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

不放弃/心不由己写完了/准备写一路向你了

有情人

只道寻常//番外*有情人

正文→

*架空*3  伪民国风 地名瞎编 勿对号入座 勿上升

*今天长夏写文啦



番外*有情人

 

王大帅发现他的副官最近有些愁眉苦脸,仔细一问便发现,听说是家里夫人闹了别扭,新婚还不到半年,两个人就总吵架。

副官有些委屈巴巴:“我们俩结婚前,她对我特别好。”

王大帅点点头,问然后呢?

副官瞪起眼睛:“然后现在她连衣服都不给我洗了!”

 

王俊凯一怔,也不知怎么得,脑袋里自觉把这话给转换了一遍,然后呢,然后他连茶都不泡给我喝了!

自打上次他和王源让这苏京城里的流言蜚语成了真,真的谈起了感情,王源却好像反倒对他的意见多了起来,尤其,他再去茶馆里,也喝不到他家小老板亲手泡的好茶了。小老板总拿大碗,再拿点陈茶,热水一冲,过个两道水,就给他,也不再有事没事跟他聊喝茶的事,他们好像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说,又似乎再也回不去往常的状态。

小老板似乎是对他有意见似的,最近总是不好好说话,但他琢磨,那可能是小老板发现了他最近的小心思,王俊凯有些尴尬,他和小老板虽说算是在谈情说爱,可完全没有除了亲一下之外的亲密行为,往上数数,似乎连出征前那两个拥抱,也是他们俩难得的亲密接触。

他最近把,总是一碰到小老板就浑身僵硬,尤其是某些地方,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尴尬,就别说小老板了,有次小老板不好好穿鞋,平底打了个滑,他一伸手去扶,没掌控好力道,拽着小老板直直坐到了他腿上,还是背对着他的姿势,能让他一手扶住小老板细细的腰身,把他抱得更紧一些。

老板也是个大男人,这一下的力道砸得他有些疼,可这也挡不住某些让人尴尬的反应,在他下意识把小老板搂住后不久,老板僵硬地坐在那儿,他们俩都知道那是啥情况,可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王俊凯轻轻叹了口气,跟着副官一起愁眉苦脸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太委屈了,王源不跟他亲热,连茶都不给他喝了呢。

 

*

王源还是得回一趟京城,那是他和家里长辈,在决定在苏京长住之后就做下的约定,他们王家在京城是个不大不小的儒商世家,家里人对他的管束在及冠后便宽松了许多,王俊凯甚至觉得,在皇室覆灭后,还认认真真给儿子行冠礼的人家实在是不多,也正因此,老缠着王源给他说说他在家里时候的事。王源有些羞赧地跟他说话,提及行冠礼那日,还得一本正经着起冠服,入祠堂跪拜,甚至取字的时候,王俊凯便开始问他的字是如何,用了哪些个字。王源抿起唇,连耳朵都忍不住泛起红来,他向来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可如此这般被人追问,问的人还是他喜欢极了的王俊凯,他便耐不住的羞怯,眨巴眨巴眼睛连忙转移了话题:“今日是同你说正经事的,我……过几日得回京城去一趟,约莫得住上一个多月才回来。”

王俊凯一惊,连忙把人抓到身边来:“你怎么还是要走?”

王源弯起眼睛,露出笑来:“此走非彼走,如今你还在这儿,无论多久,我是定然要回来的。”

“还不都是要走……”王俊凯露出个不满的表情,“咱们俩如今都算是一对儿了,你不给我喝好茶,我也不计较,怎么现在还要走了呢?你可别对我说好话,说好话也没有用,我王大帅如今就跟你无理取闹!”

王俊凯这当然是在开玩笑,一边无理取闹,还一边无耻地把王源往自己身边拽,仰着头撒娇的模样哪里像在外冷硬的大帅。王源扑哧笑出声,抬起手竖着一根手指把王俊凯的鼻头往上戳:“哪有人自称自己王大帅的?不给你喝好茶,也不知道该怪谁不懂茶,牛饮似的把我的好茶都糟蹋了。”

“那你就给我喝下品茶?”

“哪里是下品茶呀。”王源嬉皮笑脸的,“明明拿了中等品相的茶叶啊。”

王俊凯气得瞪眼:“你还有理了!”

“反正有理无理,我都得回京城去。”王源弯起眼睛笑,“一个月就能回来。”

“也没人不让你去……”王俊凯往后一退把自己的鼻子从王源手指底下解救出来,“让副官跟着你,我放心些,路上也不许再跟隔壁房间的客人搭话聊天,要是你这一走就被人拐跑了,我上哪儿去找你。”

王源眨眨眼睛,破天荒似的借着他们俩一坐一站的姿势,弯腰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弯弯的眼睛里泛着亮闪闪的光芒:“可我只会碰上一个王俊凯。”

要是没有碰上王俊凯,苏京与他,也不过是个赏游的城市罢。

 

*

副官很是气愤,大帅明明知道他和妻子的关系最近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却还要派他护送小王老板上京,一走就是月余,副官的苦瓜脸这几日仿佛更苦了些,王源也听说了副官的苦恼,却又不好回绝王俊凯的好意,只好装作不清楚个中缘由,拎着自己的箱子,先一步跨上了火车。王俊凯这一天倒也过来了,可被王源直接挡在了火车站之外,说是要杜绝火车开动前才堪堪赶上车的情况。倒是副官和妻子在站台上依依惜别难舍难分,火车开了好一会儿王源才看到摸着脑袋憨憨傻傻的副官摘了帽子傻兮兮地坐在他对面冲他笑。

王源跟他完招呼,副官就倒豆子似的跟他说起了自己的新婚妻子,说他觉得短暂的分离似乎还能让他妻子变得更爱他似的,这几日在家里,总是很自觉的替他分担家务,王源脸上挂着笑,附和了他几句。

到京城时天气有些闷热干燥,习惯了南方湿润气候的人一出火车就被外头汹涌而来的热气熏到了脑袋,副官连忙扶住了有些摇晃的王源,低声道:“小王老板,你没事吧?”

“没事。”王源晃了晃头,“有些不习惯罢了,走吧,这段时间你就住到我家里去吧。”

副官忙不迭点头,跟着小王老板的步伐往外走,视线一直紧盯着小老板,生怕一不小心他就摔了。两个人快步走出火车站,副官一个晃神,就看见小老板被一对中年夫妻围在了身边,小老板还伸手去抱了抱那位女人,颇为亲昵地喊了声母亲。

副官一惊,连忙三两步上前去打招呼,他穿着一身笔挺军服,一个军礼行得又顺手又习惯,王源冲父母眨眼睛,解释道:“这是王大帅手下的副官,是大帅派来的人,不如就到家里去住一阵吧?”

王父连声答应下来。

心里却对这位客人不太满意,他们家的小儿子去了苏京一趟,就像是要在那儿生根了似的,明明家在千里之外,心却不在家里,连回家来也是只待一个月,还带着苏京的客人来,摆明了是还没回家就想着离家了不是?

正午日头大,几个人说不了几句就上了家里来接的车,回家的舒心感觉,让王源的脸上总是含着几分笑意,之后无论是问候祖辈,还是晚餐时,连话都多了不少。

副官心道这小王老板在茶馆开业那日都没笑得这么高兴呢,怕是想家得紧了,只盼望小王老板能按时回去才好啊,想他和他的媳妇儿,新婚夫妻哪里能分开那么久!

 

*

小老板走后,王大帅的日子过得很苦。

连大碗茶都没得喝。

倒也不是说没有人给他泡,但是大帅觉着,这茶水本身就没有糖水好喝,若不是小老板泡的,他可没兴趣。

话说回来,王源也已经走了小半个月,再有不久就该回来,王俊凯琢磨着自己是该花花心思,把王源给拐回家才行,拐回了家,再抽空北上去拜访拜访王源父母,好把两个人的事给定下。家里那边他已经通过气,老元帅发了一通脾气后倒也能想通,王俊凯上战场的时候还不过十六岁,却从那时起就磨练出一副说一不二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先前王俊凯没有怎么排斥和秦家姑娘的约会,他还道有戏,结果这孩子一转身跟他说要领个男人进门。

王俊凯铁了心的反应,老元帅哪里能看不出来,倚老卖老绝了一阵食后,见王俊凯也陪着他不吃东西不喝水,还是心软,松了口。王俊凯挑了王源北上的日子做这事儿,也正是免得王源有负担。他倒是不太介意京城那边的情况,就当做普通朋友上门拜访一次也挺好,毕竟王源怕是会长久在苏京呆着,他也不好凭空拐了人家一个儿子走,却不给王源一个被家里人承认的身份。

只是这些事情都是瞒着王源进行,不是说他在逞强些什么,却纯粹是不愿意让王源替他过分担心,既然回了家,就好好的开心的待一阵子。

他放下手头的文件,站起身到了办公室的窗前,对着外头的风景露出个笑来,军部办公楼离着秦晋桥不远,王源也没有过来过,王俊凯脸上露出淡淡一个笑,不如等他回来了,就带他过来看看,好让他知道,这儿望出去,能看见秦晋桥那头,随风而舞的茶馆旗。

 

*

回到苏京那日,正是苏京梅雨季里罕见的晴天。

王俊凯站在火车站站台上,身边跟着一脸焦心的副官妻子,火车的轰隆声自远处缓缓而来,他反而静下心来,想起当日一身长袍,架着金丝边眼镜的王源,提着小小的随身箱,对自己的身份看似不屑一顾的王源,压抑着满心的疑问先一步转身离开。

这才过了多久,他便又一次站在这儿,等起快要下车的王源。想要在他出现的第一刻,就把人抱进怀里。

 

难免有些近乡情怯的情绪。

王源看着不远处的火车站悠悠叹了口气,回到京城那天,他想着再也没有比游子归家更让人舒心的事,而今日,他却压着淡淡的怯意,又克制起自己内心的喜悦。

就要见到王俊凯了啊。

那个让他在短短的南下旅程里快速沉沦,又随着相处更加喜欢的男人。

其实是有些无赖又爱耍赖皮的,并不像平时表现的那般成熟稳重的王俊凯,他一定就等在那儿吧。

王源抿抿唇,一会儿得赶快下车才行。

 

比他更急的人是副官,他们俩好歹都是迈着不慢的步子往前走的人,副官却远远将他落在了几步之后,一下车门就将已经扑过来了的新婚妻子抱进了怀里。七尺男儿因为重逢而红了眼眶的柔情,让妻子不出意料地掉下泪来。

王源迈出车门,心道得跟王俊凯提一提,以后可不能再让副官离开这么久,天天念叨着归期,可烦人极了,害得他的思念,也更重了几分。

王俊凯就站在那里,穿着得体修身的西服,长手长脚的立着,桃花眼眨巴眨巴,下一瞬就笑了起来,他这人平时威严,一这样笑,却就维持不住,见牙不见眼的傻笑,王源也只见到过几次。

“你还不过来。”王俊凯笑了一会儿,就忽然绷住了脸,只在眼角还带着几分没忍住的情绪。

王源抿唇笑,再没了顾忌。

 

这也是最为舒心的归来啊。

因为这苏京,住着等他的有情人。

能让他难得叛逆,长住不愿远离的有情人。

 

他这是抱着十分的真心与珍惜,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38)
热度(811)
  1. 抹茶蟹圆子长夏🍉 转载了此文字

© 长夏🍉 | Powered by LOFTER