晃:“天哪,你都不知道我今天溜出来的过程有多惊险!为了吓王俊凯一次真是太难了。”

“谁要跟你吓我哥啊。”王源翻了个白眼,“我是要给我哥惊喜的好吗?”

松子儿轻哼一声,跟着翻起白眼:“年轻人,刚谈恋爱就是不一样,想我跟你知书哥当年,也这样腻腻歪歪,可惜事到如今……”

“怎么样?”王源挑眉。

“还能怎么样啊。”松子儿接过他手里的小行李箱,“我可没那么多激情,给顾知书搞什么惊喜,能跟他过足一辈子都算久的,成天管来管去,烦。”

王源默默松开自己的手指,让还在录音的手机停止工作,他倒是觉得松子儿这是个玩笑话,可他也清楚,两个人之间有些话不该说的太清楚,尤其是他松哥这会儿声音还演的像,要是被顾知书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搞他。

他抿着嘴,跟着松子儿往外走,一想到再过不久,他就能见到王俊凯,就忍不住要笑,也就得被松子儿在一旁嘚啵得骂几句嫌弃。

但是他才不在意,他从始至终在意的,从来只有王俊凯而已。

 

>>02

王俊凯结束工作回酒店已经比较晚,松子儿下午临时开溜,给他和顾知书加了不少工作,顾知书给松子儿打了不少电话,对方却一个不接,只回短信说有事,气得他几乎要开定位去找人,但最后也没有这样做,和王俊凯两个人把工作都做完,还承担了大部分原本该由松子儿来做的部分。王俊凯总说他心里头压着事,他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松子儿这人原先就爱四处跑,标榜自己是个属于风与自然的流浪人。最后两个人在一起,才为了他学着安定,他清楚心态不好的是他自己,这些年来对松子儿管的越来越紧,也知道松子儿对他有很多不满,却因为爱与不舍没有表现出来。

但顾知书清楚的很,如果他不能好好调整自己,他和松子儿这么多年的感情,迟早要完。

 

王源掐准了王俊凯洗澡结束的时间去敲门,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松子儿带他在外头闹了一下午,这会儿他有些累,心里却十分喜悦紧张,听到门内传来走路声后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他和王俊凯已经许久没有面对面说话,平时只能在这个时间聊个视频,唠个五毛钱,但那哪里够呢,他们明明是刚刚热恋的情侣,却突然异地相隔。他已经期待了很久,想要与王俊凯拥抱亲吻,想要和他躺在一个被窝里聊天说话。

门开了。

 

王俊凯看清楚站在门外的人后吓了一跳,身上裹着浴袍,甚至往后退了半步,下一秒就是铺天盖地朝着他漫来的狂喜。王源原先是低着头的,这时候却仰起头,冲着他扬起唇角,他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联系今天突然无故消失的松子儿,他又觉得可以理解,但这时候却也只能顺从本心,一把将人和行李拖进房间里甩上门。

王源憋着笑被王俊凯按在门板上抱紧,两只手松了行李抱紧王俊凯。

“你想我没有啊。”他轻笑着问。

“不想。”王俊凯说反话,“怎么过来也不和我说一声?”

“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他抿着唇,“妈妈偷偷给我买了机票,我就过来啦。”

“那你晚上,是准备和我睡吗?”说这话时他用的气音,贴着王源耳朵,心里却绷得紧张。

王源有些不怀好意:“我要是自己开了房间怎么办啊?”

王俊凯略直起身,与他对视,眼神里装着满溢的温柔与坚定:“那就退掉。”

王源有些害羞,眼神左右乱飘,说起话来又好不含糊:“那你亲我一下。”

他又重复一次:“你亲我一下,我就跟你住。”

王俊凯眨眨眼,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亲了口:“这样算吗?”

王源抬着头瞪他,皱起眉来:“这怎么算……啊。”

他强撑着从喉咙里发出“啊”这个音,事实上却是他刚说完“算”,就已经被亲了一口上嘴唇,等到他说完一整句,王俊凯已经松开一只搂他腰的手来捂他的眼睛,看不见前他恍惚间瞄到了一眼王俊凯闭上眼睛亲吻他的表情,安安心心在他的掌心下闭上眼睛,两只交叉在王俊凯身后的手,拥抱更加用力。

 

松子儿拖着顾知书躲在不远处观望,时不时回过头看两眼还黑着脸的对象,最终选择了一个转身,自己主动抱住了顾知书,两个松鼠牙在顾知书脖子上咬了口:“你又不问清楚生我气。”

顾知书的手放在他屁股上,没忍住拍了拍:“你就不能和我说一声,还挂那么多个电话,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你不就是担心我跑掉嘛。”松子儿后仰脑袋和他对视,见到顾知书的脸又绷不住威严,往他嘴上亲了口才继续说话,“我都说了啊,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要是还害怕,大不了就把我关起来,阿顾,你别老生我气,我也怕。”

顾知书一愣,忽然把人紧紧抱进怀里。

“不关你。”他闭上眼睛。

 

王源洗完澡钻进被窝就被守株待兔的某人抓到了自己怀里,肩膀上传来湿意的时候就骂他又不好好擦干头发,王源坐起身来义正辞严:“还不都是你拉得太快,我明明是想要先擦干再躺下的。”

王俊凯瞥他一眼:“那毛巾呢?”

“等你给我去拿啊。”王源得寸进尺。

王俊凯笑出声,从他放在被窝里手中抢过干毛巾,一把兜住了他湿糊糊的脑袋。

“就知道仗着我对你没脾气作。”王俊凯叹气,“幸好我乐得惯你。”

王源在毛巾底下嘿嘿笑,隔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我在家里真的好无聊啊,没成年也不能去学车,一个人去旅游也没意思。”

“不能找其他同学一起去吗?”王俊凯明知故问。

“好吧。”王源撇嘴,“不跟你一起的旅游也没啥意思,这样说您满意吗,俊凯哥哥?”

王俊凯挑起眉:“满意极了,王源宝宝。”

“那你就好好给我擦脑袋。”

“好的宝宝。”王俊凯空出手来拍拍他的头,“没问题宝宝。”

王源咧着嘴笑,一点都不排斥这个往常被他嫌弃幼稚的名头,应该说宝宝宝贝这些字眼从王俊凯嘴巴里说出来,他总是不会嫌弃的,小时候也一样,长大了也是。他不愿意被长辈当做没有长大的小孩,是希望他们清楚他长大了,也已经可以承担起家里的责任,但他却永远都愿意,在只有他和王俊凯两个人的时候,做他的宝贝,是因为爱情。








-------------

这篇写完再写一路向你!

(要开始写论文啦我的脑子只够我写一篇的)

评论(12)
热度(378)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