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一路向你(10)

一路向你

·真豪门俊凯×真少爷源

·宠宠宠重生设定,前世无纠葛今生谈恋爱,大年龄差预警


前文→




>>>22

三点多突然下起大雨,老爷子催促儿子赶紧给小王打电话,说是让他赶紧去家里给收下晒在院子里的衣服。出门时天就有些阴,老爷子留了个心眼没有锁院门,这会儿脸上挂着笑,很是骄傲的模样。

王源一听他爷喊王俊凯小王就想笑,人王俊凯多厉害一人啊,被他爷这样一叫,就跟他们家司机似的。可他也不能让王俊凯知道他在心里笑话他,不然以王俊凯那小心眼的模样,肯定要跟他算账的。王忠义给王俊凯打电话,想着自己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拿到王俊凯的私人号码,突然觉得自打回了宁县,他就过得云里雾里,也是十分可以。王源抿着唇偷摸着笑,凑到他爸耳朵边上听王俊凯说话,笑眯了一双眼睛,跟小狐狸似的,透出几分得意模样。

王俊凯往常哪儿做过替邻居收衣服这样的事儿呀,可如今都做了。王源翘着尾巴,心里知道,王俊凯这样亲切,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他。

 

吃过晚饭回家时雨散了些,淅淅沥沥的,撑着伞在巷外下车往回走,踏在青石板路上别有一番滋味,周慈闭着眼深吸了口气,回头冲王忠义招招手:“其实咱们以后年纪大了,回宁县养老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啊。”

“是啊是啊。”王源接过话头,知道他爸目前为止都挺瞧不上小地方,内心总有雄心壮志,不定能说出什么话,“妈妈,您这话得跟我说,跟爸爸说有什么用嘛。”

王忠义手里提着东西不好动作,对着王源抬脚就想踢:“跟你这小崽子说就有屁用?”

“哼!”王源躲到他爷身后,伞也不打了,“哇,老爸居然想打我。”

老爷子起先还对着他们笑,一听这话连忙沉下脸来,皱着眉瞪王忠义:“我乖孙孙也是你能打的?”

王源憋着笑冲他爸做鬼脸,没走几步就晃荡着自己手里给王俊凯买的东西跟他们道别:“我就直接去王俊凯家里啦,洗个澡看会儿书,明天去考试。”

“几点,我送你去学校。”王忠义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他是爹,不能对儿子动粗。

王源歪头:“八点吧,早上九点考试,我自己过去就行。”

“起床后回家,我送。”王忠义皱眉,“你爸还在这儿呢,怎么会让你自己过去。”

王源抿着唇笑,站在离几位长辈稍远一点地方停下脚步,歪着头想到了许多事,王忠义这人倒不能说是一个十分合格的父亲,但王源心里是知道的,他爸这人,拼了一辈子,硬气了一辈子,临了临了生了个像他这样不争气的儿子,大概是空有一腔爱意,不知如何倾泻。

“这可是您说的啊。”王源眨眨眼,掩去钻到眼角的涩意,“不能让我一个人。”

不要再把丢下他啦。

 

>>>23

任尔接到通知,这天下午就把所谓的保镖带了过来,没有给王俊尧半点反抗的机会,顺手带来的,还有公司许多需要王俊凯签字的文件。

王俊凯看到人时,王源正好跑过来给他塞书,站在一级台阶下比他矮上许多气势却半分不弱,通知他下午要出门,晚上直接过来复习。好像早上回家还在害羞的人不是他一般,他也便省去了告诉他家里来了保镖的事,任尔找来的人倒不会出错,只是那模样还真是半分没有个保镖的样子。

那人叫做古立廉,据说是个退伍军人,长得却是白白嫩嫩,身高大概一米七,刚到王俊尧脖子,被人盯着看久了,还喜欢脸红。

王俊尧当下就有些不客气:“任尔你是傻了吗,什么人都当保镖往我面前带,本来要带保镖就烦人的要命,还找个看起来就弱鸡的,谁保护谁啊!”

“二少,小古退役前是特种兵,在带过来前我也对他做过能力测试。”任尔一推眼镜,“您的保镖是要跟着您进学校的,您要是想带个一眼就能看出的,我也没意见,这就带小古回去,给您换一个。”

“你!”王俊尧咬牙,一撇头看了眼古立廉,有些不服气,“你……真的不用我护着你?”

古立廉揉揉头发,面上露出羞赧的笑意,站起身往王俊尧面前一站,低道一声得罪,便瞬间将王俊尧反扣了手臂按倒在沙发上:“您可能,护不太着我。”

动作迅速有力,连王俊凯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将王俊尧给按倒的。

当即拍板决定:“小古你就在家里住下吧,回头任尔给你在这边俊尧房间里添张行军床,等他回去上学后再给你单独安排房间。学籍的事儿就跟任尔联系,俊尧不住校,那么他不在家时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王俊尧还被按在沙发上,一听这话嘴就撅起来,他哥做事儿他又不能反抗,心里气得很,这古立廉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复他那两句话,手上用的力可不轻。

“你还不放手!”王俊尧挣扎两下。

“不好意思。”古立廉连忙松手,一挠头发,面上又红一片。

“什么嘛……”王俊尧撇嘴,声音低沉只有自己能听到,“特种兵哪有这么白的啊。”

 

>>>24

王源进门时任尔已经连夜拿着签好的文件离开,家里多了个古立廉,介绍过后王源就瞪着眼睛十分激动,这可是特种兵啊,虽然看起来小小只但真的是特种兵啊!

“小古你什么时候走啊。”王源抓着古立廉的胳膊,“是跟王俊尧一起走吗,一周后?”

古立廉有些不知所措,大概是以往没遇见过王源这样脾性的,仿佛喜好都展示在脸上似的,黑亮的眸子里满是少年人的天真,他红着脸,点点头:“是的。”

“那等我明天考完试你给我展示展示啊,听说你下午一下子就把王俊尧放倒啦?”王源不怀好意,瞄了眼站在一边臭着脸瞪人的王俊尧,“你瞪我干嘛。”

王俊尧冷哼一声偏开头,简直要恨死这个让人丢脸的古立廉了。

 

没闹多久,王源倒是挺自觉的提着礼品袋跟着发话让他看书的王俊凯上了二楼书房,说是书房,其实就是也就是进了卧室,王俊凯这房子内部装修风格蛮现代,不往外看绝对看不出这是零几年的室内装修。

王俊凯给他开了台灯,又把从楼下带上来的资料给他摆好:“好好看书,十点钟我叫你睡觉。”

“十点?”王源瞪眼,“这么早啊,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没谈恋爱的小伙子,没有夜生活。”王俊凯冷漠脸。

王源扑哧哧地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王俊凯你再这样你人设就崩了我跟你说。”

王俊凯挑眉,伸手点点书页:“看书,别废话。”

王源点头称是,没忍住还冲王俊凯翻了个白眼。

 

翻了翻王源给他送的东西,拿出领带和袖扣后下头居然还有东西,王源送给他的时候还一副赶快谢谢他的模样,说是只有领带袖扣就一定不会有其他,打开来后是块不算便宜的表,要是王源自己送的,那尾巴都能翘到天上去。但显然王源对此毫不知情,王俊凯拧起眉,大概猜到这表是王源父母送的了。他有些惊讶,成年人之间赠送礼物的原因就那样几个,他大概能猜到王忠义夫妻这是为了什么,大抵是想要拜托他往后多照顾照顾王源,又不想当着王源的面说太开,便用了这样比较间接的方式,大抵是不想要让双方难看。

王俊凯抿抿唇,这大概也代表着王忠义夫妻算是接受他和王源……交朋友吧。

嗯…交朋友。甚至还带着希望王源能跟着他学好的心态,毕竟王源在来宁县之前的行事作风,还真是不算好。

这样一想,兴许这表还带了点感谢的意思?

真是感谢王先生潜移默化让我们王源变化这样大,总算认真学习了什么的。

王俊凯叹口气,将手上带着的限量款手表摘下来,收进柜子里,顺便将这块新的表拆了,校对好时间,放到床头柜上,打算明天带着私下里感谢一下王忠义夫妻。

只是方才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想法,是肯定要瞒过王源的,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居然能由一块手表联系这么多甚至多方揣测他父母的想法,这才是真的崩了人设。

那可不得了,绝对要瞒着。

 

十点整,王源果然见到王俊凯过来让他休息,他磨蹭了又瞄两眼课本,其实他心里这会儿还是发虚,不清楚自己这么久的自学对明天的考试到底能有几分作用。

王俊凯兴许是看出他的紧张,待他洗完澡爬上床后主动把他抱到了怀里,低声道:“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已经不是以前的王源,所以不需要太在意,尽力就好。”

王源眨眨眼,心口软成一片。

“你是不是想着糖衣炮弹轰炸我,我就会心软让你转正做我男朋友了?”他轻哼一声,小模样里透着几分狡黠,“我才不早恋,你休想!”

 

他已经迈出了改变命运最重要的一步,身边还有家人和王俊凯的陪伴,王源想,他的确没什么好紧张的。因为一切都不会比以前更糟了,他只要努力就好。

只要努力就好。

再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就好。






(11)

评论(36)
热度(786)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