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天生一对(完)

长夏的周末结束了!文也写完了!

这篇本来是想写给俊凯的生贺文,可最后却成了一路向你的番外篇

所以也算一路向你的更新!!!!嘻嘻

是一个十年后的琐碎日常故事。有点无聊,但我觉得温馨。反倒是我自己很喜欢的风格惹。





--------

天生一对

林西止在被扶起前,觉得自己的前途可能会在这一跌里被泼上浓墨重彩的一道印记,“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配林西止,采访环节后在众多媒体镜头前因为太过兴奋而摔倒!”丢人,可真是太丢人了。

但是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想要来扶他,最先递到他面前的一双手骨节分明,五指修长,那人询问他是否有事的声音夹杂在此起彼伏的快门声里,简直能算是十分悦耳。林西止也并不是那样上不得台面的人,脑袋里刷弹幕似的过了一遍丢人,抬起头来时脸上也已经挂上了笑脸,借着那只手主人的力道站起身来,道过谢后冷静说了声没事。而当他站稳后,那双手的主人也已经迅速松开了他的手,回过身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助理说话,大抵是要替他压下这次意外摔倒的通稿。

林西止又说了声谢谢,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叫做王源的男人,是他们剧组最大的投资人,而据说,也是他极力替他争取了这个让他摘下最佳男配桂冠的角色。而如今,他还要替他压下有些不堪的新闻通稿,替他结尾还对他笑的温和有礼。

王源留意到他的视线,便转过身来冲他打招呼:“你好,刚刚没事儿吧?”

“没事的,谢谢你。”林西止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作为一个影迷来说,替你做这点事真的是小事一件啦,我可是你刚出道就很喜欢你演戏的粉丝,一会儿记得给我签个名。”王源冲他眨眨眼,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可这时候紧跟着他的助理却突然拿着手机打断他,王源看了眼手机屏幕,唇角上扬的弧度似乎更大了些,他冲他歉意地笑了笑,又举起手机的手机,紧接着就往人少的地方去。

助理给他递过纸笔,示意他在上面签名:“王先生会替您解决国内方面的通稿,但肯定会有小道消息流出去,您也不要太介意,摔一跤而已,过不了多久也就没人记得了,麻烦您给签个名吧。”

签过名后他那位吃坏了肚子的经纪人终于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开口第一句话就不轻不重地爆了粗口:“回国后记得尾巴夹紧些,也千万不要在公开场合提到王源帮过你的事儿,方才见了他我都不敢过来。”

“你什么意思?”林西止跟着他往外头走,忍不住皱起了眉。

“王源这人跟王氏的关系不浅,据说那位王总,是他哥,还是个弟控,最见不得王源的名字和别人绑到一起,可王源又喜欢演艺圈,喜欢自己捧人,捧的都是他觉得演技不错的,但是王俊凯却是不待见,戏外没有接触就罢,要是被发现故意拉着王源炒作,那下场可就算不上好了。”

“我像是会拉着他炒作的人嘛?”林西止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是有些惋惜,“倒是想谢谢他替我争取了这个角色。”

“我的祖宗你可别,那少爷捧人全凭心情,也没有圈子里见惯的暗线交易,哪里是想要你一句感谢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可别得罪了人家背后的男人。”经纪人坐上车后连连摆手,“我可不想好不容易带出个最佳男配,没两天就黄咯。”

林西止扯扯嘴角,脸上挂着他标志性的假笑,心里惋惜更甚。

 

而另一头,王源接了电话后没多久,就上了辆来接他的车,王俊凯前两日到这边出差,日程紧着工作,两个人还没时间见面,倒是这会儿,明日就要回国的情况下双方又突然闲了起来,王源想着王俊凯工作辛苦,主动要求换酒店,自己去就山,王俊凯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他的耳朵里,忙碌过后的喑哑嗓音带着笑意:“方才早派了司机去接你,等你想起来找我,要见你大概还得等许久。”

王源轻声笑:“你是不是想我了啊。”

“你倒是和小明星聊天聊得很开心。”王俊凯话里的酸意逗得王源忍不住笑出声,“捧他拿了奖杯星途一片大好还不够,连条新闻都要替他拦着?”

王源弯着眼睛哎呀一声:“我捧出来的人,最后不都是替咱们俩赚钱的嘛。”

“已经决定要挖林西止到工作室了?”王俊凯轻笑,“明天我安排任尔去找他经纪人谈细节吧。”

“任尔都是个做经理的人了哎。”王源坐上车后关上车门,示意司机开车,“你还让他做这些小事,小心他跟你生气。”

王俊凯刚准备和他说要挂电话,一听这话又忍不住笑:“你也不想想,除了你还有谁敢和我生气?”

 

>>> 

任尔大概是习惯了给王俊凯当助理,虽然这会儿他已经是公司里的经理级人物,但一般情况下如果他和王俊凯是一起出差,还是会兼任一些助理的工作,王俊凯工作结束后打发了许多工作人员回国,新助理也不在,任尔便替他重新换了酒店入住,也接了任务安排司机去颁奖礼后台接王源。这时被要求处理林西止的经纪约问题,也没有任何疑问便点了头。

他这会儿已经三十多岁,两鬓也能看到几根白发,王俊凯比他还要大上一岁,却不见丝毫老态,兴许是伴侣太过年轻的缘故,他的老板对于自己的身体管理比对工作还要上心,他告辞离开前王源正好走进来,跟他打了招呼后便同已经卧房里闻声而来的王俊凯拥抱,笑嘻嘻喊他老王。

任尔关门离开前鬼使神差地朝他们俩看了眼,惊觉这么些年,从他发现了这两人真实关系到现在,两个人的模样总是十分般配。王俊凯不显老态,被岁月眷顾,跟小了自己这么多的王源站在一起,不见半点违和。

他轻笑出声,一手将门合上,另一手十分快速地给林西止的私人手机打去电话。

 

酒店卧房的灯光是不太亮的暗黄色,王源洗完澡出来,穿着条内裤半蹲在摊开的行李箱里翻睡衣,王俊凯笑眯眯的脸上带着嘲意:“我们小源源的行李箱可真是乱。”

王源抬头瞪他,他都是二十六岁要奔三的年纪,王俊凯还这样喊他名字,总是让他有几分羞赧,掏出件T恤套上后钻进被子里:“不是让你别这样叫我吗。”

伸手捏了捏王源没忍住噘起的唇瓣,王俊凯低声喊他宝宝:“这可是小名,就该我来喊。”

王源还没有开口反驳,脸上便在意料之中泛起了热意,王俊凯又在那儿笑:“其实穿了也要脱,其实有没有睡衣也没多大区别。”

“呸!”王源瞪他,“明天要坐那么久的飞机你今天要是敢碰我……”

他咬牙:“回国我就去爸妈那儿住,住一个月!”

“老流氓。”他继续瞪着眼,“快睡觉。”

“我是说……”王俊凯义正言辞,“脱衣服抱着睡比较舒服的意思。”

王源冲他翻白眼,却往他怀里钻了钻,手臂贴着被面伸过去,轻搭在王俊凯背上:“这次回去没几天就是你生日了吧。”

“准备好礼物了吗?”王俊凯回抱他,“再把你自己送给我一次。”

王源又想呸,骂他流氓,满脑子那啥思想,可是一个转念,又没有说出口,他有些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觉得他和王俊凯从在一起到现在,明明已经过去许多年,却仿佛只有一瞬间。

“我一直都是你的。”他轻声开口,“王俊凯,一辈子好短啊。”

王俊凯闭上眼,吻轻轻落在王源的发顶:“有我。”

他的声音透着几分连日工作后的倦意,这么些年下来再不显老的人总归也是年龄摆在了这儿,王俊凯越来越容易感到疲惫,也越来越热爱运动和健身,别人总说他们俩般配,无论是讨好或真心,他们总是发自心底的高兴。这并不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同性相恋的年代,但幸好,他们有不需要顾忌别人目光的资本,也有敢于相爱的勇气。

从十六岁相遇到现在,十年时光并没有让爱情流逝,反而随着时间流转愈见浓厚,可是就在这突然的一瞬,惊觉时光辗转,一生太短。

王源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起了这几天的事:“林西止是个好苗子,经验丰富,演技过关,这次咱们推了他一把,他便抓住了机会,我想以后也不会太差。不过这几天在威尼斯真的好无聊啊,你不在我也没有想逛逛的欲望,周边的景点转了一圈,一点意思都没有,还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心。”

他向来是有一说一的典型,推崇喜欢和爱都要说出口,王俊凯心里熨帖,面上便又一次带上了笑:“下次有机会咱们自己过来玩一玩,你上次不是想去泰国吗,咱们找个长假,四处走走吧。”

王俊凯说的四处走走,总和常人理解中的不同,两年前他大学毕业,王俊凯能愣是加上两个月的班后带他去旅游,一开始以为是个三天的行程,最后隔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偏偏当时还是特助的任尔那人,保密工作做得好极,给他们将整个行程也安排的妥妥帖帖,无论是住宿还是保镖,都不见任何问题。隔了许久回到家,堆积了不少工作的人又忙着加了小半月的班。王源这会儿又听他想出去走走,连忙开口制止:“咱们有机会再出来玩儿呗,不需要特地安排,你可别又总是加班,太累了老得快!”

“扎心了,宝宝。”王俊凯心口一梗。

“哈哈哈。”王源往他怀里钻,“老哥!稳!”

 

王俊凯皱皱眉,没忍住拧了拧他屁股上的肉。

老流氓可听不得老字了现在!

 

>>> 

飞机落地时正好遇上林西止,王源心情颇好地上前打招呼,王俊凯今天不准备回公司,一开始还在给任尔交待工作,可王源和林西止越聊越开心,笑声都传到了他耳朵里,他便有些站不住了,匆匆说了几句,便克制又尽量得体地走过去,也想要“认识”一下王源口中十分有潜力的林西止。

可他径直搁到王源腰间的手却没忍住多使了三分劲儿,王源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睛里便已经有了十分隐忍的笑意,但好歹是上道地介绍了他的身份。

“阿止,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王俊凯。”王源捅捅他的腰侧,“这就是林西止,你们认识一下。”

王俊凯比林西止要高上一些,这会儿冷着一张脸更是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可王源这样说,他还是十分给面儿地递出自己一只手:“你好。”

林西止有些受宠若惊,但更多的却是失望,昨天听到的传闻里还不过是管的很严的兄长,今天就成了爱人,他只能握上王俊凯的手,面上露出练过的标准笑:“您好,王总。”

王源哪里会不知道王俊凯又在吃飞醋,这几年来王俊凯管他管的看着像是宽松了些,但他却清楚,明明是更严格。往常不希望他和他别人太接近,也不会说出来,只是适当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的视线又回到他自己身上。那时候他心情不好了还会跟他吵几句,骂他控制狂。可是现在却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王俊凯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不总做些让他分心的事,十分支持他想做的事。可却变得爱吃醋,一副你不看我就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模样,像只黏人的猫,露出透着孩子气一点也不总裁的虎牙,睁着眼睛只看着你。

他哪里还敢让他失望。

 

林西止没一会儿就十分有眼力见儿地说了再见,他们在机场道别时王源还没想过,他会在半个月后接到林西止感谢他的帮助,却委婉拒绝了将经纪约转移到他名下公司的邀请。

“天禧娱乐在我落魄时向我伸出援手,如今我仗着您的几分赏识突然得了关注,有了知名度,十分感激您的帮助,但我……并没有解约的意愿。”

王源愣了愣,有些意外:“我也并没有想到,你会拒绝我。”

林西止在电话那头笑:“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么?”

“当然。”搁在桌面上那只手的食指敲了敲桌面,王源操控着屁股下的老板椅转了个方向,面对着落地窗点了点头。

“您既然没有潜规则的打算,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个挖掘艺人呢?”林西止像是有些欲言又止,“……您出现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您是要……包养我的?”

王源哑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皱起眉:“是谁告诉你,我花钱捧人就是要潜规则?”

“您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其实不是你可笑。”王源叹了气,“整个行业的规矩就是如此,也怪不得大家都是这样想,但话又说回来,以偏概全也是你们的不对。”

“您有王总那样优秀的爱人,也不怪您看不上我们。”

王源抿了抿唇,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我自己挖人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电影行业,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挑选,培养一些有真才华的年轻人,你把自己贬得太低了,林西止。”

他顿了顿,再开口说出的话便有些伤人:“对于你选择不签我们公司这件事,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三观理念不合的艺人,哪怕真的签到了自己旗下,也是给自己添堵而已。

可是就算想通了这一层,他回家时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林西止是他这一年来最为看好的演员,投了许多钱却落了个这样的结局,哪里是让人高兴的事。

 

王俊凯比他回来的晚一些,看他那模样便知道他情绪不高,也通过任尔知道了林西止拒绝签约的事,脱了外套放下包,便过去将人揽到了自己怀里。

“我想到了爷爷去世那年。”王源听话地往他怀里靠,两腿蜷在沙发上,上半身却整个缩进了王俊凯怀里,“他明明已经看破了咱们俩的关系,却憋着不说甚至替咱们俩打掩护,睡着前抓着我的手,跟我说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算是天生一对。”

王俊凯也记得这件事,彼时王源从病房里出来便哭的昏天黑地,拦在病房门口不让医生进去,坚持说他爷只是睡着了。

“咱们俩就是天生一对。”他轻笑,“今天不高兴,是因为林西止?”

“他问我既然不潜规则,为什么要捧人。”他声音有些低迷,“还说我有你这样的对象,难怪看不上他们。”

“其实我觉得他后面那句没说错。”王源抿着嘴,“如果单单是谈对象,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哪有他们的份,我的确看不上他。”

“可是他贬低了我的工作。”王源撇撇嘴,“让我觉得,整个电影圈的风气真是太糟糕,也让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不值当的事情,我砸了钱在他们身上的人都这样想我,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啊。”

王俊凯揉他的头发,声音和缓又温柔:“他可能只是喜欢你而已。”

他往常并不爱对王源点明别人对他的心意,王源这人一根筋,爱情雷达也不发达,很难发现别人对他释放的好感,他便也不愿意对他一个个解释,再看着王源为了别人烦恼,自己一个个吃醋。可是这会儿他的宝贝却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对自己的喜好与工作产生了怀疑,他也不介意仔细给他说一说,毕竟刚毕业开始工作没两年的王源,并不一定能有他这样的洞察力,也并不能够很好的体会别人的心意。

“他喜欢你,却爱而不得,贬低自己的同时也不经意贬低了你,他也许没有恶意,只是喜欢你而已。电影圈里的许多潜规则你在一开始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想要改变也不是单单靠你一个人就能做到的。”王俊凯说到这儿没忍住加重了音量,“要是再妄自菲薄,王源,我就要打你屁股了。”

王源有些感动,又忍不住把脸埋进王俊凯怀里翻了个白眼。

“那你打啊。”他轻轻开口,两只手搂紧了王俊凯精瘦的腰身,“你抱抱我。”

 

他们这会儿正抱着,他话里的“抱”当然便不止是字面上的意思,而这一晚,在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他们彼此拥抱着躺在无论怎么搬家都不变的定制宽床上,王俊凯难得同意在秋季里有些回热的高温天气里,打温度比较低的空调,两个人盖着厚棉被。

王源觉得有些冷时努力往王俊凯怀里贴,四条腿缠绕着缩在一起。

他们的确是天生一对,他想。

 

幼稚的年纪里遇上成熟的人

变得成熟后包容偶尔幼稚的他。

 

可最终,都成了相爱的两个人,彼此扶持着一点点前行,为了一生,也为了相伴。





**********************

为了一生为了你。

为了生活是如意。


评论(35)
热度(1012)
  1. 君晓_长夏🍉 转载了此文字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